孙大午:被关生不如死 愿担责换家人员工自由

GettyImages-1173035156-600x400-1

图为2019年9月24日,孙大午在河北的饲料仓库里。(NOEL CELIS/AFP via Getty Images)

【大纪元2021年05月27日讯】日前,河北民营企业家、大午集团创办人孙大午案举行了庭前会议。孙大午披露自己在羁押期间生不如死,不见阳光,出入要黑布蒙头。他在庭前会议上痛哭,表示为了家人及员工,他愿为所有人承担责任。

该案庭前会议从5月17日至22日上午结束。5月25日,大陆“民生观察”网站披露了庭前会议的一些细节。

孙大午在18日庭前会议上说:“在监视居住期间,我想死代替大家来承担这个罪名。”表示自己已经被“处死”了,对这个量刑无所谓。“我的家人都在看守所,五个孙子在家,我心急如焚,我解决得了吗?”

孙大午19日说:“我可以承担责任,即使是重罪。后面这些人都很可怜的,都应该是我的责任。后面这些人都是人质。我们有四五十亿的资产,负债十个亿我们承受得起……我希望我承担一些罪,哪怕是重罪。希望放了后面这些人。我们是对社会有贡献的人。”说完后他哭了,在场的家人也哭了起来。

孙大午继续说:“我愿意承担责任。可是我承担了,别人更重……我是带着感情、带着理想做企业。我很痛心。现在却成了一个罪人。这个企业没有任何股份,大家都是拿工资的。这种模式是我独创的。我们是搞共同富裕……所有一切都是我的责任。放过他们,我愿意承担责任。”他说完又痛哭。

孙大午20日说:“我认了,是不是不再追究他们了?或者他们少承担一些?我希望他们出去,企业要发展……是不是可以把我妻子放回去,两个儿媳妇放回去?是不是把后面的人放回去?……我希望政府不要把企业管死。”

孙大午21日描述了自己及其他7个高层在监视居住期间的遭遇:“戴黑头套是我们生活的常态。只要出了这个地方就要戴,包括看病都要戴。8个人看着我们,两个小时一班。”

“在里面苦不堪言,生不如死,我绝食也要改变强制措施要求去看守所。”他说,“我要吃药,也不告诉我时间。在里面不知道时间,没有钟表。我的妻子、两儿子、两儿媳都被抓了。压力太大了!这种压力下,苦不堪言,生不如死,我宁愿承担所有的责任。我死都可以。只要把大家解放了,我死都可以。”

期间,孙大午直斥警方诱导他作供。公诉人称,其去见孙大午时,孙说“无严刑逼供,公安对他好好”。

孙大午随即反驳说:“我生不如死你问我了吗?我三个月不见阳光你问我了吗?说是我血脂高,不让我吃鸡肉、猪肉、猪蹄,我只能问有没有咸菜,吃咸菜。这个你们问过吗?诱供的问题,你们问我了吗?你们要这么干,咱们只能翻脸。我们有错误我认。”

孙大午的小儿子、大午集团副总经理孙福硕说:“我要调取讯问同步录音录像,我被拷了三十多个小时。还有一些证据我要跟我的律师说,因为我怕别人会损害我的证据。还有看守所和办案单位里面的录像,因为他们对我的笔录,是先威胁、恐吓、洗脑,再后面在给我做笔录,比如14号他们威胁我。”

孙大午案背景

2020年11月11日凌晨,孙大午及其亲属以及集团子公司法人等突然被当局抓捕。包括孙大午的家人(妻子、两个儿子和儿媳妇)在内的25人被羁押至今。

孙大午被抓后,即刻引起了众多媒体的关注,社交媒体也几乎刷屏。

之后,中共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区政府“工作组”进驻大午集团,大午集团的所有印章被收缴,公司资产被政府接管,员工的家庭经济陷入困境。当地政府在公司外的路口设卡,所有进入公司的外来人员均要盘查。当地律师事务所被禁止私自介入该案。

今年4月21日,孙大午案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7名当事人被逮捕。孙大午被控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寻衅滋事罪、非法采矿罪、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强迫交易罪、破坏生产经营罪、妨害公务罪。

5月7日,孙大午案的多位辩护律师先后收到高碑店市法院通知:大午集团、孙大午等21名被告人或被告单位被控9项罪名。

对于孙大午案,律师预测不容乐观,前期办案检、法对孙大午案疯狂推进,很可能预示着孙大午案背后的决策者想要在7月1日前完成二审判决,该案将面临快审重判。

此前有消息指,中共检察部门建议对孙大午重判25年徒刑,对其家人亦处以10年以上甚至20年不等的徒刑。

大午集团是中国五百大民营企业之一,由出身河北保定市郎五庄村农家的孙大午于1984年创立。从养1000只鸡、50头猪起家,经过孙大午三十多年经营成省级农业产业化经营重点龙头企业,有员工九千多人、固定资产20亿元,年产值超过30亿元。

今年66岁的孙大午坚持独立办企业,造福普通民众和职工、拒绝和权力勾结的事迹受到广泛传播,孙大午亦被媒体誉为企业家的良心。

2003年5月,孙大午在企业官网上发表自由主义倾向的文章遭官方打压并判刑。

2015年,孙大午撰文公开支持维权律师。他说:“律师这种前仆后继的壮举让人揪心,让人绝望,也会让人们发出求救声,毕竟社会还有良知的体现。但是面对恐怖的时候,咱们这些平民百姓又能怎样?惊惧地睁开眼睛,冒叫一声,这不仅是动物的本能,也是现代人残存的良知,更是人类追求生存的底线——免除恐惧的自由!”

孙大午2020年10月13日在微博发帖,“有人说,什么叫社会黑?晴天白日,你看不到事情的真相;熙熙攘攘,你听不到不同的声音;有权有势的横行霸道,有理有据的寸步难行;白天活见鬼,夜里死见人。”

本文来源:大纪元新闻网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