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鉴:德国移民局应停止遣返刘冰 重新启动该案调查

【公民权利网2021年8月8日讯】近日,德国移民局做出决定将于8月26日对申请政治庇护被拒的中国维权人士刘冰驱逐回中国大陆。本人认为:这将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因为刘冰是一个内向,不善表达,亦是一位为实现中国民主、自由默默奉献的人。近些年来 ,中国政府加强了言论自由的控制,正因为他不满中共对维权人士、异议人士的打压,曾在海内外做出很多的声援活动;一旦他被遣返中国,将面临被酷刑虐待、失去自由或离奇死亡的风险。

2017年,刘冰不堪忍受中共的迫害,只身一人拖着一个行李箱和一个笔记本电脑到泰国申请政治庇护,经柳学红介绍,他住在我家有一些日子。每天我都要在电脑前收集和整理一些维权信息,工作到很晚,他也会帮我打打下手;偶尔我们因为一些小事,也会争执几句,等我跟他讲清楚道理后,他也是微微一笑(很尴尬的那种笑),这事儿也就过去了。最后迫于经济压力,经朋友介绍他去了曼谷的一个小工厂做橡胶枕头。

我们在一起曾声援过刘霞、纪念六四等活动,久而久之也就成了“难兄难弟”。

我们这些普通的维权人士,平时抗议比较低调,网上发声也通常为他人发声,不像刘晓波、刘霞、陈光诚他们这么出名。我们这些维权人士,本为追求民主自由,并未想到要背井离乡到外国寻求政治庇护,因此我们在抗争的过程中并未为自己留下很多资料,刻意完善自己的履历。当我们人身自由遇到极高风险,不得不逃亡时,我们的庇护之路异常艰难。

我所知道的:2018年以后,刘冰经常被国保、公安约谈,比如:警告他六四期间不允许发声、不允许参加维权活动。

我曾与刘冰保持在网上联络,他不顾国保警告,像游击战士一样,骑着自行车奔跑在一些大小城市参加维权活动。不断传来他被警告、被追捕的消息。

2019年8月,刘冰很侥幸的出逃至德国法兰克福申请庇护。

2020年,经联合国难民署驻泰办事处紧急安置,我顺利到达新西兰。我才有时间浏览网页看到那么多知名或不知名的朋友为我呼吁并给予我帮助,其中就有刘冰,他凭借着他微弱的声音用Facebook讲述了他眼中的邢鉴。

今年6月,刘冰曾号召海外维权人士纪念六四事件32周年并独立编辑纪念视频。

刘冰申请政治庇护被拒绝,在德国没有人去帮助他,也没有人帮他去解释判决书的具体内容,他曾跟我讲过:“我要上诉,即使是死,也要死在自由的土地上。”但是言语不通,外文不懂,他只知道被拒绝的结果,自然也就失去了上诉的能力。

《难民公约》第一条第1项第乙款,无论请求庇护者具有国籍、或无国籍都适用,难民的定义是:“具有正当理由而畏惧,会因为种族、宗教、国籍、特定社会团体的成员身份或政治见解的原因受到迫害,因而居留在其本国之外,由于其畏惧,不愿接受其本国保护的任何人。”

我认识刘冰,我和他的经历相似,我们这些因捍卫人权遭中共记恨、迫害而被迫逃亡的维权人士一旦被遣返回中国,重新落入中共手里,我们将遭到更残酷的迫害。因此,我呼吁德国政府停止遣返刘冰,重新启动该案调查,避免刘冰再遭中共迫害;也希望更多的朋友给予关切和帮助。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