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访问题被拖15年的张梦颖举牌要求河北省“四大官员”下课

我是河北省石家庄市高新区宋营镇南辛庄村张梦颖,我的诉求已历经15年之久,至今未得到解决。

因为上访基层政府和村委经常骚扰我的家庭,所以好几年我只能离乡背景摆脱他们,一个人在外维权。2021年我的家庭出现了重大变故,我哥哥去世了,我的家庭陷入了万分悲痛之中,父母现在只剩下我一个子女,按新的民法典规定,我现在是唯一有义务赡养父母的子女,我现迫切需要政府的帮助,我要回家安抚照顾痛失爱子的父母,但如果我的问题解决不了,基层政府还会找麻烦,所以急需市长和省长协调解决几方面问题。于是抱着试试的心态拨通了市长热线12345和省长热线12345说是了上边的原因,并希望市长和省长帮助我解决以下几个诉求:

1.国家政策和中央一号文件在石家庄市能不能落实(她问我具体诉求),外嫁女问题何时能依国家政策得到解决,2010年的石家庄市答复至今落实不了,高新区还打击报复我。

2.2019年石家庄市高新区在没有任何手续不顾村“两委”意见,私自跟施工方签订施工协议建公园侵占我家口粮田0.94亩,侵害群众利益,分文未赔偿,我想知道高新区哪个部门的谁跟施工方签订的协议。

3.反映信访局的问题,常年不解决群众诉求,不作为。

市长和省长接线员记录后,说向相关部门反馈并请我耐心等待。

后又致电河北省人大,请他们监督国家政策的落实情况。

反映问题后,石家庄市高新区宋营镇包村干部两次威胁我家人,如果张梦颖再打电话反映问题,就不给我嫂子办困难补助,并让我父亲签字保证我不再反映问题,才给我嫂子补助。

2021年6月25日我再次分别致电市和省12345问我的问题能不能解决。

石家庄市的12345热线反馈说高新区政府上报说张梦颖已走信访程序,按规定12345无权再过问,我问她信访问题找谁管?她说找信访部门,我问反映信访局找谁?她说只能找信访局,我又问她,包村干部职责是什么,他不想办法解决村民和“两委”之间的矛盾,不想办法让村两委执行国家政策,还威胁村民不让反映问题,他们称职吗?12345说向高新区反馈。

然后我又致电河北省省长热线12345看反馈,大体说的跟市说的一样,进入信访程序,12345不再管,我问她谁管信访问题,她说只能找信访的上级部门,我又问我反映河北省信访局问题,她依然说只能找他的上级部门,我问她只能到北京国家信访局反映是吗?她说对,只能找他的上级部门,她们管不了信访部门,因为他们是两个部门。

后我又致电省委办公厅,我问他,15年的信访问题解决不了,信访局还造假,怎么办找哪里?工作人员说反映信访局找纪委,我说纪委不受理,他告诉我有两个途径,一个是人民网向领导留言,我说我留了好多年也不见有人回复,他说还有一个途径,国务院+督查,其实这个我也用过了,我问他,省里的问题,省委15年都管不了,还得上升到国家督查高度,那省委到底管啥?反映谁就把谁调到其他岗位,再反映另一个干部,又调到另一个部门,这是拿百姓开心的吗?工作人员赶紧说就这途径了,别的也没有办法,就结束通话了。

国家政策在最后一公里落实不了,群众找各级政府往往都被推到信访部门,各级信访部门说的最多的就是我们只能转,没有解决问题的实权,信访人会问那要转多少年,信访接待人员会说不知道,你只能找你们当地政府问,当地政府还是将群众推到信访单位,群众没有办法只能向市长省长求助,热线说信访问题他们不管,找国家信访局,接待人员也会让回地方找当地政府解决。信访局管不了,政府不管,信访进入了一个死循环,跟本无人管。

我的信访问题15年了,15年的问题都得不到省长、省委书记包联解决,我不知道河北省到底还有多少比我时间还久的信访问题未解决的。

河北省所有职能部门都进入了休眠状态,15年来未醒过来,石家庄市做为省会城市,国家政策15年落实不了,市长和省长热线12345竟然管不了。

河北省做为北京的护城河,就是省尽一切办法把群众问题阻拦在河里,把国家政策阻拦在河外,河北省各级政府就凭借着公安派出所的特殊身份,恐吓拦卡赌截群众正常反映问题,从而阻挡中国依法治国的步伐。

我认为信访问题是直接关系老百姓切身利益的民生问题,15年后的今天,基层乡镇依然穿新鞋走老路用恐吓的手段粗暴的对待群众,以达到不给群众解决诉求的目的。信访问题依然在死循环中挣扎无人管,一个省级政府河北省政府和一个省会城市石家庄市政府,15年来都让国家政策落实不了,中央决策部署落实不了,不能为民解忧,上对不起国家、党的信任,下对不起黎明百姓的期待。

基层贪腐无人管,黑恶势力无人管,公安监用职权无人管,

请石家庄市市长马宇骏,石家庄市委书记张超超,请河北省省长许勤,河北省省委书记、省人大主任王东峰,四位大官辞职下课。

微信图片_20210630194014
微信图片_20210630194001
来源:维权网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