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渠县东安镇村民举报扶贫丑闻

【民生观察2021年5月25日消息】四川渠县是川东北比较贫困的农业县,人多地少一直困扰着这里的经济发展。加上这里属于丘陵地带,村镇之间的道路建设也非常薄弱,更让村民在日常生活中苦不堪言。不过这儿的村民却有刚直不阿的秉性,对身边不公的行为看不惯就会发出呐喊的声音。最近,一些热心的村民,将高岭村、广坪村骇人听闻的扶贫丑闻诉说了出来,引起了当地官员的紧张惶恐和维稳安抚。

2018年国家危房改造扶贫项目自上而下的部署下来,高岭村、广坪村所有危房户都列入到政策扶贫范围内,6月份全面铺开进入落实阶段。按国家规定,有能力自建的村民,可以自行改建,由有关部门验收合格后,将资金打卡给农户本人。无能力的由村委牵头,征求农户意见后,推荐有资质的工匠或队伍,与农户商量签订协议代为实施,竣工验收合格由乡财政所,转款给代建方。但是村长刘中科却将全村所有改建项目,垄断性的承包给表弟黄某,且放任黄某在施工中随心所欲偷工减料敷衍工程。

以此同时,村内真正的低保危房户杨淑远,因为无权无势也没有支付能力,却不被刘中科安排落实改造。杨淑远多次找到刘中科,诉说了丈夫抗美援朝伤残军人理应照顾等情理,也去了县委找了渠县政府和信访办,获得了县政府责成房屋改建的手谕,但是刘中科就是置之不理有令不行对抗上级。结果就在9月21日下午搬家的时候,杨淑远的危房突然倒塌,压死村民罗绪贵和压伤村民王习建等三人,导致一起影响到三个家庭悲剧恶性事件的发生。村民投诉到乡镇县委请求给一份公平,可惜县乡政府对事件的调查处理结论,也让村民不能接受。村民们认为刘中科不仅玩忽职守导致非命,而且还是野蛮施工明显渎职,是乡镇官员袒护包庇掩盖真相,才让县委作出错误的结论。村民们普遍认为这是一份草率不负责任的审理裁定书。

2020年并村选举中刘中科官商勾结,与本地的包工头罗氏兄弟公司搞得火热,凭私人好恶违规帮刘某获取贫困户指标,再安排兄弟公司给刘某建楼房,最后再让刘某以亲疏远近给他拉票,用国家扶贫政策作交换承诺,争取有选举权的村民信任。刘中科用这种一拉一承诺的方式,获得了村委选举的票数,还在刘某处名利双收获取回扣。刘中科的这种行为和暗箱表演,被看明白的村民私下里称其是恶霸干部。果不其然,刘中科上台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报复不支持他的另外一个村的普通百姓。村民反映多次举报就是没有丁点的效果,反而还变本加厉的迫害抗争的村民。

令村民们最气愤又看不下去的事情是今年1月6日下午,并村后升任副书记的刘中科,组织新任的村级干部参与私人老板的庆祝宴席。高兴还得意的刘中科,以官大一级的身份和语调,多次向属下敬某逼其超能力喝高度白酒数杯,再一次发生事关性命的重大事故。

乡村书记顶风违反执政党的生活基本规矩,惹出重大的责任事件,地方政府先是装聋作哑不管不问,后来是想方设法掩饰遮蔽控制蔓延,最后实在包不住了,才假眉假眼的对村民说“立案调查。”困惑的村民翘首等待四个月的结果是:毫无进展的结果。被再次欺骗的村民这下终于觉醒明白愤怒了。乡村官员也知道被媒体披露的新闻效应,就用拖延和收买的办法,让村民将情绪慢慢消磨,等把死者的家属摆平安抚好之后,再对村民告知县乡政府正在调查。村民问起为何还不免掉刘中科的职务,官员说正在按照程序进行提交。

如今,不想接受欺骗的村民和看明白的村民,正在四处举报县乡官员的不作为行为,利用所有的一切方式,要让有关部门知道,渠县县乡官员的腐败丑闻,给乡村治理带来的不服、不正、不善的社会恶果。

36-2105252125394W

原文来源:民生观察网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