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约评论:言论管控范围扩大,祸及科普教育账号

中共当局进一步加强言论管控,近日,包括“大象公会”、“回形针”、“混乱博物馆”等在中国公众当中影响力巨大的科学普及教育公号在腾讯公司的微信以及B站(bilibili)平台上遭到封杀,从而引发舆论热议。早前,这些公号被指资金来源于境外或工作人员与“海外势力相勾结”。

自从2013年第一波打击薛蛮子等网络大V运动过后,最近这些年,当局的舆论管控可谓不断加码,党员干部不能妄议中央和时政,而普通的民众则同样不能随便谈论敏感话题和国家大事、高层领导,否则,随时面临账号遭封杀或是拘禁的危险。不论体制内外的人士,均倍感压抑,很多人不禁惊呼:“文革来了”。

上述被封杀的几大账号,平时所发的内容其实并无敏感性可言,一直都比较审慎。如今,这些账号均处于被封禁或停用状态。不仅如此,就连“大象公会”创始人黄章晋在微博、微信、知乎、B站、西瓜视频多个社媒平台上的账号亦连带被封杀。

早在6月18日晚间,中国视频网站B站用户“赛雷话金”就开启了“告奸模式”,发布题为《不让中国人吃海鲜背后真正的大瓜,今天我来统一告诉大家》的视频, 指控“回形针”团队中的两位前编辑与境外势力相勾结,称“回形针”前任编辑聂统宇现就职于美国陆军研究实验室,而另一位前员工季文仪多次在海外社交平台发表“反华言论”。

迫于压力,6月19日,“回形针”无奈发布致歉声明,称上述两名涉事员工均已离职,未来将邀请主流媒体资深专家担任内容主编一职,负责把关内容导向,对员工加强专业培训、加强思想教育和管理,在此之前暂时停更,声明同时还对季文仪在个人于社交平台上发表的内容道歉。值得注意的是,“赛雷话金”的指控,受到了“共青团中央”、“环球网”的力挺。

在言论管控相对放松的时候,这些被封杀的科普教育类公号内容,不会进入举报者的法眼,现如今,几乎所有异议的声音均被压制,所以,举报者和宣传、网监部门,均在拿着放大镜找寻所谓的“违规言论”的证据,然后将发布这些言论的账号进行封禁。《新京报》前记者褚朝新的个人公号以谈论时政而著称,文章所涉官员一般级别不高,即使换了几个账号,极度谨慎,仍然几度遭到封禁。

谈论时政的风险众所周知,谈论科普和教育也会触雷,这就令人不解了。面对“大象公会”、“回形针”、“混乱博物馆”等账号遭到封禁的遭遇,坊间舆论一直都在揣测它们遭到封禁的具体原因,究竟是哪些内容触碰了当局的敏感神经?“大象公会”创办人黄章晋说:我觉得这是迟早的事情,其实目的就是断生路,不允许这些机构有任何媒体生路出现。

曾为新浪微博前审查员、目前就职于“中国数字时代”的媒体专业人士刘力朋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认为,这是一场新的“网络版文革”,是一种变形的“中国取消文化”,政府黑手假借民众举报来扼杀自由思潮。想方设法地把你靠上境外势力,明显是有政府在支持。在他看来,“大象系”倒下过后,中国社会会陷入到疯狂的“互相举报”氛围之中。

正在很多人揣测这些公号被封杀的原因之际,7月15日,成都电视台旗下官方账号“神鸟知讯兵鉴”发布文章称这些账号被封杀大快人心,此举将“斩断和平演变黑手”,美国“颜色革命”的尝试再一次被挫败。其中还透露了这些账号被封杀的具体原因,让很多原本百思不解的人恍然大悟。

“神鸟知讯兵鉴”将这些媒体称之为“新型公知”,不认为他们在明目张胆地编造谣言、诋毁党和国家,而是打着“科普”的旗号,发表不少制作精良的文章或视频,以在互联网上博取影响力。一旦谈及有关国家方针政策的内容,就开始“阴阳怪气”,利用春秋笔法和断章取义来抹黑有关方针政策。

上述官号以“回形针”为例,称该账号曾经上传过一则题目为“如何科学的人工降雨”的视频,表面上看这则视频是科普人工降雨的有关知识,但实际上却明里暗里地诬蔑中国的人工降雨是地方官员为了“政绩”。在其发表的“自来水从哪里来”的视频中,其主创团队更是诬蔑南水北调工程是为了北京地区的用水阔绰,对南水北调对沿途地区的正面影响只字不提。对于“如何用摄像头监控十四亿人”、“为什么中国的食盐只能由国家垄断专卖”等视频,直接通过题目就断定其用心险恶。

“大象公会”同样被指劣迹斑斑,官号挖出了“大象公会”曾于去年中国疫情最严重时在互联网平台“知乎”上发表的一篇文章,该文称美国“信息透明”、“官员负责”、“基层卫生体系健全”,就算发生了疫情也能够迅速控制住。在袁隆平院士辞世时,“大象公会”又撰写了一则题目为“ ‘杂交水稻之父’的神话没有那么重要”的文章,官方认为这是在抹黑袁隆平,并暗中输出“中国人是通过和美国合作才能够解决温饱问题”的观点。

在当局看来,这些公号是希望通过打着“科普”的旗号,逃避国家有关部门的监管,蒙蔽不明真相的群众,最后再通过一两则视频输出一些诋毁中国政府和体制的思想,从而起到潜移默化中国民众的作用。这样的“公知”比当年那批老“公知”还要危险。此事在Club House引发讨论,美国的L先生认为,这些科普公号虽然避开政治议题,但的确有开辟民智的作用,这是当局所不见容的,习近平掌权下的中国已重回“反智”的荒诞时代,已经进入“文革2.0”。

除了上述科普、教育类账号被封禁之外,最近,深圳“爱国大V”黄生的账号在腾讯的微信平台上的账号“黄生看金融”也被封禁,其人被抓,更令舆论为之哗然,因为黄生在平日发布的文章内容,主要是以“爱国”为主线,不断地唱衰美国、欧洲等异邦,鼓吹中国之强大。从一个水果摊主,迅速成长为拥有百万粉丝的“爱国大V”,谁都知道他只是把爱国当生意来做,通过圈粉进而圈钱。和黄生成名之路类似的“至道学宫”,也同样遭到封禁,只是,其粉丝量更高,达到上千万。

中共当局当今对新闻和网络言论的管控,已经不再限于原有范围,对于科普、教育类、艺术等等各个领域的内容,都在加强监控。加上一些人“自发”的举报,谁想逃过审查,可谓是难于上青天。对于所谓的民间“爱国大V”,因为当局注意到其粉丝量太大、号召力极强,所以,也得视之为不稳定因素加以封杀。当然,对于各个领域的文章或视频,即便内容并无异意,在被曲解的情况下,依然可以上纲上线,封杀没商量。

2021年7月22日

来源:维权网 特约评论员:单天雄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