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强拆受害者寻衅滋事案开庭 被指荒谬

图为2020年7月对张兰英强拆案的新闻报导,被指控为“虚假信息”。(网页截图)

12月17日,天津维权人士张兰英被控衅滋事案在天津市南开区法院开庭。张兰英因在网上发布自家商品房被强拆和维权的信息再次面临非法判刑。

自2020去年12月进京上访被抓后,张兰英被关押在南开区看守所已经一年了,鲜有消息传出。根据稍早流传出的律师不起诉法律意见书,张兰英被起诉的所谓“犯罪事实”主要是二项:一是利用微博发布所谓“虚假言论”;二是网上一条“虚假信息”被浏览次数达2.8万余次。

2015年8月,张兰英曾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刑三年,正是在天津市南开区法院。当时的所谓罪证是,张利用网络注册“天津张兰英7”等多个新浪微博账户发布“虚假言论”,散布南开区政府对其设置“黑监狱”等“不实言论”。直至2018年8月8日才得释放。

这一次,当局如法炮制,称其“ 自2018年8月刑满释放后,利用网络注册‘张兰英10’等等新浪微博账户,发布虚假信息16,206条,散布不实言论522条”,造成严重的社会影响。

此外,“2020年7月14日,张兰英通过微信,将其拆迁问题的图片、文档传递给谭秀萍等人,将拆迁的虚假信息发布至百度百家平台,虚假信息被浏览次数达2.8万余次、转发138次,评论91次。”

旅居新西兰的河南维权人士邢鉴告诉大纪元记者,这就是属于对言论的打击。所谓发布到百度平台的虚假信息,是一篇新闻报导《天津南开:一个幸福的家庭由拆迁变得支离破碎》,发布于2020年7月。

“当局把这个信息定位为‘虚假信息’,这也太荒谬了,明摆着睁眼说瞎话。那篇文章中,证据是确实的、充分的,其中有两个网页是当局的官方网站上截的图,而且说得确实很明白、证据充分。这也说明当局完全不讲证据,罔顾事实。”他说。

据邢鉴推测,警方当时动用了很多的人力、物力、财力去封锁这篇报导。因为在这篇报导发布出来之前,当时有一个贵州公交车事件,影响很大,当局有可能就是为了遮掩一些东西。

2020年7月7日中午,贵州省安顺市西秀区一辆公交车在行驶时突然90度急转加速,坠入虹山湖水库,造成21人死亡(包括司机),16人受伤。当时正逢高考期间,车上载有当天高考回家的考生。

据媒体报导,事发当天上午,司机张包钢的老宅被强制拆迁。司机薪水两度下降至每月“一两千元”。

邢鉴表示,“那个人也是因为强拆,跟这个案子很相似。他(政府)确实把人逼得没有活路了。”

据他观察,当时删这个文章牵扯了很多人。他举例说,“当时我把链接发给了很多网友,其中一个江苏的网友将文章转载到百度百家号上,一天之内点击量就上万了,评论也很多,警方找到他要求删稿,然后把他带走了,后来给判刑了。这个人跟张兰英互相都不认识的,只是因为传这篇文章。”

当时张兰英被强制旅游。天津警方还找到湖北枣阳谭秀萍做笔录,同时联系了北京、山东等地多省的警方,删除稿件。

邢鉴还从内部获知消息,他被定为“通辑犯”。在张兰英案件中,邢鉴被“另案处理”。

大纪元此前报导,张兰英是原中国建设银行天津市红桥分行的职工。2010年12月,她位于天津市南开区鞍山西道美湖里的私有商品房被非法强拆,因此走上上访维权之路。2014年7月通过媒体公开声明退党。

邢鉴介绍说,“去年12月25日,张兰英和他的父亲邢望力前往北京上访,当天晚上被天津南开区学府街派出所一个警员带回去,带到南开分局集中办案区,人就没有出来了。”

“张兰英被关在南开区看守所,还有几天就整一年了。当局为了制造这个冤假错案,几乎封死了所有的消息;其中包括她年迈老母亲的情况。”

张兰英曾告诉记者,2018年她刚出狱的时候就被警告,“一不准翻案,二不准发声,三不准上微博,否则就抓你。现在把我微博能全封了,就是不让我露脸,不让我出天津市。”

张兰英出狱后,已经愤然剃去了一头变白的头发。“他们无法,我就无发吧。”她说。

她表示,当局抓她是为了杀鸡儆猴,她并不害怕,在狱中一直拒绝认罪。唯一遗憾的是父亲在她入狱时不在了,她没有尽孝。母亲已经91岁了,家里没有人照顾老人。

截至发稿,法庭尚没有消息传出。

来源:大纪元新闻网 记者:李新安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