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维权人士危文元被镇长约见后失联

【大纪元2021年06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熙采访报导)重庆南岸区涂山镇维权人士危文元,6月4日下午被镇长约谈后便失去联系。

6月4日,危文元跟朋友说涂山镇镇长找她谈话,到了晚上朋友们都联系不上她,大家都急了。有朋友打电话给镇长,镇长称谈完话危文元就回家了。

但是重庆北碚区肖成林告诉大纪元记者,“今天(6日)早上6时许,我连续打通两次危文元的手机,但无人接听,后来再打就已经关机了。”

重庆市大渡口区访民赵亮表示,“已经几天了都打不通。手机能打通没接,说明手机不在她手上。她现在处境很令人担心。”

记者拨打涂山镇政府电话要求转接到镇长办公室,接线人员表示无法转接,记者说明来电用意后,她给记者另一个部门电话号码,表示问那个单位或许可能知道。但记者拨打多次,该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失联前曾探访访友母亲 被打压
在失联的前二天(6月2日)中午,危文元还和访友郭兴梅前往大渡口区探望了访友赵亮的87岁母亲。她们和看守赵亮的黑保安有些冲突被带到派出所,直到晚上才回到家。

当时危文元和郭兴梅在赵亮母亲家门口,看到赵亮被看守他的一群黑保安殴打,危文元用手机录下视频。黑保安企图抢走危文元手机没成功,危文元和赵亮分别打了110报警,然后他们全部被带到跃进村派出所。

在派出所里,危文元单独被警察廖文桂(警号305287)带到地下室坐在刑椅上做笔录,该警察并要求危文元把手机的密码打开,删除视频。危文元要警察出示证件,遭到拒绝,她也就不打开密码。

危文元向警察抗议:“我是受害人,我的手机被坏人抢了,让我坐在刑椅上审讯,你们这样是在违法犯罪。抢我手机的两个坏人,不用来做讯问笔录?”

赵亮向大纪元记者表示,“我以为她是被带到调解室,我们是报案人,怎么会带到审讯室接受审问?抢她手机的人反倒是坐在外面翘着脚抽烟,当时危文元很生气就大声抗议,警察才把那些人带到别的地方去。”

下午,当地南岸区涂山派出所的两个警察来把危文元接走。之后有一段时间外界联系不上危文元,一直到晚上她才向朋友们报平安,说已经回到家了。

危文元表示,“现在重庆各地都在开展政法系统的教育整锁活动,对于大渡口区跃进村派出所个别警察这样的执法,这样的对待无辜受害公民的言行,显然违反了公安机关的相关执法程序,我们将依法向相关部门进行控诉!”

肖成林表示,目前重庆维权人士失联的还有赖本富、唐云淑、王志芬,这就是社会主义特色吗?

id13004507-S__4628488-450x313-1

6月2日,重庆市大渡口区访民赵亮被看守他的黑保安殴打。(受访者提供/大纪元合成)

来源:大纪元新闻网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