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访民在京被打瘫 当局将其拉回两千里外医院

id13023396-S__4784138-600x400-1

黑龙江省访民肖书君在最高院门口被法警打瘫,黑省警方又将其绑架到二千里外的小医院,其妻尹登珍被湖北当局绑架进黑监狱。(受访者提供/大纪元合成)

黑龙江省双鸭山市访民肖书君,5月中在最高法院对面被二十多名法警打成摊痪。6月10日上午,同江警方将肖书君拉到近两千里外的同江市小医院。其妻尹登珍则是被湖北地方官员绑架关押在十堰市的黑监狱。

最高法院门口被法警打瘫
6月14日尹登珍接受大纪元采访表示,5月14日他们夫妻是到最高法院查询案件的,因法院没上班,他俩在法院对面马路边准备要走时,最高院法警队长李中伟和曾勇带二十多名法警将肖书君打摊在地上,报警后,出警员警看看就走了。

在其他访友的帮助下,尹登珍将肖书君抬到北京市公安局报案,警方表示要到案发地的派出所报案,于是他们又将肖书君抬回最高法院被打处。“5月20日凌晨1:30分,法院打人的法警向我们泼毒液,报警不出警。”

从6月1日到6月9日,期间他夫妻俩不断遭到城管大车的轰抢、法警队长的殴打。“6月3日,一个穿制服的人称自已是小红门派出所警察,也来抢我们的东西并且威胁我们。”

被绑架至两千里外的医院
“肖书君被打瘫昏死街头的第28天,即6月10日上午,李丰伟、曾勇、小红门乡委会赵主任,带着黑社会人员共五十多人把我抬到旁边殴打,抢劫我所有财物,假装用120把肖书君拉去医院抢救,但实际上120车旁还有一辆警车,是用120车做掩护把肖书君抬上警车的。”

当局把已奄奄一息的肖书君强行绑架走,却不就近送去北京医院急救,而是送到近两千里外的黑龙江同江市的一家小医院,现在肖书君尿道插管,罩着氧气。当局还派二人看守着他,不让转院治疗。

目前,尹登珍被绑架关押在湖北省十堰市的一间黑监狱。她打电话给十堰市政法委书记,但他不接她电话。

尹登珍求助外界好心人士,救救她的丈夫肖书君!

记者致电十堰市政法委书记时天桥,核实尹登珍被关黑监狱之事,他表示,“不知道尹登珍的事。”

记者致电黑龙江省同江市一名参与绑架肖书君的警察陈星,但电话都在通话中,无法接通。

实名举报官员撤销法院判决书
肖书君,住黑龙江省双鸭山市集贤县商业街。父肖兴诗是抗美援朝的老兵,复员转业到地方,在县城商业街开设一小吃部,维持全家9口人的生活。

1995年,肖家邻居一间“中心储蓄所”被刘宝森买去了,刘宝森成了新邻居,因刘家多次非法扩建到肖家窗户下,都被肖书君阻止,因此怀恨在心,把肖兴诗告到县法院、市中级法院,法院都以土地权没有确定驳回刘宝森起诉。

2000年,肖兴诗因病去世,刘宝森利用关系,蓄意强占肖家早就使用的国有土地。

就在2010年7月16日,集贤县信访办主任胜华夏带领八九十人在街头的两边100米拉了界线不让人通行,并将肖书君的兄嫂软禁2个多小时,在肖家后面房子墙上扒了个门,把楼后面消防楼梯也刮断,并在肖家屋里面砌了一面墙,告诉肖兄说一面留给肖家,另一面给刘宝森。

尔后,肖书君去有关部门上访,都互相推诿,他又逐级到北京上访也没有结果。

案件上诉到省高级法院,2013年11月20日,双鸭山市中级法院终审裁定,让县政府把刘宝森抢占肖家的土地和房屋归还肖家,并给肖家发土地证。

然而,集贤县政府没有按照市中院判决书执行,反而对两家宅基地界线再次明确,让刘宝森在肖家楼上加盖二楼,还给刘发了土地证书。

2015年8月17日,当时参与会议否决市中级法院的判决的官员有:许德东、李凯、首德玉、张佳丽、孙金涛、孙海东、王福金、曹海涛、刘湘强等人。这次会议,对市中级法院的判决书(2013)双行终字第15号做出行政撤销决定。

2020年4月,肖书君又逐级到县、市、省、北京上访举报这些官员,在北京流浪街头。没料到这次仅是到最高院查询案件,却遭遇如此悲惨事件。

来源:大纪元新闻网 记者:李熙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