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警察入室绑架访民 河北官员火车站打人

id13036249-w3FotoJet-600x400-1

河北武金花在北京南站被截访。左图为地方官员不敢面对镜头,中右图为北京警察与地方官员交接手续。(视频截图)

中共100周年临近,北京和地方警察被指联手截访、抓人,导致极端案件频传。吉林在京访民刘亚杰被入室绑架,河北进京访民武金花在北京南站被截访人员殴打。

辽宁访民马志文告诉大纪元记者,他的朋友、吉林访民刘亚杰被地方政府破门而入绑架后抬上黑车。

据描述,6月15日下午4点半,刘亚杰正在租住的屋里休息,突然闯进来7个彪形大汉,刘亚杰吓得锁上卧室门。两个彪形大汉堵住刘亚杰的卧室门口,其他5个人在院内。院内围满了村民没人敢管。

“当时我给房东打电话,听说几个人来抓人,还有几台车,我说我马上就到。后来绑匪就踹开卧室的门。”马志文提供的现场照片显示,刘亚杰卧室的门锁已被撬坏。

id13036245-IMG_0031-600x1292-1
警察破门而入,踹坏刘亚杰的卧室门框。(受访者提供)

等马志文赶到的时候,刘亚杰已经被抓走了。“(那些人)是破门而入将刘亚杰按倒在地、强行绑架抬进一个黑车里拉走。”他说。

当日下午6时许,马志文报警,北京市110出警将他带到韩村河派出所,但对报警绑架事件不做任何书面处理。马志文提供的录像显示,警察警号050675口头告知称,他们与吉林省吉林市驻京工作组(即驻北京办事处,是地方政府和公安机关联合成立的)核实,“刘亚杰是全国重点上访人员,被驻京办接回老家,解决诉求去了。”

马志文质问,他们破门而入、强行绑架是否违法?该警察说,“你认为是绑架,我们认为不是。”“我们核实完了。他们执行公务,有违法违纪问题,你跟当地纪委去反映,跟我们说不着!”

马志文认为,现在公安干警公开参与拦截上访人员,首都北京警察与地方政府和警察狼狈为奸、官官相护。

他表示,事实上,刘亚杰是被舒兰市当地政府非法看押时跑出来,已经快到3年了,没有去过任何信访部门登记,整天在出租屋里锁上门,连出门买菜都不敢,怎么能成说刘亚杰是全国重点上访人员呢?

马志文向记者讲述了刘亚杰一家三口人的悲惨遭遇。刘亚杰的丈夫原是舒兰19中学的职工,校长包景忠的妻子和刘亚杰等学校职工家属在学校卖小食品,都是无照经营。校长滥用职权、欺行霸市,把学校大门锁上让自己的家属在学校院里面卖小食品。刘亚杰也要进到学校里去,就遭到打击报复。

2003年3月一天晚上,刘亚杰夫妻在溪河赵屯交汇处,被黑社会团伙打昏、打伤(脑震荡、肋骨骨折等多处受伤),报警后当地溪河派出所长不出警,包庇犯罪。刘亚杰、丈夫尹志伟二人因此事上访。二人因此被打压,多次被拘留、劳教、判刑。

刘亚杰的儿子考大学不给投档,成绩优异却没有学校录取;刘亚杰30年的工龄不给退休强行下岗;截留低保金11年没有任何待遇……2017年刘亚杰的丈夫尹志伟在狱中罹患癌症,因被街道非法看管不能治疗死亡。

马志文表示,刘亚杰夫妻的案子控告19年无果,他身边有很多类似的案件,都是投诉无门。目前,刘亚杰在旅馆被当地派出所和街道人员严密看押,他担忧当地政府继续造假材料进行打压,呼吁外界关注、营救。

记者致电舒兰市公安局北城派出所及舒兰市政法书记范瑞军了解情况,但均无人接听。

河北暴力截访 访民要告省委书记
河北省井陉县武金花6月18日在维权群中发出视频及信息,6月18上午11点左右在国家信访局登记后,被镇政府干部和村干部跟踪到北京南站,在北出口进站处被殴打,后来到了右安门医院。

视频中,武金花要求警察不要把她移交给地方人员,“我自己能来自己就能走,绝不跟他们走。我既然来了你们北京南站了,你们就得保护我,维护正义⋯⋯”

在场的上安镇一女副镇长和几名截访人员都不敢面对镜头。武金花骂道,“挣那点钱啥龌蹉事都能干……”

但接下来,武金花被打,右侧肋骨疼痛难忍,疑似骨折。她提供的最后一段录音显示,在医院里,医生说她是软组织受伤引起的疼痛,旁边一名警察不断地训斥她,要强行带走去派出处录笔录。

武金花要求调取打人监控。在多位访友的关注下,南站派出所出具了武金花被殴打的受案回执。

id13036217-wFotoJet-600x880-1
武金花在北京南站被殴打。(知情人提供)

武金花被带回地方后,被派出所传唤,后失联。记者拨打武金花的电话无人接听。武金花的小儿子接通电话告诉记者,母亲不在家,不知道她在哪里,不知道具体什么情况。但她之前就骨折过,也是因为上访被打的。

据了解,武金花是因为被征地后没有得到补偿而上访,又因上访被拘留,一家三口还曾被以妨碍公务罪判刑。

记者多次致电上安镇派出所了解情况,但无人接听。

访民反映,6月以来,当地多人去北京上访回来后被拘留,如,保定高铁英被刑事拘留。还有访民表示,从石家庄办完事回衡水老家,被几名铁路乘警拦住,与当地派出处联系、交接才让走。“回家都不让回了,兴师动众。看来今年(形势)真是很严重了。”

据了解,今年3月底,河北省委第十轮巡视组进驻石家庄,将于6月底离开。多位访民表示,巡视组几时走与他们已没关系,谁的问题也没解决。

访民痛骂,“河北省委书记王东峰新官不理旧账,严重失职,以后再上北京就告王东峰,尽他指挥的。”“一个人的问题也解决不了,就是哄骗、打压,今天这么说明天就翻口了,翻脸比翻书都快!”

来源:大纪元新闻网 记者:李熙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