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奠维权人士被拦截 访民:生活在恐怖之中

id13068708-S__5054471-600x400-1

7月1日上海访民祭奠维权人士陈小明后到餐厅用餐被警察带走。(受访者提供)

上海11位访民7月1日前往祭奠维权人士陈小明后,当天下午2时许在餐馆吃完午餐准备离去时遭到公安拦截,随后将他们送往府村路500号的救助站,限制他们的人身自由。

杨浦区访民毛恒凤在救助站被限制人身自由6个小时后,由街道接回家。静安区访民魏勤、黄月华和奚仁娣夫妇四人被关进了黑监狱。黄浦区张小秋被动迁公司的工作人员戴上黑头套,在公路上又是换车又是奔驰绕路,3个多小时后才在一处路边下车。

记者拨打上海市杨浦区大桥街道办事处电话,核实7月1日毛恒凤被送上海市救助站情况,但是电话无法接通。

id13070833-S__5062660-450x600-1上海维权人士陈小明逝世14周年。(受访者提供)

7月1日是上海维权人士陈小明14周年忌辰,11访民前往陈家悼念后至饭店吃完中饭,正准备各自回家时却遭到公安拦截。

id13070834-S__5054474-450x800-17月1日上海市公安局警的11访民拦截送上海救助站。(受访者提供)

“生活在恐怖之中”

毛恒凤告诉大纪元记者,“徐汇区公安警察为了立功,要往上爬,就把我们维权人士当作靶子,就在特殊日子制造事端,我们被关到府村路500号黑监狱,没有任何的法律手续就剥夺限制了我们的人身自由。”

毛恒凤的房屋在2014至2016年期间被强拆了,今年6月24日她向来动迁基地视察的工作人员说了几句被动迁不公的话,就被杨浦三征所动迁公司的人给关押了。

毛恒凤表示,“我们心中都非常气愤,无奈,痛苦万分,生活在恐怖之中!我们是小老百姓,衷心期望自已的人权得到保障,不被有权的恶官恶势力随意关押,不被随意剥夺我们的人身自由,能够过上平安舒心快乐的生活。”

反对计划生育遭酷刑迫害

毛恒凤因为反对计划生育,两胎生了三孩子,被上海制皂厂开除,她的工作权利也剥夺了。她因此维权而遭到迫害劳教。她在劳教所不愿承认反对计划生育是错的而被施行各种酷刑。她说,“两次用铁链条将我四肢捆绑在铁床上的四个角落,整个人被捆绑在半空,就似‘四马分尸’,铁链嵌入骨头上,四肢溃烂,流浓血,每次十几天不松绑。”

“我坚决不认错,劳教所就在饭菜里伴入毒药,被我识破,我就坚决自已出钱只吃劳教所超市买的包装食品,每月费用要一千多元。”

这样的费用超过毛恒凤每月的低保,她全家人因为这个案子都被迫害靠低保艰难生活,杨浦区政府又停了她的低保,不让她生存下去,于是她在2004年提起了行政诉讼。

2004年10月28日开庭当天,杨浦法院不在法院庭审,要在女子劳教所内审理,毛恒凤坚决抗议,认为这是对法律与法院的亵渎,后来也就没有开庭。但二年后,她的代理人陈小明却被构陷“扰乱法庭秩序”的罪名惨遭迫害致死。

2006年毛恒凤刚被劳动教养所释放几个月,文后又将她关进小旅馆拘禁。大桥派出所公安男警察姜汉中、白洁民等对她进行侮辱与殴打。一次姜汉中在殴打她时将两支台灯打翻在地,灯泡没破碎的两支台灯,公安警察与旅馆老板合谋造假成2支台灯5千多元,构陷她“破坏公私财物”判刑2年半。

来源:大纪元新闻网 记者:李熙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