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彪峰妻子魏欢欢:“你一切都要听我们的!”——2021年7月5日欧彪峰案 株洲国宝约见情况说明

先给关心欧彪峰子的朋友们通报一下目前的情况:欧彪峰从去年12月3日起失去自由,先是被冠以“寻衅滋事”的口袋罪被行政拘留15天,之后又以涉嫌“煽动覆国家政权罪”的名义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六个月。漫长的指监结東后,他于2021年6月16号被转入位于株洲市监管中心的株洲市第一看守所,目前还是刑事拘留阶段,案子尚未移交检察院。

负责他的案子的国宝之前就告诉我们说要帮欧彪峰在株洲请两位律师,我问他情况怎么样,他说有些事情不方便电话里说,让我去株洲市局当面谈。7月5号下午,我在一位律师朋友的陪同下,先去株洲市监管中心给欧彪峰存了生活费,再赶到株洲市公安局,朋友想陪我一起去跟他们谈话,国宝不予接待,最后还是我一个人进去。

谈话的重点还是欧彪峰的辩护人的回题,国宝一直的说法都是:“欧彪峰主动要求请两个株洲本地的律师”我问:“难道我们自己请一个律师也不行吗?”株洲国宝李朝晖说:“你请的律师能起什么作用?能帮欧彪峰争取到少判几年吗?”我说:“这取決于你们。”李队长突然大声附和:“对呀!所以你们要听我们的呀!我让你怎么做就怎么做呀!还搞那些花样干什么?”那一刻找突然就有一些醒悟,他们对我们家属说了那么多,还有做的那些工作,不就是为了让我们什么事都听他的吗?也是这个时候,我才觉得再也不能听他忽悠了,什么家属配合争取从快从轻处理都不过让家属乖乖听话的诱饵,一切都听他们的,结果就是我们的家人最后只能任由他们摆布。可是我们又怎么能眼睁睁看看这只巨兽这样轻而易举地就吞噬掉我们的家人?

现在回头看,觉得挺识刺的,这一套在公民圈里多么司空见惯,我们居然也这么经易地着了道。他们垄断信息,不让家属和律师会见欧彪峰,欧彪峰在里面是生活是什么情况,是否抗争,我们家属都只能听他们一面之词,想必他们对欧彪峰也是各种忽悠。他们总说欧彪峰的事情很大、事情很多,他们随便拿一件上纲上线给他判个重刑很容易。所以不管是家属,还是欧彪峰本人,只能好好配合他们,争取从轻处理。

可说到底,欧彪峰的事无非就是草根公民政治抗争的那些事,近十年以来,欧彪峰参与南方街头运动,参与各种围观,包括建三江事件,声援709律师,声援香港,报道公民维权事件,家属援助探望,组建维护同城公民社群,对各地来湖南的律师和公民朋友迎来送往,组织维权经验公民培训,在港台发表文章声援许志永,写公民社会现状,经常接受外媒采访,评论公民社会热点事件,声援泼墨女,援助家属最终惹祸上身,这么多年,他做了他该做的。

现在轮到我们为他呼呼,让他看到社群的温暖和力量的时候了。

作为家属,我郑重声明,为了让欧彪峰的法律权益得到充分保障,我们绝不会放弃为欧彪峰聘请能真正为他的权利服务的律师的权利。除非得到他本人当面确认,我们也绝不会接受任何我们不认识不信任的人当欧彪峰的辩护人。

欧彪峰妻子魏欢欢 2021年7月6日

欧彪峰

来源:维权网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