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评论:“709”打压律师六周年,没有独立律师,“法治”从何谈起?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709”大抓捕一转瞬便已经过去六年。虽然当年在大抓捕当中被判刑的律师大多已经刑满获释,但不少人在出狱后仍未真正自由,言行均受到严密监视和限制。同时,维权律师持续遭到骚扰或拘禁。

最近这些年,每到7月9日这一敏感日期临近,相关部门就会加强对律师群体的管控,尤其是敢于代理敏感案件的维权律师,更是成为关注的重点。今年的7月9日,巧遇中共建党百年,两日相聚不到十天,所以,管控更为严厉。

北京维权律师唐吉田于6月1日在福州机场准备乘机去东京陪护重病的女儿,被边检人员阻挡。维权律师江天勇在获释一年后仍遭软禁,当局严防他与外界接触,曾探望他的邢望力近日被正式逮捕。6月12日,谢燕益律师被北京国保将其从吉林劫持回京,阻止其办理一桩涉及狱中死亡的人权案件。覃永沛律师至今仍被超期羁押,不审不判。

律师遇袭似乎已成常态。4月20日,维权律师陈科云在广州自己家附近被不明身份人员殴打,致全身多处受伤,当地警方已受理案件但未积极开展调查。此次陈科云的遭遇并不是维权律师遇袭的第一起,有律师表示,当局没有正当理由通过抓捕、定罪来打压维权律师的时候,只能通过下作的手段进行威吓。

打压律师的方式五花八门。只要被打入了另册,总有办法对付,轻则约谈或威胁警告,重则派人偷袭,或者吊销律师执照,不予年审等途径变相封杀律师事务所。事实上,遭到各式骚扰和严酷打压的维权律师远比已经披露的多,很多人迫于压力,暂时未发声。

在政治环境急剧左转,人权状况持续恶化的最近这些年,维权律师可谓举步维艰,不仅如此,还波及到了法律工作者或公民律师。就在中共百年党庆之前,法学教授罗翔的微博突然被清空,原因不明。在此前,罗翔就曾因发言影射时政遭到“小粉红”的举报和攻击而一度退网。有法律界人士表示,当局对言论管控的门槛一再提高,不仅有好几位维权律师因言被囚禁,从学术角度探讨中国司法漏洞的罗翔也被禁声。

然而,在“709”之后,律师界并未因为打压的严酷而选择对强权俯首帖耳。常玮平律师因为代理一系列为弱势群体维权的敏感案件,于2018年年底被注销律师资格证。2019年12月26日,一大批法律人士与其他维权人士在福建厦门聚会,结果,丁家喜律师、法律博士许志永遭到抓捕,此事被称之为“1226”案。常玮平也曾参与“1226”厦门聚会,聚会后刚过半个月,他就被陕西省宝鸡市警方跨省抓走,并被以“危害国家安全”为由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后获取保候审。因为公布被拘押期间遭受老虎凳等酷刑折磨,结果再度被警方抓捕。其委托律师曾多次要求会见且为其申请取保候审,均遭拒。之后其家人终获一次与其会面的机会10分钟,发现其已不能多言,语速缓慢如同背诵,会见结束时曾凄惨大呼,如同交代后事。其妻正穿越重重障碍向公安部和最高检控告。

维权律师高智晟在胡温时代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期五年,刑期早已届满。 三年前因逃离在农村老家被管控,疑被警方抓捕。但是,时至今日,高智晟仍然杳无音信,家人怀疑他到底是否还活在这个世界。对于维权律师的打压,轻则约谈和警告,重则吊销律师资格证,再重则关押,以“寻衅滋事”、“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等罪名判刑。

美国纽约大学法学院教授孔杰荣(Jerome Cohen)在接受德国之声专访时指出,当局对维权律师的打压已经成为长久持续的进程。这是因为当局并未达到预定的打压目标,尽管它已经给维权律师、他们的委托人以及他们的家属造成了严重的损失。另一方面的原因是习近平的政权不管在国内还是国外都面临着日益紧张的政治和经济形势,这样的形势促使其将任何对其政治路线表达异议或者哪怕只是提出质疑的声音,都予以打压。

可以说,在人权状况日益倒退的中国,维权律师的空间日益狭窄。不过,即便如此,抗争法治人权的前沿阵地仍有维权律师的风采。6月2日,河北标致律师事务所律师卢廷阁致信石家庄市司法局,并同时将信件内容上网,公开举报石家庄市律师协会不接受监督,不公开律师协会会长、副会长产生的过程等信息以及收取律师会员费无法律依据等等。6月21日,维权律师蔺其磊发文袒露其遭遇,称自2018年6月1日以来,北京司法行政部门以各种理由拒绝对他所在的瑞凯律师事务所和该所律师进行年度考核,致使无法办理法律业务,经营陷入困境。因不接受司法行政部门的违法要求,1月4日,该事务所被北京市司法局以“未参加2020年律师事务所年度检查考核”为由注销。如今,包括蔺其磊在内的三个合伙人在因为“没有律师事务所接收”的情况下而面临注销律师执业资格。据悉,蔺其磊领头创办该事务所多年来,代理了大量的人权案件,屡遭司法行政部门刁难和打压。

维权律师的抗争,对于整个社会而言,具有标志性的意义,也更具有引领作用。虽然“709”式的打压已经常态化,但是,仍然会不断涌现敢于抗争的律师。不过,因为当局对维权律师的打压过于严厉,所以,导致很多原本比较大胆的律师在接案和办案的过程当中极度谨慎,对于当地的敏感案件,一般不太愿意受理,时刻担忧遭到打击报复。

“依法治国”是中共当局确定的治国方略,这一口号原本受到海内外的欢迎。然而,事实证明,目前党权更加凌驾于法律之上,对于和官方有利益冲突的维权案件、政治案件,要想胜诉比登天还难,而且代理律师和相关事务所也面临各式各样的打击报复。遵纪守法的律师,一个个遭遇打击报复,并被打入另册,这样的社会,何来“法治”可言?

2021年7月8日

来源:维权网  特约评论员:黄振藩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