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紫娟(常玮平妻子):常玮平律师所遭受酷刑情况的汇总通报

常玮平从2020年10月22日被抓,一直到2021年4月7日,被秘密关押在陕西省宝鸡市宝钛宾馆(地址:宝鸡市高新大道宝钛集团东100米,和此前常玮平第一次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是同一个地方)。在宝钛宾馆被监视居住5个月16天时间里,常玮平主要经受了如下酷刑:

1. 国保事先已经看过他揭发第一次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宝鸡市公安局高新分局国保让他连续十一天坐老虎凳的视频,第二次一被抓,他们还是多次强迫他坐老虎凳,最长一次连续坐了六天六夜 ,最终导致他屁股坐烂、两根手指麻木。

2. 长时间疲劳审讯,被剥夺睡眠。长时间饥饿审讯,每顿饭就是一个馒头。能不能吃饭主要是看做笔录配不配合,配合就给吃好点。第一个月没有刷过一次牙,洗澡需要经过局长批准,总共洗澡次数不超过5次,喝水、上厕所都受限。前6个月没有剪过一次指甲。在强迫失踪期间必须按照办案人员的非法指示去做,才会给他一点睡觉时间、或者给一块肉来改善伙食。每次给他吃好一点的时候,就会拿一个本子记录他吃饭的明细,让他签字,但是,都会多写,比如只有一块肉,国保会写两块肉。当常玮平表示对他饥饿审讯的时候,国保就会拿出这个本子说,你看看你都吃了什么。

3. 长时间的被办案人员精神强制、折磨、欺骗、威胁。40多次笔录全部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所做,全部为事先训练好,再摆拍。有时候,明明是中午,笔录上会写审讯人员问:“你晚饭吃的怎么样?”。通过这些手段,用常玮平的原话来说:“就是要把你变成一条听话的狗。”

4. 甚至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后还被威胁、恐吓。本案宝鸡市人民检察院早期就介入,共同办案。2021年9月8日,本案承办人宝鸡市人民检察院第二检察部副主任刘渭来提审,警告他见了律师嘴巴放严点,不得说出酷刑,否则,对他没好处。

5.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关押常玮平的房间空间狭小,面积不到3×3米,一半还是办案人员办案的地方。他睡的床非常小,不让他睡觉的时候那个床可以折叠起来。头顶摄像头24小时对着他拍,毫无隐私可言。语言谩骂羞辱自不用说。

6. 常玮平说在里面最大的体会就是生不如死,熬过一天是一天,当一天过去,没死,没疯,他就认为是胜利了。他时刻记着他的发小留下妻子和两个幼小的孩子先走的悲剧,这是他没死没疯的动力。

7. 他的一颗下牙在第一次被抓之前拔掉了,取保期间,宝鸡市公安局不让他去补牙。第二次被抓之后,他多次给看管他的国保提出补牙,他们也不管,现在他拔掉的那颗下牙对着的上牙长的很长。

8. 对他身体造成的伤害就是他现在大便带鲜血!

自转入看守所后所受虐待如下:

1.2020年4月7日转到看守所后,刚开始的15天将他一个人单独关押在一个约60平方米的房间,每天只有水煮面,没有一丝青菜。没有水果。由于长期的营养不良,导致他经常口腔溃疡。

2.看守所限制他的消费,每个月只允许消费150元,8月份只让他消费了99元。

3.多次向看守所提补牙的事情,也没有人管。我曾经两次特地向看守所提出常玮平需要补牙的事情,看守所的接话人员都回复我,常玮平没有提出此项要求。

陈紫娟

2021.9.16

ONKvqc6K

来源:维权网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