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独立观察员徐秦颠覆国家政权案中止审理

本网获悉,今天收到从江苏省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出的徐秦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的裁定书:

中国玫瑰团队人权独立观察员人权捍卫者徐秦依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由江苏省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在2022年4月21日刑事裁定书:由本院受理过程中因不能抗拒的原因致使案件在较长时间内无法继续审理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六条第一款第(4)项的规定裁定如下:本案中止审理。2022年4月22日,江苏扬州中级人民法院。

据悉,徐秦介入人权领域后以“中国人权独立观察员”身份写了大量人权报导。2015年在两会期间遭受严重维稳后,于2015年3月8日毅然发出声明退出中共党员身份。因秦永敏2015年1月被关押后一直没有消息,与其几乎同时被失踪的新婚妻子赵素利更是去向不明,徐秦虽然进入玫瑰团队时间不长,此前也并不了解认识秦永敏,但出于对秦永敏的敬佩及自己的道义责任,在秦永敏被抓捕后,前秘书长刘兴联相继被抓捕关押的情况下,玫瑰团队成员在全国各地遭到当局“询问、喝茶”逼迫成员退出玫瑰团队等一些列恐吓的情况。

在这样严峻的情况下团队一盘散沙,群龙无首的情况下,徐秦自发推存自己承担责任,在大家投票同意的情况下徐秦担任团队秘书长的责任,徐秦数次自费去武汉寻找秦永敏夫妻下落,在此期间遭受武汉警方恐吓、殴打、拘禁、遣返等对待,但依然不改初心坚持和家属及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为失联的秦永敏夫妻奔走呼吁。在徐秦等人长期不间断地呼吁下,秦永敏先生终于在被关押长达两年半之久后,于2017年6月12日得以会见律师,赵素利也于2018年2月5日得以与家人见面。

徐秦长期以来她一直关注中国人权状况,并与著名人权活动家、民主异议人士秦永敏一道筹建中国人权观察;自秦永敏被捕、秦永敏之妻子赵素利“被失踪”后,她曾多次上街举牌声援,跟进案件,在徐秦不懈努力的情况下,在各社会关注的情况下,秦永敏得到律师的会见,妻子赵素利得以回家,得到信息前秘书长刘兴联关押在武汉第一监狱,这一些列都是徐秦努力的结果。

2018年1月31日,当其准备申请旁听隋牧青律师被吊照听证会时,被警方突然限制自由,之后一直遭跟踪与监控。

徐秦在2018年2月9日在从扬州高邮到昆山的途中被警方带走,家人多方打听才得知被扬州市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拘。

2018年3月15日,其家属委托的代理律师要求会见,遭到警方拒绝,但被告知其已于3月11日由刑拘转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2018年3月21日,又被追加罪名,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继续扣留,且不准律师会见;再次被捕,皆与其近年来坚持关注人权问题,后又积极组织联署声援维权律师余文生,以及为维权公民徐琳筹款等活动有关。

从2018年8月31日,江苏扬州当局做出取保释放回家,以监视居住一年。

从2018年取保释放后徐秦回到家里没有得到自由,反而公、检、法乱用职权,都用了监视居住一年的“条款”对徐秦进行了长达三年的管控,所有的“延期”用完之后,又回到辖区派出所监视居住半年,期限是2021年11月7号到期,在监视居住还有两天到期的情况下徐秦再次被批准逮捕,现关押在江苏扬州看守所。

中国玫瑰团队人权独立观察员人权捍卫者徐秦2021年11月5号被江苏扬州高邮当局依颠覆国家政权罪批准逮捕后收监关押在扬州看守所。

2022年2月16日江苏高邮公民玫瑰团队前秘书长,玫瑰团队独立人权观察员,人权捍卫者,徐秦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入狱收监三个月后见到了委托代理律师,律师把会见的情况告诉了徐秦的老公汤志:会见情况如下:已经会见过她了,律师说:她现在身体状况还蛮好的,以前因为疫情见不到律师心情不好,被关押在小囚室,现在统一到大监室了,徐秦担心被他们扣押的东西问汤志拿回来没有,汤志告诉律师扣押的东西都拿回来了,徐秦老公汤志问律师,去了中院没有,汤志说:徐秦延迟审理为什么不送达通知书给他,他是徐秦的合法丈夫,他应该得到法律程序的权利,律师告诉汤志会去中院,还会与他们打交道沟通的,律师说这次延期可能是最后的延期。

徐秦收监关押三个月后在2022年2月17日,代理律师见到了徐秦,她说现在关押环境比开始两个月前要好一点。她对外通信权始终得不到保障,她写给有关部门的控告,给辩护律师及家人的信件都被看守所扣押。看守所借口疫情限制律师会见,为此她进行了两次绝食斗争。她重申继续委托程海作为自己的亲属辩护人,在这一点上,绝不妥协。她向关心她的朋友致以新年祝福,这也是徐秦被收监后第一次的会见,至今也是唯一的一次。

徐秦在2018年8月31日,江苏扬州当局做出取保释放回家,以监视居住一年,从2018年取保释放后徐秦回到家里没有得到自由,反而公、检、法乱用职权,用尽了所有监视居住延期一年的”条款”对徐秦进行了长达三年的管控,所有的”延期”用完之后,又回到辖区派出所监视居住半年,期限是2021年11月7号到期,在监视居住还有两天到期的情况下徐秦再次被批准逮捕,现关押在江苏扬州看守所。

再徐秦被关押的后,徐秦的家人及老公汤志都受到江苏扬州高邮当局滥用职权违法骚扰家人与爱人汤志等家人的正常生活,徐秦在看守所购物的自由权利被剥夺,涉嫌在押人员购物需要的日用品是法律赐予的权利,任何看守所领导到不得滥用职权限制拘押人员购物的权利,在外界的关注下徐秦在看守所的购物情况有所改善。

当局第六次延期审理徐秦案件,再次证明江苏当局打压异议人士的违法行为,徐秦身患种疾病,在看守所那样苛刻无医疗条件的情况下,徐秦身体不好肯定会受到很大痛苦,这次延期审理可能是与当前冬奥会有关,冬奥会结束后又是“两会”,另外加之江苏“铁链女”事件的热度,江苏当局为避免有人去江苏参加开庭,同时引起众多群众要求江苏徐州给”锁链女”事件的答复意见结果有关。

江苏扬州当局非法关押徐秦不释放,徐秦案件第六次延期,几乎是用完了所有的延期程序,最后延期时间为2022年4月20号,但是江苏扬州在不开庭的情况下做出了裁定书中止案件审理,江苏扬州玩弄法律,中止不是终止,音同字不同,终止就意味着可以释放徐秦回家,中止审理意味着还要继续关押,不审理不宣判,无期限的继续迫害徐秦,2022年4月20日为延期最后的日子不开庭不审理,却在4月22日做出裁定书中止,但是朋友得到信息是5月21日,一个月的时间外界才得到这一信息,目前徐秦老公汤志还没有收到此裁定书。

江苏扬州当局这一非法关押人权捍卫者徐秦女士必将载入历史史册中,你们的所做所为也将受到人民的清算与审判。 请江苏扬州立即无罪释放徐秦。

徐秦裁定书全文如下:

江苏省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事裁定书
(2020)苏10刑初12-1号

公诉机关江苏省扬州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徐秦,女,1962年1月14日生,身份证号码321022196201140028,汉族,大学文化,退休职工,住江苏省高 邮市中山路185-1号。被告人徐秦因涉嫌寻衅滋事罪,于2018年2月9日被高邮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3月11日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同年8月28日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寻衅滋事罪被高邮市公安局取保候审,2019年8月27日经高邮市人民检察院决定取保候审。2020年5月6日,经本院决定取保候审,2021年5月7日决定监视居住,2021年11月4日决定逮捕,次日由高邮市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扬州市看守所。

辩护人:
江苏省扬州市人民检察院于2020年4月24日以扬检刑诉(2020)10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徐秦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一案 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于同日受理本案

本院在审理过程中,因不能抗拒的原因致使案件在较长时间内无法继续审理。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六条第一款第(四)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本案中止审理。

审判长:陈圣勇
审判员:黄月花
审判员:杨帆
二〇二二年四月二十二日
本件经核对与原本无异
书记员:姜旸
36-220523053A2M236-220523053J2I3

来源:民生观察网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