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茂东囚诗:致我永生的妻子

杨茂东夫人张青,2022年1月10日病逝于美国。

 

你持续一年悲惨的呼唤,

早已把我的心撕裂。

在你被步步推向万丈悬崖的危境,

我无论如何奋力,都无法

挣脱锁链,

都无法上前给你救援。

在你人生的末了,

我不能拥抱你颤栗的肩膀,

不能用热泪温暖

你苍白冰凉的脸。

最终就这样,我和千万同胞

一道,眼睁睁看着你

非正常地掉进了

万丈深渊!

我的心从此坍塌,

陷入极度的悲恸、愧疚和罪感。

我的生命从此被砍掉了一半。

2021年1月赴美探妻受阻的杨茂东

女人最伟大,女人最苦,

母性至高无上。

我亲爱的妻子,

为了我和儿女,你熬干心血,

在异国他乡,

经受了无数重压苦难。

我却无力在你本人至危至痛的末了,

为你拼命排除险情,

无力在你千呼万唤的悲惨吁求中,

回报你哪怕十天的

最后慰藉!

我亲爱的妻子,对你的深重恩义,

我实在亏欠太巨,

你的悲惨,是我的重罪。

现如今,我的心

完全被血泪淹没,

我无法拔出,也不必拔出。

我已经永远告别尘世的乐感,

我的命运注定万劫不复。

我亲爱的妻子,

你是长江的女儿,

即使临当悬崖边缘

你的眼睛依旧那样

明亮清澈,那里面有光,

有生命真光!

你有常人难免的各种缺点,

但你的心地多么干净纯粹,

你的坚强、尊严和气节,

令我一直高度尊敬。

我和你身为患难夫妻,

为了祖国和自由,承受了

堪比战争年代的重重灾难、劫难。

这一次你最终掉入万丈深渊,

实为自由而牺牲,

但你的生命之光,

永远与我同在。

你明亮清澈的眼神,每每回想起,

都会令我敬仰,热爱,心潮激荡,

令我不断在极限苦痛中,

抬头望远。

年年月月,我都会伏在有形无形的哭墙上

为你痛哭。

我期盼着母亲回到母亲的土地,

我期盼着那一天,

我们夫妻最终团圆。

在故乡高高的山岗上,我和你

合葬在一座大冢间。

我要永远向你赔罪,

亿万斯年,我的灵魂

永远与你的灵魂一道飞翔。

我期盼,世世代代的人类同胞,

永远悲歌你高贵的人性

和悲惨的命运!

 

——杨茂东(郭飞雄)2022年6月17日口述于广州第一看守所。律师于凯、刘浩记录。杨茂东大姐杨茂平授权发布。

p2867381a741648627-ss.webp

来源:维权网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