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玉生律师:2022年3月17日会见谢俊彪情况通报

法院通知谢俊彪的案子明天开庭前会议,我准备开庭前会议前会见一下谢俊彪,就庭前会议的事项作一下沟通。

今天下午两点左右,我来到双流区看守所,穿戴好四件套(口罩、手套、鞋套、帽子),递会见手续时,门卫说会见需要穿戴六件套,你没穿防护服,没戴护目镜!我的天!什么时候变的?我上次还是四件套呢!回答变三个星期了。我这个星期一往看守所打电话还被是四件套呢!答:那是接电话的不知道。甭废话了,赶紧去买吧。问哪有卖的?答:马路对面小区后面药店。我扭头就走。

这几天成都的天气格外炎热,骄阳似火,我心急火燎,边走边打听。过马路穿过一个小区,右拐看到一个药店,走近却关门了!又打听到前头不远还有一个药店。我三步并作两步,走过去询问。店员沉吟着走出柜台,来到货架前,找了半天,说防护服只剩一个了,护目镜没有了,说给我查一下别的药店有没有。电脑上查到别的店有一个,说店员二十分钟后可以送过来,问我能否等一会。我满口应承:可以,我在这里等会儿。等待的功夫才发现自己已经大汗淋漓,虽然穿个半袖体恤,体恤还是被后背的汗塔湿了,脑门上的汗用食指一刮,如断线的珍珠往下掉。不一会儿,一个店员骑电动车把护目镜送来了。

电话会见到谢俊彪已经下午三点一刻了。问他是否知道明天开庭前会议的事,他说知道。我准备把最高法院司法解释有关庭前会议的规定告知他,他说看守所有,他自己看就可以了。我把我要在庭前会议上做的工作包括申请证人出庭、侦查机关的取证合法性的质疑等向他进行了告知。

上次会见后看守所的伙食并没有多大改变,只是看守对他的态度好一些了。

讲述自己被殴打和戴戒具的事:殴打他的人叫何安平,不记得警号。他说给他戴的戒具还不是“工字链”(脚镣和手铐用铁链连在一起,形状像个“工”字),他戴的手铐和脚镣是用一付手铐连着,人直不起腰,让人生不如死!共戴三次戒具,第一次四天四夜,第二次五天五夜,第三次四天四夜。

问他去各级信访局上访,信访局有没有回复,他说:“没有,上访不如上诉,上诉不如上网,上网不如上街。”

问他平时能否吃到鸡蛋、肉食,他说每个星期有两盒牛奶、四个鸡蛋,文明监室(没有发生打架斗殴的监室)每周二可以吃到回锅肉,如果发生打架斗殴事件,监室当周的回锅肉就会被取消。

下午五点十分结束会见时他让我转告家人,他在看守所心态很好,不用为他担心。

宋玉生  2022年3月17日

来源:维权网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