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生亮:六四喝茶笔记三

13:05接国宝小林同志的二个电话,第一次电话:接到通知让我删掉朋友圈信息;第二次电话:提前跟我约下午有领导和我面谈,顺便说明一下对我的尺度是很宽松的。

14:59接卢祖光警长二个电话,第一次电话是塞喧客套,说找我聊天,没有什么主题;第二次电话确定16:00在山语华庭警务室和国保见面。原来都是人设,让警长出面安排,想缓冲一下紧张关系。真是用心良苦!

16:00准时赴约,大概十分钟左右,陈大队长、小林同志和貌似领导的三个人风尘仆仆进屋了。

谈话内容:

1、了解一下我今天的思想动态。

我坦诚告诉他,我是从2017年第一次坐牢开始,每年的今天都会绝食一天,而且今天穿着一身黑(黑衣、黑裤、黑鞋)。

2、曹局长非常关心我的生活,希望能够帮助到我。

你们目前为我伸冤,是不太可能的话,但是你们可以用间接的方式为我所受到的身体迫害进行间接补偿,我是可以接受的。

我感谢他的好意,我的生活不需要组织的关怀,我的家人同样不需要关怀。

3、朋友圈的信息要删掉。

具体说有三条要删掉,估计是那些点赞最多的,以及那些文字评论。我跟他们讲这些信息不会踩到任何法律红线,如果是有所谓的的违法内容和信息的话,腾讯公司会有审查。答应他们回家半个小时后删掉。

4、怎么把上次的聊天内容发到外媒去了?他们都是按正常的手续,所以不会惧怕。要我少去翻墙看大纪元等外面的消息。

如果要我看你们的宣传,还不如看墙外的新闻。别忘了,我是32年前就收听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电台的人,而且我在2003年我到北京亲自去接触那些亲历者,难道我不知道怎么去辨别真相吗?而且初中的时候就要求学校公开班费,民主选举班干部,贴大字报等

5、谈我的家庭关系,父母妻子,孩子和妹妹,外甥等人都会受我影响。

我说将来的事交给将来去办。历史的潮流,不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以前我的父母被评为黑五类,不是后面照样平反了,所以我从来不担心我的孩子将来会怎么样?只要她们拥有健全的人格和独立生活的能力,我是没有任何担忧。看到你们这些所谓的公务员的素质和一些做派,我也不乐见他们去加入公务员队伍。而且整个社会是一个动态发展的,并不是一成不变的。我奉劝你们以后不要总是拿我的家人来说事。这是一种恐吓和威胁,同样的道理,反过来,如果我今天把曾经抓我的国宝魏彬的所有隐私,他的住址、父母情况、他小孩的学校、妻子的名字等等,拿出来跟你们讲,你们是不是会觉得我是在威胁恐吓你们呢?

我早已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最好的准备。

问我:是一条路走到黑?
答道:隧道的尽头就是曙光尽现!

6、不要去搞悼念六四的活动,这个跟国家对抗没有任何好处。

贵党不是一直有四个自信吗?为什么对这个事情表现的一点自信都没有呢?连个蜡烛火焰的图片都紧张起来。既然国家那么强大,为何惧怕一个百姓发出声音呢?如果当年他们的做法是对的,那就应该允许别人自由的去评论。你们完全可以把监控百姓的力量用到那些祸国殃民的腐败分子和那些监管场所的牢头狱霸身上。

7、临别时,一再强调要把朋友圈的信息删掉,否则今天晚上会上门找我。

随时欢迎您上门到我家做客,感谢你们让我的父母重温文革的岁月;感谢你们让我的子女快速成长!

我为了表达党国在这个纪念日里的关怀之情,我同样叮嘱他们:为了党国的事业那么拼,一定要保重身体为重。

综上:

谈话的拍照是为了工作汇报。如果我带上手机的话,一定会被强制检查和删掉。

此次谈话,总体来说是既紧张又富有弹性。一面对于个人信念和权利一定要强势表达,一面对于他们工作表示最大程度的理解。每次我都会不失时机的重温一下我的一惯立場:有原则的配合,有底线的妥协(前者是人格的尊严,后者不损他人利益)。

2021.06.04首次整理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