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富能就刘大志在看守所患病致信省国安厅

湖南省国家安全厅:

你们好!

近日,获悉长沙公益仨之一的刘大志(又名刘永泽)患了胃病,我们对刘大志及一同被羁押在湖南省国家安全厅看守所的程渊、吴葛健雄的健康状况非常担心!据刘大志家人和前同事回忆,之前并没听说刘大志有胃病。所以,我们认为这次生病很可能与羁押环境有关,对他们三人被继续羁押的处境深感忧虑。

自2019​年7月22日长沙公益仨程渊、吴葛健雄和刘大志被长沙市国家安全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逮捕以来,长沙公益仨已经被羁押近23个月了,虽然看守所表明早就不再提审这三人了,但三人一直处于被秘密羁押状态,被禁止家属及家属委托的律师会见、法院拒不透露审判情况,家属及亲友无从得知他们三人的身心健康状况,只能从看守所工作人员那里获得片言只语。

《看守所条例》第二十六条规定“看守所应当配备必要的医疗器械和常用药品。人犯患病,应当给予及时治疗;需要到医院治疗的,当地医院应当负责治疗;病情严重的可以依法取保候审。”,但刘大志的亲友却无法得知刘大志的胃病严重程度,对于看守所是否尽职责去及时治疗,是否应当办理取保候审手续,更无从监督。

近年来,屡发在押人员死亡事件,特别是异议人士更被恶意拖延治疗,如曹顺利、刘晓波、杨天水等。早在2017年,《人权观察》就指出:“近年来,许多重要异见人士在狱中病情加重,被剥夺适当照护,最终死于狱中或获释不久后过世。”

所以,我们特别提醒办理长沙公益仨案的公检法人员,即使不释放长沙公益仨,也应尽快为刘大志和他家人或律师提供会见机会,以了解刘大志胃病具体情况,并了解看守所是否保障了刘大志的医疗健康权。

长沙公益仨案本来就是当地政府对长沙公益仨的政治迫害的结果,已经有非法逮捕、非法羁押、非法审判、非法剥夺律师代理权、非法剥夺通信会见权等行为,若再因此导致他们中任何一个人生命健康危机,不仅违反了《看守所条例》和联合国的《囚犯待遇最低限度标准规则》,也是草菅人命的非人道的行为,将会遭到家属的不断追责和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

所以,再次希望办理长沙公益仨案的公检法人员能尽早弥补过错,及时就家属和外界所关切的问题给予回应,并尽快采取措施,释放长沙公益仨!

抄送
长沙市国家安全局
长沙市检察院
长沙市中级法院

公益机构长沙富能
2021年6月16日

附刘大志简历:

刘大志(又名刘永泽),2016年开始在长沙富能实习,随后成为全职工作人员,主要通过信息公开申请行动推动政府透明度、督促政府依法行政。他曾创办公益团队长沙春雨公益互助小组,为工人、职业病患者和他们子女以及其他需要法律援助的弱势群体争取权利。

来源:网络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