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阳村民郭日波投诉益阳市新桥河镇派出所随意殴打村民并野蛮执法

我叫郭日波,农民、联系电话:( 电话:181****5949)是被打人龚孟兰的儿子,我母亲龚孟兰今年60岁,汉族、农民,(电话:181****5946)我家都住在湖南省益阳市新桥河镇新胜村新屋组。

今天,我向各级领导反应,新桥河派出所人民警察爆力野蛮执法,不问青红皂白将我母亲龚孟兰强行用警车拉到新桥河派出所,并且隨意欧打我母亲龚孟兰打伤之后,并且威胁恐吓我母亲龚孟兰不准到去其他部门告状。具体经过如下:我父亲郭建仁,新桥河镇新胜村新屋组村民,从事泥工将近40年,以做泥工养家糊口。

2020年12月3日,益阳市正荣和种养有限公司将公司建筑施工承包给我父亲,有施工合同。施工到公司一处一层钢架屋面阶段处,突然正荣和种养有限公司建筑施工又不给我父亲承包,我母亲知道这个事情之后,于是我母亲就和正荣和种养有限公司理论,“工程不做没有关系,麻烦把后面的剩的工资结清”。(因为我父亲是包工,不包料)。当时,新胜村大队支书龚志明儿子在现场(后面我母亲才知道正荣和种养有限公司将建筑施工承包给新胜村大队支书龚志明的儿子)于是我母亲就和新胜村大队支书龚志明的儿子理论几句。结果新胜村大队支书龚志明儿子就给新桥河派出所打电话,要求新桥河派出所过来处理。紧接发生以下事情。

事情之一:2021年6月8日下午:15点多钟,新桥河派出所来三台人民警车,下来4、5个人民警察,其中一个问我母亲:“谁是龚孟兰,我母亲回答,是我”。没有等把话说完,这几个人民警察便一把抓住我母亲,把我母亲抬起往警车塞,我母亲于是不服,反抗挣扎。他们四个人民警察(全部是男的)根本不给我母亲解释的机会,更不问青红皂明,强行把我母亲往警车塞进去,其中一个有点胖的人民警察还朝我母亲身上踢了几脚。最后把强行塞往警车上,在拉往新桥河派出所的路上,其中有三个人民警察对我母亲拳打脚踢。并还辱骂我母亲不要脸,到了新桥河派出所之后,又对我母亲审问辱骂,然后在新桥河派出所把我母亲关了三小时,才将放回去,我母亲从新桥河派出所出来之后,全身疼痛难受,于是我母亲先后去新桥河卫生院和益阳市人民医院挂号诊段。经过医生诊段确认,我母亲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

事情之二:新桥河镇新胜村新屋,在现场有一位65岁的老奶奶,因拍照他们的行为,被新桥河派出所警察爆力野蛮欧打,且要求这个65岁的老奶奶交出手机来,删除现场拍摄的视频,65岁的老奶奶不同意,此时人民警察好威风,一拳把一个65岁的老奶奶打倒在地。

尊敬的各级领导:我父亲只因承包一个小工程发生停止承包事宜及工资未结清,也属于经济纠纷和劳动纠纷,此时新桥河要派出所人民警察到了现场没有进行公平处置,而是不问青红皂白上来就是爆力野蛮执法欧打村民。村民算不算人民。请问新桥河派出所的人民警察心中的人民是什么?然难道是那些有钱有权的人民才是真正的人民吗?新桥河派出所的人民警察是那些有钱人的保护伞吗?是全为全意的为那些有钱的人民服务吗?值得表扬的是“新桥河派出所的人民警察有铁一般的责任担当、铁一般的过硬本领。”“能够一拳”把一个68岁的老奶奶打倒在地打倒在地。又能强行的把我的母新塞上人民警车(我母新快60岁的老人)我请求各级领导,严查此事,清除新桥河派出所人民警察的败类,在人民心中立好美好的警察形像。新桥河镇派出所打了我母亲后过了几天就把我母亲关了监狱,现在还在监狱。

请问各位领导:国家提倡依法治国、违法必究、可是益阳市资阳区新桥河派出所是根据什么执法?执法是什么?执法的标准又是什么?最后请求政府部门根据国家相关法规严查此事!

报告人:郭日波

2021年7月30日

来源:维权网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