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益阳市新胜村维权农民:我们对官员的问责与捍卫权益的呼吁!

国家提倡依法治国,违法必究的政策,而我们湖南省益阳市资阳区新胜村土地维权农民将自已的遭遇说出来讨个说法,同时让全国农民感到身受支持我们对官员的问责与捍卫权益的呼吁!

根据《益阳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信访事项复查意见书》第三段,调查核实情况说明:益阳市正荣和种养公司养猪场建设项目中,存在超批准建筑行为,非法占用土地面积为30637平方米,(大约45.95亩)2021年4月23日,下达责令改正违法行为通知书,责令期限改正违法行为,2021年6月11日要求,被申请人对该公司非法占地行为给以立案查处,2021年6月30日,又对正荣和种养有限公司发出行政处罚告知书,作出责令退还非法占用的土地,拆除非法建筑物和其他设施,并罚款813255元,现在良田还是没有恢得原状。

由于村民不服以上的处理,2021年9月15日下午15:00左右,又去湖南资源部,其中国土资源部负责人听益阳市市国土资源局相关工作人员说,没有毁坏基本农田,还可以种水稻,那请问:1.三口水塘,没有取水之源,水难道从天下掉下来。2.四亩多被建成化粪池和防护设施,四十六亩基本农田被堆了将近3米高山里面的泥土,这样的话,请问将来46亩基本农田如何种水稻,这就是欺上瞞下。2021年9月16日,又去国家资源部武汉督察局反应情况,然后2021年9月17日益阳市资阳区自然资源局又给一份新的《关于益阳市正荣和种养有限公司违法占地查处情况告知》说明了关于此公司违法占基本农田46亩,上次关于《益阳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信访事项复查意见书》明显示在玩文字游戏,说明是占用土地(土地定议太宽广),但是基本农田国家规定就是不可占用。

村民郭介仁在讨回基本农田被毁、维护自已基本农田的合法权利,进行上访,结果被新桥河派出所2021年6月7日进行逮捕,已经有3个月零13天,到目前没有放人,村民郭建仁、周卫平、周华光3人承包猪场1至4栋的施工。突然不给他们承包,停止一切施工,全部承包给新桥河镇新胜村村支书的儿子。龚孟兰(郭建仁妻子)为了停止承包事宜、工资未结清、基本农田被毁维护自已基本农田合法权利也被新桥河派出所2021年6月19日以强迫交易罪进行逮捕,2021年6月20日郭建仁交了5000元保释金给以保释出来,龚孟兰已经被关押3个月零1天,到目前也没有放人,请问一个60岁的老人,她有什么本事,就是争吵几句,而被逮捕,两者对比一下,益阳市正荣和种养有限公司老板莫普生违法占用基本农田46亩来说,对于多次下令停工指令拒不整改来说,对于有红头文件要求立案查处,请问当地政府官员,为什么一个手无寸铁老百姓,就是争吵几句,都可以以强迫交易罪进行处理,为什么益阳市正荣和种养有限公司老板莫普生违法占用基本农田46亩来说,当地政府为什么没有根据红头文件给以立案查处,当地村支书龚志明,没有上报也没有任何作为,造成基本农田被违法占有46亩,还一致成为邦凶,这难道不是失职吗?官员根本不将习近平所说的依法治国放在眼里,说最后还不是要落在我手里来处理吗。国家提倡法律人人平等 ,但是为何农民权益得不到法律的捍卫呢?

我们平静安稳的生活被打破,被迫要求告四方,去诉讼、上访、请愿,我们被威胁、恐吓、判刑关押,我们心碎、流泪、流血、牺牲,我们仍然被夺去了自己的财产、家园和传承久远的生活方式,被无情毁灭了生命和历史的记忆!但是我们并不准备屈服,其实,我们也已经没有地方再可以退让,我们必须为了自己的生存,为了孩子们有幸福生活的希望,我们要继续战斗,为此,我们宣告我们的权利如下: 

1、我们要求取得基本养老金,参照国家关于退休人员的年龄标准,男达到60岁,女达到55岁(或按照国家通过公正程序确定的法定退休年龄标准),取得基本养老金。按照当前物价水准,我们要实现基本生活保障,该基本养老金的金额为1500元/月。

2、我们不会,也没有多余的钱向政府缴纳以换取第一项的权利要求。我们更确信在我们有生之年,当局已经通过各种渠道从我们的劳动中掠取了远超正常必要的财富,足以统筹上述社会保障水平。

3、上述诉求金额水准我们将根据国内物价水准调整并重新向政府提出。如果政府已经在我们的调整要求作出前达到第一项要求,则可按照政府安排。 4、我们相信,我们主张的这些权利,是中国的每一个农民和没有合理社会保障的任何公民都有权利主张的,而不论他的贫富、身份和所在的地域。上述基本养老金应由中央财政对未被当前社保体系覆盖的人民无差别负担。

我们的理由是:

1、老有所养是政府的基本社会保障义务。是政府多年来反复承诺却单单没对我们农民兑现的。我们在工农业剪刀差的长期剥夺下,在政府各种的税收和收费下,承担了繁重的劳动和社会义务,比如,在联产承包之前,都是我们种地,别人吃粮;我们修路,别人跑车;我们开河、挑堤,别人拿工资;我们的劳动是无偿地献给了国家的。工商学兵政,都是我们养活,我们自己却没有得到相应的权利,这是极不公平的。通过损害如此广大的一群人,绝对得不到一个幸福和自由的社会。

2、联合国关于绝对贫困的每日生活标准是1.9美元/日,大致相当于400元/月。目前诸多地方所谓的大约100元/月的农村养老保险金完全是对政府“老有所养”政策的嘲弄,甚至远低于联合国关于绝对贫困的标准。是对农民历史和现实贡献的公然歧视和侮辱,我们将不会接受这种不合理的安排。

3、公平与正义才是社会最重要的根基。城市身份的职工普遍拥有保证其体面生活的退休金,更遑论各级政府公务员,尤其是各级干部,在工作时期领取优渥的收入之外,退休后更享有远超一般劳动者的老年收入。以农民劳动者而论,大量国有或集体农场的职工其工作时期劳动负担和收入状况与普通自耕承包农户相若,但也在如今基本可获得每月二千左右的退休收入。对比之下,凸显我们遭遇的极度不公。

我们诚恳地向各界人民呼吁,向每个国人的良知呼吁,我们所主张的不是自己的特权,而是每一个公民应有的权利,我们希望得到你们的响应和支持,共同建立一个可以平等携手、追求幸福的社会。我们将誓死努力,为我们、为自己的孩子开辟新的未来!

来源:维权网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