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英强: 我对以“诈骗罪”来定罪家庭教会奉献和传道人的三点意见

第一,对以“诈骗罪”来定罪家庭教会奉献和传道人的神学意见

1,财物奉献是天国子民的特权和义务

当一个基督徒向教会奉献十分之一或作其他感恩的、特殊的奉献时,乃是向上帝的国度表达真实的委身,乃是向天国的君王表达真实的忠心和投靠,奉献是上帝与信徒之间爱与顺服之关系的呈现。基督徒奉献的对象是上帝,奉献是天国子民的特权和义务。

教会作为天国在末世的现实存在,受托管理上帝国中的“国有财产”。教会收取十一奉献,是圣经清楚的吩咐(申14:22-29,玛3:8-12,太23:23,林后8:1-5,林后9:6-15)。两千年来,全世界各地的教会,无论是哪一种国家制度之下,无论是哪一种文化之中,莫不如此行。

教会给予全职服侍教会的工人以薪酬或敬奉,让“传福音的靠着福音养生”,乃是侍奉上帝的仆人从上帝得着供应的主要的、具体的方式。这也是圣经所定规的(林前9:13-14)。虽然有一些传道人因着家业丰富或上帝有透过另外管道的供应,可以不从教会领薪,但是,两千年来,服侍主的工人,从教会得着个人和家庭的经济供应,这是大公教会的一般情形。

因此,中国家庭教会从信徒收取奉献,并供应传道人(工人)的经济所需,既是按照圣经所命令的而行,也是普世教会的通常情形。这是上帝至高的国度具体地彰显在中国这片土地上时,上帝的子民的生活样式之一。也就是说,基督徒的奉献和教会对传道人的供应,是与基督教会的本质身份和使命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2,当下的逼迫是对君王上帝的攻打

自2018年2月新的《宗教事务条例》实施以来,当局对家庭教会的这一轮逼迫越发清楚的呈现为“教会论”意义上的逼迫。当局所采取的各种措施,表面上的目的都是集中在迫使公开化的教会转入地下,规模化的教会被迫分散,建制化的教会转为松散,堂会化的教会转为小组,小组化的教会转回个人和家庭。

教会论意义上的逼迫,其真正的着力方向乃是集中在教产、教义、教制(其中包括圣职)层面,也都是为了限制教会行使天国君王所托付的基本使命:敬拜、门训和传福音。推行“基督教中国化”主要着眼教义层面,拆十架拆教堂、查封会堂主要着眼于教产层面。而近期频频发生的以“诈骗罪”来定罪教会收取奉献,以此抓捕传道人,则既是针对教产的“釜底抽薪”之计,又是直接针对圣职的“撒手锏”式的逼迫。

对于中国家庭教会而言,这也将是主炼净教会的大手笔,大批滥竽充数的传道人将被显出来,离开他们本不该占据的神圣的服侍职位;而主所拣选的忠心的仆人,也将被显出来。对传道人的污名化的定罪,“诈骗罪”只是手段之一。“诈骗罪”、“非法经营罪”、“煽颠罪”、“寻衅滋事罪”……是世界戴在忠心传道人头上的荆棘,然而,也是主所赐给忠心仆人的冠冕。因为从教会领薪而被冠以“诈骗罪”,被抓捕、判刑,和因为传讲基督的圣道、牧养基督的羊群、建立拓展基督的教会,而被抓捕、判刑,都是主所赐的非同一般的恩典和荣耀。

对教会奉献和传道人的逼迫,是当前逼迫教会的“新战术”。对于无神论者而言,他们相信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所以他们以为只要切断教会的经济来源,教会从组织意义上必定不能存续。然而,主说,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主口中所出的一切话语。愿主的旨意成就!

第二,对于家庭教会如何回应此种逼迫的具体意见

在这样的逼迫面前,教会的首要使命是守住自己“天国大使馆”的身份,遵行天国君王的诫命,而不是在主的命令上妥协、扭曲,当积极预备自己,走主所赐的十字架的道路。

任何人都不应当以教会面临逼迫为藉口而停止奉献,教会也不应当为逃避风险而停止收取奉献。当收取奉献有风险的时候,奉献的属天性质才更为真实的显出来。

教会也不能以有风险为由停止对传道人(工人)的供应。若教会如此行,则必将招致上帝的愤怒和管教,因为主所呼召的工人,主透过祂儿女所奉献的金钱来养活。

至于教会用较为智慧的方式,以不容易导致有司定罪的方式来收取和管理奉献,支付工人薪酬或敬奉,则是在具体的处境之下,每一间地方堂会可以自行来酌量的。在这个酌量的过程中,我们也总需要问自己:我们是出于对上帝的敬畏如此行的吗?我们是出于对弟兄姊妹的爱如此行的吗?还是出于我们自己的惧怕呢?

教会也当教导弟兄姊妹如何依据圣经来做抉择,首先是在奉献的事情上,其次在涉及到当局对传道人领薪以诈骗来定罪,而要求弟兄姊妹以证人/受害者的身份协助调查的时候,我们都需要从规范准则、情况处境、存在动机三个角度进行平衡的思考。我们不能够将上帝的律法简化,以推脱个人在上帝面前应该尽到的爱神、爱人的最重要的责任。

一位牧者在和我交通的时候说:“当政府以这种方式开始罗织传道人的罪状时,可能更多的试炼不是信徒愿不愿意奉献,而是教会还有多少同工愿意管理十一奉献,因为以后对他们来说,无形中增加了与传道人一起被定罪的风险。所以,传道人要准备好有一天自己可能会被当作‘诈骗犯’被抓,管理钱财的同工也要准备好可能成为同案犯,而信徒更要准备好,面对当局以受害者的身份要胁控告传道人的时候,如何让自己的良心能够经受得住将来在上帝面前的审判。另一方面,教会在接下来供养传道人的具体操作方面,应当更有智慧。比方说在传道人领薪的方式上,尽量不留凭据。”我认为这番话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引用在这里供大家参考。

第三,对于传道人如何面对和回应此种逼迫的具体意见

这一轮的逼迫,是对传道人呼召的火炼一般的考试。每一位在今日中国蒙召服侍教会的主基督的仆人,都当诚实的问自己:我真的愿意背起自己的十字架,来跟随那一位进入苦难和死亡的基督吗?我真的相信基督的复活吗?我真的依靠这复活的大能来服侍主的国度吗?我真的盼望基督荣耀的再来吗?

当那些同蒙呼召的弟兄被抓捕,被定罪的时候,我们当放弃幻想,以为他们是不成熟、不谨慎,甚至更不应当去怀疑或论断自己的弟兄,以为他们真的如逼迫教会者所言是犯了罪。我们当晓得,这是主的试炼临到我们的弟兄,也是主的恩典和荣耀临到他们。

既然教会收取奉献,传道人从教会领薪,都可以当作“诈骗罪”,那么亲爱的牧者们,我们是否准备好了有一天自己会被当作“诈骗犯”被抓起来呢?既然“凡立志在基督耶稣里敬虔度日的也都要受逼迫”,既然“诈骗罪”或迟或早会临到,我们是否准备好甚至干脆早一点去“自首”呢?

你的教会是否已经做好了危机预案呢?如果你被带走,你的教会还能有正常的敬拜、门训和传福音吗?如果你被逮捕、起诉,你牧养的羊群会因为牧人被击打而四散吗?

你的家庭是否已经做好了准备呢?如果你被带走,你的妻子可以从哪里得着帮助,继续带领你的家庭来信靠主、服侍主呢?有一位同工问我如何在家庭中为教案做预备,我大概写了几条,供牧者们参考:

第一,是和妻子同心祷告,在属灵上的深入交通和合一,让妻子确知我们所面对的逼迫,其属灵的实质是什么,我们如何从其中得着属灵的益处。不仅要预备自己被抓,也要预备妻子同时失去自由的情形。如果妻子也被抓,如何在被捆锁的时候将孩子、父母和教会交托给主?

第二,是在生活上提前的准备。家里的水电气、日常生活怎么办,父母的赡养和照顾怎么办,孩子被逼上公立学校怎么办,孩子被送孤儿院怎么办……如果教会被冲散,生活没有来源怎么办?如果过一段时间妻子先被释放,如何安排家庭的生活?

第三,是提前和父母的沟通,让他们知道可能会面临什么,如何在福音里认识逼迫和苦难。如果别人来说你儿子如何如何,你要如何分辨?要知道儿子因信仰坐牢,不但不丢人,而且是无比荣耀的事情。劝父母无论如何都要相信教会,相信弟兄姊妹,而不是相信逼迫我们的人。

第四,是和儿女的提前预备。不要只说安慰的话,要告诉他们实情,我们为什么会受逼迫,如何面对逼迫的现场,如何在父母不在时完全依靠主?即使父母都被抓,被强制上公立学校,被送孤儿院,也要相信主的安排总是好的。而且要常常祷告,为父母祷告,为自己祷告,求主保守看顾。

第五,如果可能的话,留下一些视频、音频或信件给家人,在不能见面的时候,这些可能是很重要的安慰。总是要在主里安慰他们,坚固他们的信心。

第六,中国的下午五点钟,一起祷告!这是非常美好的约定,也在属灵上会给在里面的人和在外面的人极大的帮助。

第七,未尽事宜,交托给主。

在这篇文章的末尾,我想引用王怡牧师的一段话来作为结束:

 “我更加赞美主,因祂将在基督里的先知、祭司和君王的职分,赏赐给今天的中国教会,好叫教会有机会和全社会一起承受时代的危机和来自强权的压制,而使基督复活的生命,因着教会中死的形状上与基督联合,而在整个中国社会发动,以至于信靠耶稣的人,将因着今天一大批中国家庭教会甘心走上的十字架道路,而多得数不过来。愿荣耀归给三一上帝,愿神的恩典临到黑暗悖谬的中国社会。”

成都秋雨圣约教会   李英强长老

主后2021年11月18日,中国的下午17:00

来源: https://yingqianglee.blogspot.com/2021/11/blog-post.html

来源:维权网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