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六名武汉访民联署 控诉黑监狱

1303120031391673-600x400-1

武汉市一百多访民要求当地政府释放从北京押回关在黑监狱的访民,遭到一帮黑保安围殴,多人受伤,一人重伤。图为资料图。(知情者提供)

【大纪元2021年05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张玉洁综合报导)四十六名武汉“黑监狱”受害者近日通过微博发布联署信,实名控诉武汉黑监狱的恶行。中共各地的“黑监狱”众多,存在多年,大批访民和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和实施酷刑。

这些武汉黑监狱的受害者在信中首先表示,他们维权已经九年,“走遍了湖北省、武汉市公检法机关,都被欺骗、被忽悠,甚至被镇压。”

仅根据他们了解到的情况,武汉“黑监狱”包括东西湖柏泉西路高湾41号、青山区北湖、江岸区党校等六处地点,近四百人被以绑架等恐怖手段抓进黑监狱受刑拷打,因伤致残的百多人。一旦被抓进“黑监狱”,就由黑社会分子、地痞、流氓充当打手,不分日夜任意施暴,电刑、水刑、火刑、鞭刑、性虐都用上了。

他们表示,2015年他们曾举报“黑监狱”,但湖北省高院和武汉市中院互相“踢皮球”,最后他们得知湖北省高院早已经发出“内部通知”,要求各级政法部门对黑监狱一律不许立案。

就在上述控诉信曝光之后的5月26日,大纪元记者获悉,武汉市汉阳区政府在黄冈市罗田镇某深山野外处,设置了一所黑监狱,无限期关押进京访民。

汉阳区访民丁建兵一度被关进这所黑监狱,十几天后逃离,至今下落不明。他曾向另一位武汉访民刘新群透露了那里的情况。

刘新群对大纪元记者表示,丁建兵的姐姐丁翠珍因工作原因患上精神分裂症,又被国企克扣24年工资和福利、被侵占买断工龄,丁建兵向武汉市和湖北省的信访局上访都不予受理;5月6日晚上,丁建兵乘车去北京国家信访局,出北京站的时候被抓,5月8日凌晨1点钟左右被带到黄冈市罗田镇某深山野外处的黑监狱。

在那里,丁建兵遭到无期限的关押、殴打、恐吓,经常听到其它牢房传出打人声和惨叫声。丁建兵5月22日凌晨逃离这间黑牢,但未与家人联系,至今情况不明。

大陆维权律师唐吉田从2008年开始调查大陆各地的黑监狱,他近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表示,黑监狱就是政府支持的职务犯罪甚至是国家犯罪,所以平反希望渺茫,“怎么让国内更多人认识到,并不是岁月静好,对其他人的遭遇漠然视之,明天就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唐吉田曾因营救被关押在黑监狱的法轮功学员被抓。2014年,唐吉田、江天勇、张俊杰、王成被黑龙江建三江农垦局公安局绑架并被非法关押,四人被打断肋骨24根,原因是为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建三江青龙山黑监狱里的法轮功学员提供法律援助。

2013年,大陆11名律师前往四川一个黑监狱——资阳市迎接镇二娥湖洗脑班,因此遭到当局暴力绑架,多位律师被殴打受伤。这间黑监狱被称为四川“马三家”,《明慧网》曾报导,这里实际上是资阳市政法委、“610”为迫害法轮功学员而私设的监狱,据不完全统计,这里截至2013年5月就曾残酷迫害至少四五百名法轮功学员,多人被迫害致死。

曾被关押在辽宁省马三家黑监狱的法轮功学员尹丽萍辗转逃亡到美国后,披露她在黑监狱遭遇轮奸及各种酷刑折磨,导致一度丧失记忆、眼睛暂短失明、下肢习惯性瘫痪、大小便失禁等,她认识的十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唐吉田律师通过自由亚洲电台呼吁国际媒体和人权机构采取救援行动,访民们要专心积累、分析和鉴别证据,留下足够的黑监狱史料,供后人研究。

今年75岁的武汉访民万少华近日对自由亚洲电台叙述,她因被抢占住房上访,却被关进黑监狱226个日夜,当时已经72岁。

“人间地狱,我一进去,就感觉到了人间地狱。”在黑监狱里,她被多人群殴、被毒打、被放毒气、被喂辣椒水、不给吃的、不许刷牙洗澡和大小便。

万少华说,她常常觉得自己不如一个奴隶,甚至不如一条狗,可是只要一天没有被打死,她就会继续揭露罪恶、诉说真相。

原文来自:大纪元新闻网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