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党百年湖北潜江访民潘向荣北京维权,黄行芝伍立娟湖北省信访维权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2021年6月11日,本网获悉:湖北潜江访民潘向荣从2021年4月22日到北京维权已经有近两个月了,潘向荣在京艰难的维权中为了生活一边打工一边维权,在辛苦劳累中坚持连夜排队在国家信访局外围的公路上,由于疲劳没有休息好,在排队十几个小时后,加之天气炎热在上午十点左右终于在排队中晕倒了,此时此刻周围身边素不认识的访民大家都在忙着急救,大家一起帮忙掐血脉,掐人中,立刻给她嘴里送巧克力,奶糖等,在大家的急救帮忙中潘向荣缓过来了,就在这样的艰难的情况下她还继续坚持上午到国家信访局的登记,登记完后素不相识的访民朋友把她送回出租屋休息。潘向荣在此非常感谢那些素不相识的访民朋友,你们的援助就是底层访民团结一致的体现,你们的团结就是与当局抗争维权到底的决心,无论怎样艰苦我们访民绝不放弃自己的权利与尊严,一定要讨回属于自己的的公平正义。

2021年6月9号伍立娟陪同黄行芝到湖北省同济医院检查身体的同时抽时间还去了省信访局,省公安厅,省工商银行等相关部门走访寻求解决问题无果,由于长期上访劳累露宿街头黄行芝落下了伤痛,曾经在北京工行总部大门口露宿时间长达数月留下了腰疼的毛病,睡街边地下时间长了潮气入体造成伤害,上午到同济医院排队挂号后医生预约到两天后才能就诊,就这样利用下午的一点时间两点半上班后到省公安厅信访递交了湖北潜江集体信访材料,主要反映的是湖北潜江访民维权过程中所遭受过打击迫害,突出的几个案例,公安厅信访人不多几分钟就完了随后就到省信访局去了。

三点半左右到了省信访局后,立即到窗口登记投诉湖北省社保局擅自转移个人私人社保账户违法行为,窗口登记工作人员看了材料后拨打了电脑旁的内部电话,不一会儿就来了一个人看了材料,随后问黄行芝伍立娟有不有判决书,又把判决书递交给他们看了,里面几个人看了判决书后一个干部模样的人出来了,他拿着材料出来指着伍立娟与黄行芝到大厅一角落坐下谈了一会,这位工作人员说要看伍立娟的判决书,伍立娟说不给你看,你看了也不解决问题看什么啊?在一个要看,一个不给看的拉锯战下坚持了好几分钟,这位工作人员自己也笑了,他说你不给我看算了,确是看了也解决不了你的问题,伍立娟看到他这样说实话,笑着说:你想看,还是给你看吧!

然后就把判决书递给了他,你看看吧,看了后他说你们怎么不申诉,黄行芝伍立娟都说了,省高法不给立案,随后我们提出省社保局转移个人账户违法行为,这位工作人员说不违法,伍立娟说劳动合同没有到期,发生劳动纠纷还在打劳动合同官司,所以在法律程序没有结束的情况下转移是违法行为,更何况还没有通知本人知道的情况下违规操作的,我们要求省信访局监督纠正,这位工作人员说他们管不了,伍立娟说你们信访局这也不管那也不管,你们管什么啊?

最后他想打发伍立娟黄行芝离开信访局,好不容易来了怎么会这样轻易的离开呢?在伍立娟黄行芝强烈要求下窗口接待登记员问伍立娟黄行芝想到那个接谈室?伍立娟黄行芝说要求省社保工作人员接待谈,他们说这里没有省社保人员,伍立娟就说那就到法院吧!法院接待室吧!因为劳动合同纠纷一案是法院枉法裁判导致我们维权18年的艰辛历程,他们说法院接待室的工作人员出差了,就安排伍立娟黄行芝到政法委接待室去了,伍立娟黄行芝都拒绝到政法委接待室去,没办法只能到政法委接待室去了。

到三楼301接待室后一进去工作接待员早就知道了,因为他们办公室的网络电脑与楼下窗口电脑是链接的,谁安排到自己的接待室他们都一清二楚,黄行芝伍立娟一进去三个人都相互笑了一下说又来了,伍立娟说我们不想来的,非要安排我们来你的办公室,其实来不来都没有作用,他也是这样说的,他说:我们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伍立娟说既然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为什么要设立信访局干嘛?这么高大的办公楼,这么多的接待室,这么多的工作人员都是公务员用纳税人的钱不为纳税人办事,你们挂羊头卖狗肉浪费纳税人的钱,他笑笑说确是不应该有信访局存在,伍立娟说:没有信访局,用完善的法律程序用独立办案的机制确保法律公平正义,才能保护弱势群体老百姓的基本权利不受侵犯,伍立娟说了这几句就离开了,这位工作人员也热情的送伍立娟黄行芝走出办公室。

从信访局出来已经四点半左右了抓紧时间往省工行赶,赶到省工行到门口告诉保安要他知道信访局的聂科长接待,他问你们是哪里的?伍立娟黄行芝说你告诉聂科长我们是潜江来的他就知道了,保安进去后几分钟聂科长出来了,聂科长一出来就告诉伍立娟黄行芝说太忙了还有很多事没有忙完,就在省工行门口“接待”谈了十几分钟吧!

伍立娟黄行芝来省工行的主要原因是到目前为止黄行芝递交了退休档案还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方式办理退休,到现在也没有谁告诉黄行芝伍立娟到哪一步了,聂科长说既然递交了就会走下一步程序的他说再打电话问一下潜江,让潜江工行告诉黄行芝,聂科长知道伍立娟目前为止还没有递交退休档案,他说潜江工行应该速办该解决一个就少一个,谁愿意就先给谁办理,这也是解决问题的方法是不是啊?伍立娟说没有明确的解决方案是不会轻而易举的递交退休手续的,聂科长安慰黄行芝不要急,会推进的,他说再打电话问问,让伍立娟黄行芝回去等信息,时间也到了五点多了他说该下班了,看到他这样说,伍立娟黄行芝只好离开了。就这样半天走访了三个部门其实就是一个程序而已,真的任何作用都没有,信访看不到任何希望,但是信访看不到任何希望可以突出问题的存在,只要问题的存在就突出了银行行长与政府相关部门的官员不作为就是了。

因为伍立娟黄行芝去了湖北省,相关领导与挂钩监管的信访工作人员不停的打电话询问情况,江汉油田五七派出所警官也打了伍立娟的电话,由于在外面太吵了没有听到,办完事后银行购买了回潜江晚上6点30分的动车到潜江火车站7点30分了,下火车后出站所有乘客都要扫二维码大数据行程跟踪,黄行芝搞了几次都没有成功因为看不清楚验证码,最后在安检人员的操作下才完成扫码,等出站后已经快8点了,已经没有回家的公交车了,随后打电话给了银行办公室信访漆主任,她说打的回去吧她同意报销的,

湖北潜江维权人士伍立娟黄行芝潘向荣三位原是工商银行职工,在2004年被银行非法强迫下岗至今,三人都是在原工作单位工作10以上,黄行芝工作21年,潘向荣工作12年,伍立娟工作18年,她们三人都是在劳动法保护范围之内而被侵犯了她们应有的劳动权利被剥夺而非法下岗的人员。

下岗后通过维权进入法律程序,经过劳动仲裁到市法院,再到中级法院,然后到省高院,省高院不立案,就直到北京最高法院,一路走来经历了长达18年的马拉松式的维权,三人在维权过程中都经历了非法关押殴打,伍立娟经历了无数次的非法绑架软禁,还被劳教一年,多次遭到非法行政拘留,刑事拘留等。

潘向荣,黄行芝两人在维权过程中因为看不到希望一度在悲观下失去了对生活的勇气而选择了绝路,在北京工商银行总部选择割腕自残,一度对自己选择如此的方式都是工商银行与当局不作为,胡作为,乱作为所逼的。

伍立娟上访维权十八年,遭到无数次非法绑架,构陷劳教一年,行政,刑事拘留多次,在拘留所期间被几个警察酷刑殴打,强行捆绑在老虎凳上,用脏毛巾堵嘴上,还用胶带捆绑,坐老虎凳几个小时不给吃饭等酷刑。

每年遭到三四次的非法绑架软禁,软禁在黑监狱,法制学习班,宾馆等地方,每次在宾馆都是承包一整层楼,十几个房间,一大群人在宾馆大吃大喝,在绑架软禁中遭到殴打,导致手腕骨节脱离没有及时医治导致现在已经是骨质增生手拿任何东西都痛,连毛巾都无法扭干,已经是终身残疾伤痛,在被绑架后家里的窗户被人砸破,门被人用502胶水封锁,家里的网线被多次遭到剪断等卑鄙无耻的手段,用这些下三滥手段对付一个手无寸铁的弱女子,至今对伍立娟的信访依然没有得到解决,只有打压。

潜江当局严重侵犯人权限制人身自由等,十几年的维权没有任何部门给予一个公平的书面答复,法院最终给予模棱两可的结果,改革中的问题法院不予受理请有关部门”统筹”解决,这就是中国的法律,请问有关部门是那个部门?法院的结果与外交部发言人说话一个样,请有关部门解答,老百姓在哪里去找这个《有关部门》?

unnamed_1
unnamed_2
unnamed-1
来源:维权网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