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访民逃离软禁再被跟监 警察称政府行为

id13025782-S__4792331-600x400-1

6月13日,吴菊芳逃出家后到南京市新街口的中央商场,跟监人员伍和云、梅芬一路尾随。于是打110报警,警察说:“这是政府行为不受理。”(受访者提供/大纪元合成)

杭州访民吴菊芳5月下旬因进京被截回后,就被社区官员安排的社会闲散人员软禁在家中。三天前她离家逃出,发现又被两人跟监,于是打110报警,警察说:“这是政府行为不受理。”她谴责“政府在违法。”

6月13日,吴菊芳逃出家后到南京市新街口的中央商场,跟监人员伍和云、梅芬一路尾随。

吴菊芳向大纪元记者表示,“她们尾随跟踪行为,侵犯了我的隐私权、人格权,涉嫌违法。于是拨打110报警,南京市新街口淮海路派出所出警,警察将伍和云、梅芬两人带到了派出所,她们跟警察说是南京市玄武区新街口街道,综治办蒋书余、程洪峰、陈亮等人安排她们做的,并说吴菊芳是访民,于是警察立即说是政府行为不受理。”

吴菊芳表示,“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只有公安机关可以监控跟踪,任何其他人、其他机关,包括综治办是没有这个职能的,也没有这个权力的。因此,蒋书余、程洪峰、陈亮等人安排伍和云、梅芬跟踪吴菊芳的行为就涉嫌违法。”

由于淮海路派出所包庇政府官员的违法行为,吴菊芳气愤不已,当场声讨南京市玄武区政府腐败分子的违法行为和淮海路派出所警察不作为行为。

吴菊芳同时向大纪元记者表示,“我这次逃出来,他们还派人一路跟监,我随时都可能被消失,请多关注我!”

id13025783-S__4792323-450x600-1
左一,左二为跟监吴菊芳(右一)的人。(受访者提供)

难忍软禁生活逃离家
5月底,南京截访人员在北京将吴菊芳绑架回南京,将其拘禁在家。在楼下监控她的人,除非法限制自由外,还对她及她家人进行监控、拍照,发到网群里。

吴菊芳说,“这严重影响了我全家人的正常生活,也破坏他人居住安宁。我进行了报警求助,他们始终不承认,他们说是来等人的,来玩儿的。拍照的行为严重侵犯我的隐私权,警察在她手机里头也发现了,所以带去调查。结果,他们跟警察说来做我思想工作的,所以又回来了。”

因为无法忍受这种被监视、跟踪的生活,吴菊芳6月13日找机会逃离了家。又被街道安排的两人跟踪,她在街上气愤的说,“我们生活能不能有隐私权、人格权?能不能被破坏被干扰?24小监控跟踪,政府是不是在违法?”

记者致电南京市玄武区新街口街道综治办主任蒋书余手机,但电话没接通。记者再电综治办司法所科长陈洪峰,他的手机一直处于通话中状态,也无法接通。

id13025786-S__4644876-450x800-1
在吴菊芳住家楼下监控她的人。(受访者提供)

政府强占私房不赔偿 她却屡遭“维稳”
2010年吴菊芳位于南京长江大桥边的合法房屋被南京市鼓楼区政府违法侵占。她提起行政覆议,(2014)宁行复第304号行政覆议决定书确认南京市鼓楼区政府违法并责令六十日内协商赔偿。但是鼓楼区政府拒不履行赔偿法定义务。

每到敏感日子,吴菊芳就会遭遇各种“维稳”手段迫害,如关押黑监狱、软禁在家、跟踪尾随、偷拍等等。

吴菊芳表示,“根据刑事诉讼法第110条、第108条发现有犯罪事实或者犯罪嫌疑人,有权利也有义务向公安机关、检察院报案或者举报,公安机关、检察院应当接受。吴菊芳公开举报政府腐败分子违反相关法律法规。请大家关注吴菊芳。”

来源:大纪元新闻网 记者:李熙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