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紫娟(常玮平妻子):陕西省公安厅国保总队在常玮平案的介入有多深?

1.我向陕西省公安厅控告宝鸡市公安局对常玮平实施酷刑,控告信于2021.4.4签收。

2.我向陕西省公安厅控告宝鸡市公安局非法取证,控告信于2021.4.12签收。

  1. 2021.4.27,陕西省人民检察院通知我已将我的控告信转陕西省公安厅。
  2. 2021.4.29,我现场向陕西省公安厅信访部门提交关于宝鸡市公安局实施酷刑和非法取证的控告信。
  3. 2021.5.14,辩护律师现场向陕西省公安厅信访部门提交关于宝鸡市公安局实施酷刑和非法取证的控告信。

至今,我和辩护律师没有收到陕西省公安厅任何回复。

2021.5.28,我致电陕西省公安厅信访窗口,询问为何不回复我的控告信。工作人员回复我关于信访信件的处理方式:会转给陕西省公安厅国保总队,由国保总队回复我,且应该在60日以内。

这让我想起:去年12月23日,陕西省公安厅一五十多岁男性工作人员,在宝鸡市公安局副局长郭掌伟、宝鸡市公安局高新分局副局长向贤宏、警员付永强及两名深圳警察的陪同下,来我深圳的工作单位,与我长谈三个多小时。该工作人员不愿意向我出示完整的工作证,只让我看公安厅三个字,故意用手将其姓名遮挡,称防止我将其姓名公布于网络。后听深圳警察称其为“政委”,并有一深圳警察告诉我此人位高权重,劝我好好谈。

谈话内容主要是:1,我要好好珍惜我的工作。2,我不了解常玮平,他经常住在别人家。3,声称常玮平加入了一个反华组织,意图夺取政权,夺取后他将成为陕西省省长或某个部长。我问他常玮平加入的组织叫什么名字?他们怎样颠覆国家政权的?他又什么都不说。

言谈中,此人对常玮平两次被抓的细节非常清楚,并称向贤宏副局长向他汇报工作。并且,说向局长向他汇报:我经常打电话骚扰向局长。

由此,我推测,陕西省公安厅国保总队深度参与常玮平案,这就是他们风吹不进,雷打不动,不回复任何控告的原因吗?

2021年6月27日

msvEe0xH_400x400

来源:维权网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