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非法拘禁在京立案 南京吴菊芳赴京再被截访

id13000513-S__4579374-600x400-1

5月26日,南京访民吴菊芳在北京被地方截访人员截回后被24小时上岗监控,限制人身自由。(受访者提供)

【大纪元2021年06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熙采访报导)南京市民吴菊芳位于鼓楼区的江景房遭政府非法强占11年,问题至今未获解决,而她却在维权过程中遭遇拘留、关黑监狱等各种迫害。5月底,南京截访人员在北京将吴菊芳绑架回南京,将其拘禁在家。

进京查询被绑架案 吴菊芳再遭绑架
日前,吴菊芳向大纪元记者爆料,去年在北京被截回后,她在黑监狱中遭到毒打,被打得头破血流;她出来后向北京警方报案,已立案。她今年5月中旬去北京是询问侦查结果。5月15日,一个南京警察和其雇用的临时工要绑架她,她报警后摆脱了他们。

她说:“5月26日白天,又碰到他们一群十多人,我脱不了身,只好跟他们回来了。到了北京南站,有二个警察和一个司法所的截访人员强行用黑车把我带回(南京)来,然后就上岗24小时轮班监控我。”

政府侵占合法房屋 上访遭打击报复
吴菊芳原本在南京市鼓楼区有一处两证齐全的合法房产,该房产2010年被南京市政府违法侵占。她上告到法院,法院判决确认政府违法,并责令60日内与业主协商赔偿;但是南京政府拒不履行赔偿法定义务。还每逢重大会议、重大活动的时候,雇佣社会散闲人员监控她。

吴菊芳表示,“政府人员滥用职权,拿着工资、奖金,开着公务车堵在单元门口不让我自由出行,更甚者搜空(我)身上一切,(把我)关进没有阳光的黑监狱,24小时看守,三餐从狗洞传递进来,这就是所谓法治国家。”

吴菊芳气愤地说,“我被无数次的行政拘留、刑事拘留、取保候审。(政府)不解决问题,只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前几年吴菊芳长期住在北京上访维权,屡遭南京政府与公安的打击报复。“2018年地方政府人员为了维稳,半夜用电锯把我租住房子的防盗门锯开,冲进来,再用黑车把我押回来,说我‘结伙作案’,又以‘寻衅滋事’(把我)送进南京市看守所拘留一个月;一个月后再给我取保候审。出来后我到北京退房,回来又被拘留了。”

id13000529-S__4579363

江苏省南京市政府行政覆议决定书。(受访者提供)

关黑监狱 被打得头破血流
在2020年中共十九届五中全会期间,吴菊芳接到北京丰台区分局让她去一趟北京的通知,但她一上车就遭到南京当局拦截,她就把父亲住院的资料全部拿给截访者看,当时她父亲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我说我肯定要回去的,哪怕要我写保证,我本来就打算当天回去的。”她说。

“他们(截访人员)说‘行’,但是没想到他们骗我到一个原来驻京办的地方,前面停了一辆商务车,(车上人)他们下车就把我抬上车去;(把我)带回南京后,抢走我所有的东西,给我戴上头套。(去黑监狱的)半路又上了人,又给我戴上一层头套,上面再盖上一件衣服。然后把我换上另一辆车,到达黑监狱房间后才摘掉头套。”

吴菊芳说,关押她的房间和前年关她的是同一房间。前年她被押送来时,因只戴一层黑头套,隐隐约约知道黑监狱是在南京郊外。“因为太气愤了,七八次都这样,而且投诉他们都不承认有这事。我就把镜子砸碎了做为记号,而且(墙上)有一块瓷砖掉下来的,很明显。”

“以前他们打我,半个月一个月伤就好了,等我放出来就没有证据了。但是去年这次我要出来那一刻他们怕我反抗,就再把我打了一顿,(打得)头破血流,又把我丢弃在没人的郊外。我去医院治疗检查,将这些(遭殴打的)证据交给北京警方,已经立案。”她说。

“去年被绑架后,手机还没被收走,我在车上先拍录所有人的脸,后来这短视频没被删掉,我就交给北京警方作为证据。”

id13000515-S__4579368-450x578-1

2020年吴菊芳在黑监狱被看守人员暴打头破血流。(受访者提供)

id13000519-S__4579367-450x600-1

2020年吴菊芳在黑监狱被看守人员暴打浑身是伤。(受访者提供)

吴菊芳表示,“像这样非法拘禁的事例在中国很多很多,大概我这个是唯一被立为刑事案件的。我估计北京警方有压力,但是我不会放弃的,”

记者致电吴菊芳辖区的新街口社区综治办蒋书余主任,他表示不太清楚情况。

记者又致电新街口社区综治办司法所科长陈洪峰,他听到吴菊芳被拘禁的事,并未作任何回答便挂电话。

id13000521-S__4579370

被非法拘禁北京警方受案回执。(受访者提供)

id13000525-S__4579371-450x636-1

被非法拘禁北京警方立案告知书。(受访者提供)

来源:大纪元新闻网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