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艳:余文生律师案,妻子许艳、许艳的妈妈和弟弟,探视余文生情况通报

南京监狱,距余文生律师北京的家里,单程约1045公里路程,这在身体和经济方面,都让这个家庭雪上加霜。我作为余文生律师妻子,已经为余文生维权约3年5个月,身体也有一些生病,我又决定,会坚决每个月去探视余文生律师,最近,我想把每次探视,也争取调整为对自己生病的身体,一次放松旅游的机会,所以,这次,我带着妈妈和弟弟,提前一天到达南京,还去了一次南京长江大桥游玩,当然,提前一天到的更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我的妈妈晕车严重,所以早到。

可是,探视余文生律师后,我无比的心疼余文生,也很担心,也发现,家属探视根本无法和平常出去旅游放松相提并论。

见到余文生律师时,我的妈妈哭着反复重复说:儿子,保佑你好好的,保佑你快点回家,家里人都等着你回家。我看着妈妈一直哭,我也忍不住的哭了。妈妈有些激动,一方面,可能因为余文生律师和我结婚约19年来,对我的爸爸妈妈弟弟非常好;另一方面,妈妈是因为太心疼她的女儿了,希望余文生能快点回家照顾我。

然后余文生和弟弟说话,听说也找过弟弟,是不是对他有影响,弟弟说,就一两次,了解情况,没有影响,余文生说,没影响他就好。

我和余文生说话,得知,南京监狱约6月6日,带余文生去医院,并且给右手颤抖残疾的问题,开了甲钴胺的药,我很高兴和感谢。甲钴胺是关于一种治疗外伤引起的神经受损的药物,余文生律师吃后,感觉有点作用,说比以前有一点力气了,但是依然不可以写字,而且右手永远失去写字功能的可能性非常非常大。也没有力气刷牙,说用右手拿个塑料盆(具体拿的东西的名字有点忘了,好像说是塑料盆),拿不动,就掉了。

再此,我感谢南京监狱帮助带余文生律师去医院开药和请求南京监狱能持续的帮助治疗。

同时我也请求有关部门和领导,立即启动,对导致余文生律师右手颤抖残疾的原因和相关责任人进行调查与追责;

请求有关部门和领导,对约2年7个月才让余文生律师获得辩护律师会见,才得知右手颤抖残疾的信息,那么长时间无法得到余文生律师消息的责任人进行调查和追责,这对错失和耽误右手治疗,导致右手颤抖残疾有很大的责任性。同时,对徐州市看守所什么时候检查出余文生律师右手颤抖残疾?检查出后,有没有带到医院治疗?进行调查,如果没有进行治疗,并对延误治疗最佳时间,导致右手颤抖残疾恶化的相关责任人进行追责。

掉的牙齿问题,至今还没有镶牙,这次,南京监狱的警察说,如果镶牙,镶牙费用需要自己出。余文生律师和我的意见都是希望镶牙。一方面,两边都有掉牙,吃饭还是很有影响;另一方面,如果长时间不镶牙,周边的牙齿也很容易松动脱落。

关于镶牙的费用,我依然请求政府帮助考虑,能不能给予帮助政府出,一方面掉的牙齿是在关押期间发生的;另一方面,余文生律师被判刑,未来出来,也做不了律师执业,把余文生律师弄到千里之外,这3年多的维权也让这个家庭压力很大。但是,如果政府不能报销出镶牙的费用,妻子许艳,仍然同意自己出钱,为余文生律师安装新牙。

还得知低压高、脊椎问题和肾结石。余文生律师和我说了约3次他的血压值,低压三次好像是:95、100、110;多让运动、心情放松可能会对降压有好处,如果一直不好或者严重时,是否需要考虑吃降压药?再此,请求南京监狱能够对余文生律师血压问题给予关注和帮助改善,谢谢。

余文生律师提到,老残监区没有接水管道,有时没有水了,又急需要用水时,就从马桶里接水用,现在,他经常用盆接一盆水留着备用。许艳要求南京监狱对老残监区,保障正常用水方面,立即给予改善和保障最基本的人权用水权。

余文生律师所在老残监区房间狱友,有的坐轮椅,有2个年纪很大的长期躺着,天天呆着什么也做不了,我感觉这都会对余文生造成很大的心情压力,得不到多点的运动,环境处境让心情压抑,可能也是他身体多处指标变差和生病的一个原因。申请给余文生律师调监区,这样,每天可以走动走动,也能在有空调的地方凉快点。

没有空调,南京天气现在已经很热,而且是比较闷热,北京桑拿天的感觉。余文生律师提到,他的监室是在偏僻的角落,相对更加闷热。一个不大的房间里那么多人,夏天,很容易中暑。也不知道监室里有没有电扇?余文生律师曾经在徐州市看守所,因热的中暑晕倒过,我请求南京监狱能够关注和改善余文生监室情况,帮助避免余文生律师身体中暑晕倒情形的发生。谢谢。

探视结束,我回去了,看到余文生律师坐在凳子上没有走,我问警察,他为什么坐在那里不走,警察说,等其他人探视后一起回去,我看着余文生律师坐着那里的身影,看到余文生律师现在的自由被限制的状态和处境,我的心里真的非常非常心疼余文生!余文生律师根本不应该被关在里面,更不应该遭受这种被剥削自由的限制与管理!可是,他在监狱里面无能为力,我在外面也无能为力!

余文生律师说,他非常想我,每天都在想我,天天数着我能去探视他的日子。下次探视是7月20日,这次间隔是40天,他觉得这次时间长才能再见到我,有些不舍和想念,我安慰他说,8月探视间距时间又短点,是18天,到时我7月、8月都来看你。探视结束前,我说,老公,我爱你。我现在维权的路依然艰难,但是,不论有多少艰难险阻,我都一定会坚持,直到余文生律师能回到北京的家里。

余文生律师问我外面的情况,他关心外面情况。

这次探视前,出现一点争吵,大概原因是,我和我妈可以探视,我的弟弟不符合探视条件,我的观念里,我的妈妈弟弟是最亲的一些家属,加上又是核酸检测、又是长途奔波,南京监狱不让弟弟探视,我就要求他们拿出可以探视人员范围,哪里说到不包括我的弟弟?后来南京监狱警察还是进行特殊审批,同意弟弟探视了。后来,我在回北京的高铁上,突然想明白一个问题,好像南京监狱的警察不是故意不让我的弟弟探视,他们正常的电脑系统里可能确实只设置:夫妻、父母、子女、兄弟姐妹。而对于我的弟弟,余文生属于姐夫,关系不属于兄弟姐妹,因为,结婚约19年,平时余文生都喊我弟弟为弟弟,我弟弟都喊余文生为哥哥,我是确实没有反应过来,我一直把我的弟弟当成兄弟姐妹范围了。因为5月份探视时,有位警察也说过,以后,正常探视日期去探视就可以,可以不需要提前打电话预约,加上我之前根本没想到是否可以?因为我当时的观念里把我的弟弟作为兄弟姐妹范围了。我也感谢南京监狱帮助进行的审批申请和同意探视。

请求南京监狱和有关部门和领导事项:

1、请求针对余文生律师右手颤抖残疾问题,帮助给予持续的药物治疗;和给予创造物理治疗的条件,例如手里有个握的软球,慢慢锻炼力气。

 2、请求针对余文生律师掉的牙齿问题,给予帮助安装新牙。安装新牙的费用许艳请求政府考虑给予帮助,如果政府不可以帮助安装新牙费用,妻子许艳愿意出余文生安装新牙的费用。

3、请求南京监狱,帮助多关注和防止,余文生律师夏天是否会中暑晕倒的问题。因为,余文生律师在徐州市看守所时,曾经热的中暑晕倒过一次,南京的气候,比徐州,更加潮湿和闷热一点,所以请求南京监狱,多让余文生到有空调的房间走动一下;监室里是否有电风扇吹吹;监室里多通通风等。谢谢。

4、请求尽快保障余文生律师打亲情电话的法律权利。

5、请求对余文生律师,保外就医、住院治疗、调监区申请,继续给予考虑,谢谢。

6、要求南京监狱,增加老残监区放风次数和时间。余文生律师一共经过11次放风,5月9日,是经过6次放风,余文生参加到5次。这次6月10日探视,正好过去1个月时间,多了5次放风,相当于约平均6天放风一次,这没有达到每天放风的法律标准。

谢谢大家的关注与帮助。

许艳

2021年6月12日

42214174_303

来源:维权网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