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大午案子孙受株连 法律团队紧急求救

id13017575-page-600x400-1

近日,河北大午集团案律师团队向中共关工委、共青团中央、全国妇联发出紧急求救信,要求就该案中未成年人合法权益遭到践踏给予关注解决。(大纪元合成)

近日,河北大午集团案法律团队向中共关工委、共青团中央、全国妇联发出紧急求救信,要求就该案中未成年人合法权益遭到践踏给予关注解决。

以法律团队署名发出的求救信中指,河北保定市的公安机关以及整个案件的决策者,从案件一开始就以简单粗暴、毫无人性的手段,伤害多名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至今仍在持续。

孙大午案起因于大午集团与徐水国营农场关于农用地的民事纠纷,由于当地警方偏袒国营农场,暴力对待当地村民和大午集团员工,导致矛盾激化,最终演变为对孙大午以及大午集团的几乎全部高管进行报复性抓捕、追诉,现在案件已经被起诉到保定市高碑店市法院。

集团创始人孙大午及妻儿、公司管理层计三十余人,于2020年11月10日深夜被保定市公安部门出动数百警力闯进住处带走。

其中孙大午及其妻子刘会茹,弟弟孙德华、孙志华,孙大午的两个儿子孙萌、孙福硕以及两个儿媳张媛、马晓晨,全部被羁押至今,这令他们年幼的孩子受到巨大伤害。

孙萌、张媛夫妇家中两个孩子大的12岁,小的7岁无人照顾;孙福硕、马晓晨夫妇育有三个孩子,分别是3岁、8岁、9岁;员工柏雪松、李大红夫妇两子,大的19岁,刚刚考入大学,小的仅有5岁。

“这些孩子们亲眼目睹了警匪电影般的抓捕,目睹父母被戴上手铐押走,恐怖的场景给这些未成年人幼小的心灵造成了巨大的创伤。”

信中指,孩子的父母双亲不是所谓的危险犯罪分子,他们都是勤勤恳恳在大午集团上班的工作人员,而仅仅因为公安及背后的决策者要和大午集团、孙大午算总账而受到牵连。

法律团队认为,自2020年11月10日到2021年6月10日,整整七个月,孩子们有的学业一落千丈,有的无法再上学,有的险些流落街头,大部分都产生了严重的心理疾病。

“案件存在着极其恶劣的侵犯儿童权益、践踏未成年人权益的问题。”

大午集团案有7名当事人于今年4月21日被逮捕,4月26日,案件被移送至检察院审查起诉。5月6日大陆五一长假之后的第一天,辩护律师先后收到高碑店市法院的通知,被告知孙大午等21人(或单位)一案已经由高碑店市人民检察院起诉至该法院,孙大午等21名被告人或被告单位被控9项罪名。

同时,辩护律师们收到来自律所、司法部门、行政部门等的压力,不准发声。

对此,外界分析指当局违法快速推进案件,可能预示着孙大午案背后的决策者想要在7月1日前完成二审判决,快审重判。

大午集团是中国五百大民营企业之一,由出身河北保定市郎五庄村农家的孙大午于1984年创立。从养1000只鸡、50头猪起家,经过孙大午三十多年经营成省级农业产业化经营重点龙头企业,有员工九千多人、固定资产20亿元,年产值超过30亿元。

孙大午坚持独立办企业,拒绝和权力勾结,为普通民众和职工造福,被媒体誉为企业家的良心。

此前,孙大午曾在企业官网上发表自由主义倾向的文章以及公开声援维权律师被判刑打压。

来源:大纪元新闻网 记者:洪宁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