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耗死你”状态!南京冤民杨芝祥又接到最高检短信告知

2021年7月19日,本网获悉:伸冤15年的江苏南京冤民杨芝祥,又收到了最高检察院的短信告知,称杨芝祥向国家信访局的网络信访已转最高检,经审查认为不属于其管辖,但又没有告知杨芝祥的信访归哪一个部门管辖。这是杨芝祥6年来年年都会收到的短信,等于是进入了“耗死你”的节奏。

杨芝祥是六合农村的农民,在2006年拖家带口到南京城谋生,同年10月20日晚,在修车铺干活时被人殴打致重伤,刚开始公安机关对杨芝祥进行鉴定后出具了轻伤的鉴定报告,不服轻伤鉴定报告的杨芝祥申请重新鉴定,结果重新鉴定居然将轻伤降定为轻微伤,杨芝祥就希望通过司法途径维权,结果各级人民法院均未公正维护其合法权益,导致失去劳动能力的杨芝祥,只能在妻子陈素英的陪伴下长驻北京申诉。

因头部重伤至今已经整整15年了,即便是进入了夏天酷暑,杨芝祥都必须戴棉帽外出,可见杨芝祥的伤情是真实的,其遭遇确实太冤!但从错误鉴定,到基于错误鉴定而一而再的判决结果出来后,杨芝祥每三个月就都会准时到最高检递交申诉材料,请求对最高法院作出的(2011)行监字217号“驳回再审申诉通知书”进行司法监督。

案件到了2015年3月5日出现了转机,最高检察院接待人员告知杨芝祥,说会按启动抗诉或提出检察建议的方式处理,但至今没有结果,原来接待陈素英的那位领导也已经不再出现,随之而来的是最高检的短信通知,称不再受理其申诉材料,使杨芝祥、陈素英夫妇俩刚刚看到的一点希望,就迅速被“和谐”了。

为了维护自己基本的人身权利,陈素英陪同丈夫一直在北京辗转各个部门伸冤,材料都会转到最高检察院,但最高检察院仅仅以短信告知已收到,不属于其管辖,也拒绝告知由那一级检察机关管辖。

今年因中共建党一百周年大维稳,杨芝祥、陈素英夫妇俩早在6月初就被带离北京,直到7月8号,才由六合区横梁街道信访办主任刘浩和横梁派出所段邵警官送回北京的暂住地,继续年复一年的伸冤。

收到最高检短信后,头戴棉帽、支着拐棍的杨芝祥在妻子陈素英的陪同下,去最高检大门口要求见检察长张军,遭到门口便衣的阻拦与驱赶。

陈素英电话:18211191831.

微信图片_20210718163332

 

微信图片_20210718163354
来源:维权网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