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艳第六次南京监狱探视余文生律师案情况通报

2021年7月20日,许艳到达南京监狱现场,要求探视余文生律师。非常高兴和感谢,李青女士、吴菊芳女士,到达南京现场,帮助陪伴我。

7月15日,许艳接到南京监狱电话,因为南京出现一例疫情,这个月取消家属探视。所以,是否能让探视,我非常不确定。几天来,我的压力都很大。我的心里,一方面想完全听从南京监狱的疫情防护工作,放弃探视权,不去探视了;另一方面,我很担心:这个月不去了,之后就一直没法探视了,因为疫情防护,可能不是一个月、两个月就停止了;加上,余文生律师身体不太好,我需要了解他的身体情况;2022年3月1日,是否能让回到北京家里。所以,我现在不能放弃为丈夫维权,必须坚持要求保障法律规定的每月一次家属探视权,通过做核酸检测,同意视频会见,服从会见须知等方式,尽量配合南京监狱的疫情防护工作。

7月20日,许艳到达南京监狱门口,给南京监狱的工作人员打电话,是一位女士接的电话,虽然,没有立即同意探视,但在许艳的解释和坚持下,这位女警察,较快的让我到会见室大门那里等。

门口,坐着2位穿疫情防护服的工作人员,听我解释后,他去里面问问情况。

很快,多次见面的一位警察,陆科长,走出来,陆科长说,疫情防护,家属探视都停止了,不能见面,可以让我视频探视。这位陆科长,我从第一次要求探视,就见到他,这约5个月来,陆科长也是一直尽量的对我的维权给予理解和尽量对保障余文生律师法律权利给予帮助。

我听到让视频探视后,也是非常感谢,一方面,我这约3年半维权经历了,如果公权力,就是不在乎保障法律权利,老百姓其实怎么努力都没有用;另一方面,在疫情防护工作至关重视和至关重要的情况下,南京监狱同意视频探视,确实,在一定意义上,也属于一种特殊关照。我也为南京监狱,理解和帮助给予这种人道的做法,深表感谢。

见到余文生律师后,我问他,右手颤抖残疾,吃药有效果吗?身体现在情况怎么样?余文生律师说:吃药后,现在右手和右胳膊,有些力气,但是,他想试试是否可以写字?仍然写不了。仍然没法正常刷牙。他现在右手天天在运动练习。他说以后回家后,可以有个软球,放在手里进行抓握,练习力气,可能更好。在此,许艳请求南京监狱考虑,是否可以现在给余文生个软球练习抓握力气?类似儿童玩的软球,也不存在危险,这也属于对被关押病人的康复治疗方法。余文生律师提到,在徐州市看守所时,冷,使情况严重。许艳担心,还有一个冬天,现在余文生律师努力锻炼的右手康复治疗与锻炼,到冬天后会不会又更加严重。

我问脱落的牙齿安装情况?余文生律师说:还没有安装新牙,有一颗剩半颗的牙,这个月已经掉了。余文生律师特别想尽快安装新牙,他说:掉的牙齿已经特别影响吃饭。因为他的手没有力气刷牙,牙齿的污垢比较多,特别的难受。许艳说:听别人说,没有力气刷牙,可以用盐水漱口;可以用漱口水。余文生律师笑着对我摆摆手说,现在不会给这样的条件。许艳在此,请求南京监狱,尽快帮助给余文生律师安装新牙。许艳希望政府考虑,帮助安装新牙费用,如果政府没法帮助,我作为余文生律师的妻子,是完全同意自己出安装新牙的费用。至于多少钱的安装新牙方案,只要是余文生律师自己决定的,我都同意。至于安装后牙齿的使用情况?只要南京监狱帮助带余文生律师是到正规的医院安装的,是余文生同意的安装,我和余文生不用有别的诉求,并且是真诚感谢南京监狱的帮助。因为,此时的帮助,不仅会对余文生律师残酷的生存环境给予极大的改善;也防止了未来几个月内,有更多牙齿脱落,回家更加困难情形的发生的风险性。

余文生律师,多次强调,希望帮助要求改善放风权的问题,从6月10日至7月20日,就出去放风一次。那么长时间没法出去放风,一定特别难受。南京监狱的警察说,最近一个月左右,南京下雨约20天;不下雨的时候,外面太阳又太晒。可能这些是,这个月几乎完全没有放风的部分原因。我虽可以理解警察工作,但是,从被关押人的人权和身体健康情况考虑,长时间不放风,其实是一件极其残酷的事情,而且,天气原因,也可以解决,下雨可以在雨停的时候,出去放风,哪怕1小时变成30分钟,30分钟变成10分钟,只要能保障定期放风的权利,也是一件极大的善待;天气热,是否可以辛苦警察,乘着早晨凉快点的时候,给被关押人放放风呢?请求南京监狱和有关部门及其领导,帮助尽快改善放风权,就算无法达到每天1小时放风权的要求,至少可以保障,尽量多让放风几次。

余文生律师说,他开始在监室里坚持锻炼身体,他在监室里面走动,南京监狱也没有过多干预。现在高血压有所降低,但是还是有点高。南京监狱伙食比徐州市看守所要好很多,余文生律师说,现在是夏天,伙食标准可以,如果到冬天,这样的伙食标准可能就有些不够。

南京监狱警察,告知我,上周五(7月16日),针对是否让余文生保外就医,开了会议,还有一些公职工作人员签字,结果是不同意余文生律师保外就医。警察提到,医院检查结果是四肢无力,没有达到保外就医的法律规定;另一位警察说到,一般情况是人的生命已经快不行的时候,才会给予保外就医。我想说的是,首先,余文生律师无罪,本来就不应该被关押,应该被立即无罪释放;另一方面,余文生律师现在的身体情况,是不是不止是四肢无力?是不是面临的是右手、右胳膊残疾程度的问题?余文生律师右手颤抖的不可以写字,没力气刷牙,没力气夹菜,已经属于法律保外就医规定的严重影响正常生活;余文生律师用左手练字,都写出一篇很漂亮的上诉状和家书,说明右手颤抖残疾不可以写字已经很长时间,已经属于法律保外就医规定的患有长期慢性疾病。另外,还出现掉牙、高血压、脊椎、肾结石疾病,这些有没有综合考虑到一起?不应该仅仅以医院的四肢无力结果决定是否符合保外就医标准。所以,许艳,首先针对南京监狱不同意余文生律师保外就医,表示不服;其次,许艳要求南京监狱针对当事人书面申请,政府部门常规应该给予书面答复;再次,也请求南京监狱依法和人道的对余文生律师身体状况,给予长期关注与跟踪,如果余文生律师身体继续不好,请求南京监狱能帮助继续对保外就医回家治疗进行考虑,请求南京监狱善待余文生律师,一定要保住余文生律师右手右胳膊不要残废;帮助余文生律师各项身体疾病尽快得到改善和治疗。

南京非常闷热,又没有空调,余文生律师说,最近一个月,热到特别的难以忍受。我问,那你有没有热的中暑晕倒?余文生律师说,有2次感觉差点就晕倒。余文生律师说,南京监狱在7月17日,在楼道的走道内,放了排水式空调,所有监室现在稍微凉快了一点,这几天夜里他才可以睡着觉。

许艳给余文生买了两本书,《民法典》、《爱唱老歌》歌词书。探视时,我告诉余文生律师给他买了这两本书,到时请南京监狱警察带给他,余文生特别开心,觉得我了解他现在想看什么书,他笑着说:有了这两本书,之后的几个月就可以打发了。

读书、送书是法律权利,我特意挑了2本即完全符合标准的书籍,又是余文生感兴趣的书,就是希望余文生律师在恶劣的环境中,好打发一下时间,改善一点艰难的生存处境。可是,南京监狱警察怎么都不收书。

不收书,是我完全没有想到的,因为身边一些其他被关押的人权律师,家人给送书,一般都收下了。所以,警察没有收书,当时,我特别生气,我打算下午就去趟江苏省监狱管理局,把南京监狱还没有达到法律规定的情形,现场都进行投诉控告。后来,冷静了一下,觉得,南京监狱这5个多月来,在我约3年半的维权经历中,是唯一做点事情,唯一尽量去保障些法律权利的政府部门和公职人员,针对南京监狱和警察的尽量帮助,给予鼓励和真诚感谢还是比较好,毕竟,如果真像之前的徐州市看守所、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徐州市检察院、徐州市公安局、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江苏省检察院那样,几乎完全剥夺当事人、家属、辩护律师的各项法律权利、几乎完全不和家属和辩护律师沟通,要强多了。所以,我下午就没有去江苏省监狱管理局门口。通过特快专递,邮寄了2本书,请求南京监狱从法律和人道的角度出发,帮助把书给余文生律师看。针对南京监狱还没有给安装新牙、没有给书面保外就医答复、放风权太少、没有给打亲情电话,没有正常用的接水管道、我将继续申请请求南京监狱给予保障,并保留向江苏省监狱管理局等所有上级部门和领导、有关部门和领导,申请监督、纠正、处理的权利。

我向余文生律师说:最近一个月内,见到美国等国家国际官员;尊敬的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先生为709发表声明中,帮助要求释放余文生律师;马丁.恩纳尔斯人权奖对他很帮助,包括一些国际组织,关于余文生律师身体与案件情况,向联合国发文件;各界人士一直很关注与帮助他。余文生律师听后很开心和特别感谢。

我和余文生律师说:丁家喜律师、许志永博士,也失去自由了。余文生律师说:他知道。可能是二审辩护律师卢思位律师、蔺其磊律师会见时已经和他说了。我说:唐吉田律师的女儿,现在在国外生病2个多月还没有醒过来,至今唐吉田律师没法出境,余文生律师,有些沉重,说:向唐律师问好,让老唐一定要坚强。

余文生律师问我孩子现在情况;问当时抓捕他时孩子有没有看到,他怕当时孩子看到情形后对孩子有伤害。我对他说:儿子依然非常优秀,我一直都在竭尽所能的保护孩子少受到伤害。探视快要结束时,余文生律师对我说:老婆,我爱你,还有7个月24天,我们到时见面。我说:我也爱你,今天我和你说了一些外面情况,希望不要影响你,你要坚强。余文生笑着说:不会影响的。然后我们互相飞吻,点赞,摆手再见。我看着余文生律师的背影从视频房间中走出,一步一回头,依依不舍,我很心疼他;我看着视频中,他的后面跟着警察,他只能走出房间情形的那个处境,我觉得他不应该被关押,却在承受这些磨难,我很心痛。

最后,非常感谢,这次帮助陪伴我到达现场的2位朋友,李青女士和吴菊芳女士,她们是多年来一直在争取自己的法律诉求能得到合理合法的解决,还想着帮助别人的公益人士。李青,是19号到达南京,见到我后,很高兴的和我说,昨天,她在一个宾馆大厅的沙发上睡了一夜,特别凉快。我问:宾馆没有让您走吗?她说:没有。了解她的维权经历,她是很多个夜里,睡在马路上,她说以大地为床,以天空为被,所以她能在有空调的宾馆沙发上睡了一夜,非常开心。我听后,心里特别特别的难受!如果早知道这样,我也愿意改签头一天的火车去,开个宾馆房间,让她有个房间住。吴菊芳女士也一样,多次给予帮助,也很不容易,还很公益。我探视后,3人一起吃了饭;一起去寄快递;一起去南京南站;李青和吴菊芳,一直陪着我,看着我刷票上火车,才走。我的心里感到特别的温暖,又非常的感谢帮助,同时也希望她们俩都一切顺利。

请求南京监狱帮助事项:

1、请求南京监狱,帮助余文生律师,右手颤抖残疾,除了医院治疗之外,给予物理锻炼的条件,例如多让运动,提供个类似软球的物品,抓握锻炼力气。

2、请求南京监狱,尽快启动,帮助余文生律师安装新牙的程序,妻子许艳,完全同意自己支出,由余文生律师同意选择的安装新牙的所有费用。

3、请求南京监狱,尽快改善放风权,依法和人道的,增加南京监狱老残监区放风次数。

4、请求南京监狱,人道的帮助,让许艳买的2本书给余文生看。

5、请求南京监狱,持续关注余文生律师身体的各项疾病情况,对余文生律师保外就医情形给予持续的考虑。

6、请求南京监狱,尽快保障余文生律师,打亲情电话的权利。

谢谢南京监狱这5个多月来,帮助尽量的给予保障法律权利。

谢谢大家的关注与帮助。

许艳

2021年7月23日

photo_2021-07-24_13-21-54

来源:维权网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