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南安政府党庆期间打压访民 强拆其房屋

id13136361-2e1831d7e57bae77d3f812efe500aaf5-600x400-1

中共党庆之际,福建南安市美林街道办事人员为打压访民杨明梅,在拘留她期间,又强拆了她娘家的门面房,令她家经济遭受巨大损失,当局还在媒体上发布不实文章诬陷她。(当地政府发布在网上的强拆图片,受访者提供)

中共党庆之际,福建南安市美林街道的政府办事人员为打压访民杨明梅,在拘留她期间,又强拆了她娘家的门面房,令她家经济遭受巨大损失,当地政府还在媒体上发布不实文章诬陷她。杨明梅希望媒体曝光当地黑恶政府,强烈要求其陪偿她的损失、恢复她的名誉。

近日,美林街道李西村村民杨明梅告诉大纪元,她遭到当地政府的报复性打压。事情的原由是,七一前夕,当地政府害怕她外出上访,派了很多人去监视她。她说“我本来不想出门,因为我家小孩就快期末考试了,我看到政府派了很多人来监视我,我太生气了,所以我就出走了。”

杨明梅出走并没打算去北京,只是想旅行散心,然而在她乘车旅行途中,到江苏时,丢失了随身行李,她只好买了往北京方向的车票。

“那天我看了两三次手机,第三次看手机时,就看到我们的村干部打电话叫我回去。我想,回去就回去呗。谁知道车上乘警告诉我,他正在拚命地找我,说我的信息在当地公安网上备案记录了,我(属于)是上访的人。我要下车,也不让我下车,一路把我带到北京南站。”

杨明梅到达北京南站的那天正好是7月1日早上7点多钟,“他们(福建驻京办等)马上把我遣送回福建当地,到达时已经是下午6点多钟了,然后快8点的时候,他们把我送到派出所拘留”。

然而,在杨明梅被非法拘留的8天期间,当地政府,南安市美林街道派了很多人去强拆杨明梅娘家的一套门面房。

杨明梅说:“我被拘留在派出所里时并不知道(他们去强拆),那房子建成有七八年了,他们把(我父母家)一个店铺给强拆掉了,并威胁说,如果我以后若再敢去北京上访,他们就会再来拆毁我的房子。”

id13136375-9224cb6bf809871e0189e9c6fb8bea0d-600x798-1(受访者提供)

更让杨明梅生气的是,当地政府还把强拆过程写成不实报导放在当地《海丝商报》上。《海丝商报》7月3日以“南安两市民违章搭盖建筑,一意孤行非访!部门:依法拆除”为题目报导说,“南安市美林街道李西村杨某兴、杨某梅为达到个人不合法、不合理诉求,采取一些极端的方法。在明知是非访,明白诉求是无理的情况下,仍一意孤行,做出不理性行为,给社会安定稳定造成不良影响。”

id13136408-0612edd4820bb08771d27ad6ad942692-600x562-1(受访者提供)

杨明梅说,她的父亲杨儒兴根本就没离开南安市。6月23日至7月11日,她七十多岁的母亲黄金婕在南安市中医院住院,“我父亲天天去医院送饭,每天都在中医院陪护,从未离开南安市”。

还有,“我也没有到北京,是他们把我带到北京的,而且是马上(被送)回来。说我跟我父亲去上访、在北京非访,是当地政府美林街道办事处捏造的,目的是为了打击迫害我,开脱他们强拆民房的罪行。建那个房子花了很多钱呀,他就把房子给拆毁掉了。”

杨明梅表示,被强拆的房子位于李西村西溪旁的砂埔开发区,“该区是美林镇政府和李西村委会组织开发、杨儒兴与十几户村民参与开发的,开发区内开发人有权建厂房、店面、住房,很多人在那建房子,(而且)这个房子建成两年之后,政府就不可以随便拆,若要拆它必须要来通知和赔偿的”。

杨明梅说,他们在建房子的时侯,当地政府的车天天路过看见他们建房,并没有阻止,“(所以)没有违建,被拆毁的房子(一直)是出租给别人的,(现在)政府以违章建筑为理由只拆毁我们的房子,而我父母亲建房子的钱还是向别人借的,现在都还没还清,你说这个政府黑不黑呀。”

杨明梅表示,房子被强拆后,她父母几乎天天去美林街道办事处讨说法,街道书记吴火连除了恶言恶语,一概不理。

而她自己被关在拘留所期间一直拉肚子,直到(7月)11日放出来后,身体状况一直不好,但她还是去了当地的公安局反映情况。“公安局说这个是镇的事,要我们去找镇政府(美林街道办事处)。”

从派出所回到家知道房子被拆掉后,“整个人心都被打击死了好几遍”,杨明梅说,而当地政府却放话说,“如果我还要继续上访,他们就要把我逼死,要把我害死。”

“我说如果要把我谋杀害死,就害死在北京,不要默默地在这个地方,我跟他这样讲。”

根据《海丝商报》的报导,此次强拆杨明梅父母家的房子是由南安美林街道办事处主导,联合城建、环保、自然资源所、行政执法等多个部门进行的。记者多次致电南安美林街道办事处电话,但一直无人接听。

杨明梅表示,她伯父杨玉枝(杨儒兴的弟弟)当年为保家卫国牺牲在朝鲜战场上,其名字还刻在南安市南山公园的烈士纪念碑上,但中共还迫害为它卖命而死去的人的亲属,不知这个政府是怎样一个政府。

id13136372-5d0f0a5a5a18492466ab82e7ab51dbf1-600x800-1(受访者提供)

杨明梅说,政府用黑恶社会打、砸、毁手段专政人民、造成严重恶果,“开发区近百座厂房、店面住房随时都可能被他们以任何方式毁掉,人心惶惶。我希望你们媒体能帮我曝光这件事情,强烈要求陪偿损失,恢复名誉。”

杨明梅,福建泉州南安市人,十多年前因为路和地被李西村村支书杨昌扣非法侵占而上访。2010年3月,杨明梅7岁、12岁的两个孩子在放学回家的路上被沙场的车突然左行撞轧死亡,而村支书杨昌扣正是沙场的股东之一,杨明梅怀疑是其报复杀人,但当地政府对这件事情一直不作为。之后,杨明梅一家彻底走上了上访之路。

来源:大纪元新闻网 记者:易如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