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诉状:福建龙岩城管打伤网络作家吕千荣,有关部门不依法处理,视频在视频网站发不出来

我是在中国国内被中国国安公安国保长期用中共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脑控技术、天网工程、手机定位,以及同步控制我的电话通讯、网络等,再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残疾特征等,长期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在国内难见到我作品的被迫害的流浪的网络作家诗人时评人吕千荣,网名中国安徽人说,安徽省霍邱县临水镇张庙村肢残二级重残的残疾农民。

2021年8月8日上午8点左右,我在福建省龙岩市新罗区中城街道北市场农贸市场用手推车卖百洁布和口罩等,被城管用铁马扎小凳子打伤头部,造成我在龙岩市第一医院门诊治疗了52天,花掉了医药费共两千多元,造成我因头疼头晕治疗期间的52天不能卖东西,致使我家中的两万元口罩在福建疫情最厉害的时期福建卖口罩最佳黄金期间我的两万元口罩不能卖…..

在被中国国安公安国保长期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脑控技术、天网工程、手机定位,以及同步控制我的电话通讯、网络等,再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残疾特征等,长期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在我用手机拍摄有当时城管用铁马扎打砸向我头部的事发视频和我在龙岩市第一医院门诊治疗了52天,花掉了医药费共两千多元的病历铁的证据下,我报警后龙岩市公安局新罗分局和市长热线都做假至今都不依法处理,龙岩市公安局新罗分局法医鉴定室把我的伤情鉴定为不构成轻微伤,并不给我法医伤情鉴定文书复印件。

我在2021年10月26日下午打龙岩市12345市长热线反映公安机关不给我伤情鉴定结果,并要求重新做伤情鉴定,市长热线半个小时左右电话回复告诉我我的案件结论是:“城管当时没有和你有肢体冲突,重新做伤情鉴定你自己做,不给你伤情鉴定文书复印件,你的案件已经结案了……”

而没有司法机关的委托书,个人向法医鉴定机构申请伤情鉴定法医鉴定机构不受理,法律法规规定法医伤情鉴定文书可以给当事人,而龙岩市长热线却给我的都是违法答复,是不是赤裸裸的对我的迫害?

龙岩市长热线网上平台信访事项写道:‘已经电话告知并已结案“,却关闭该案件的回复窗口。

在我的多次催要下,龙岩市公安局新罗分局中城派出所在2021年10月27日下午给了我《龙岩市公安局新罗分局鉴定意见告知书龙公新鉴告字【2021】第00571号》告知我不构成轻微伤(见下面我拍摄的《龙岩市公安局新罗分局鉴定意见告知书龙公新鉴告字【2021】第00571号》,但是我依法索要我的伤情鉴定法律文书复印件,中城派出所拒绝给我,我当时口头提出了重新做伤情鉴定的申请,我在2021年10月28日下午4点多依法递交了《重新伤情鉴定申请书》,当时邓光灵警察接的我的《重新伤情鉴定申请书》,并告诉我让我自己在福建或全国找一家省级政府公开认可的法医鉴定机构重新进行伤情鉴定,有他们龙岩市公安局(中城派出所)出具《伤情鉴定委托书》,但是仍拒绝给我伤情鉴定书复印件,我将继续索要,当时邓光灵警察通知了打伤我的龙岩市城管局雇佣的福建金盾保安公司的有保安任职的市容巡查员的保安公司经理等几人要进行调解,我说做了重新伤情鉴定后再谈调解….

在中共国安公安国保长期用中共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脑控技术、天网工程、手机定位,以及同步控制我的电话通讯、网络等,再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残疾特征等,长期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有关部门长期控制了我的手机电话电脑等通讯,也控制我的互联网,造成我在2021年8月8日上午8点左右在龙岩市新罗区北市场用手推车卖百洁布和口罩等,被城管用铁马扎小凳子打伤头部的现场视频和在龙岩市第一医院门诊治疗了52天的病历等视频、图片和控诉文字等,在国内视频网站和博客等发表不出来,我一发表网站就会以“政治敏感”违规为由删除我的视频、文章、图片并对我的Id禁言或永久禁言….

我用手机秘密拍摄的有关部门包括警察迫害我的多个视频证据我都无法下载到电脑和优盘包括用邮箱发后接收后也无法下载,被有关部门用高科技控制住了,我知道有关特务机关可以远程删除我数码产品上的文件,好几年前它们已经删除过一次我用手机拍摄的迫害我的一个视频,当时我在网上多次揭露后再没有发生过,感谢它们的不删之恩……

在中共国安公安国保长期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脑控技术、天网工程、手机定位,以及同步控制我的电话通讯、网络等,再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残疾特征等,长期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有关部门长期控制我的手机电话电脑等通讯网络,例如,我向有关部门反映控诉我被迫害的问题或咨询律师或和个人通话,有关部门经常控制我的手机我能听到对方的声音对方听不到我的声音,或经常控制我的手机让我打不通对方的电话,即使我换手机重办电话卡多月多天多次拨打也是打不通,或我拨打多地各级公安机关12389反映控诉我被迫害的问题,就会出现固定错号,例如2021年8月左右几个月,我多天多次拨打龙岩市公安局(0597)12389投诉电话,都会出现语音提示我拨打的是常州市公安局12389投诉电话;例如,我2021年8月左右几个月我多天多次拨打龙岩市(0597)12345市长热线投诉电话,龙岩市12345市长热线工作人员经常说听到我的说话断断续续……

十几年来我用有十多部不同型号不同品牌的手机包括苹果手机,用过移动、电信多个手机号码、换过重新制过多个手机电话卡,都是如此,并且我多次反映投诉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工作人员都明确告诉我是国安国保或说是国保网监控制的我的电话通讯、网络,但是我找国安、公安国保网监都不承认。。。。

在我的多次反映下,龙岩市公安局在2021年11月15日才给我出具了重新伤情鉴定聘请书,聘请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给我重新做伤情鉴定,但是在中国中共党管一切什么都姓党的国家,在我被中共国安公安国保长期用党和政府的名义,用政治犯的名义,动用国家机器和高科技手段,包括脑控技术、天网工程、手机定位,以及同步控制我的电话通讯、网络等,再利用我右手严重肢残的残疾特征等,长期每天对我进行公开监控迫害下,我不知道中共国安公安国保会不会再动用国家机器干扰中山大学法医鉴定中心对我的伤情鉴定的公正鉴定….

详细控诉和大量视频图片证据见该文详细控诉

吕千荣  2021年12月4日

来源:维权网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