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艳:余文生律师父亲去世后,第一次探视余文生情况通报

2022年1月18日,是余文生律师父亲去世后,许艳第一次去南京监狱老残监区探视余文生律师。

这次探视, 余文生律师案的二审辩护律师卢思位律师帮助陪着一起去南京监狱和争取探视。

可能因为是余文生律师的父亲去世后,许艳第一次去家属探视,这次,气氛有点紧张,只有许艳和卢思位律师2人,到达南京监狱探视的地方。

许艳这次去南京,除了家属探视之外;会申请见南京监狱监狱长或者其他领导,反映没有让余文生律师回家见父亲最后一面的问题;争取二审辩护律师会见余文生律师。

见到了陆科长和其他警察,许艳针对南京监狱没有让余文生律师回家送父亲最后一面的做法,表达了强烈了痛心,遗憾,不满,谴责,和他们说人性、说理、说法。

南京监狱警察建议探视时不要和余文生说他父亲去世的消息,考虑到还有约一个半月到余文生律师释放的日期,家人、律师、好朋友也有建议考虑要不要回来后再说,我一直在犹豫如何做,南京监狱警察也希望先不告诉余文生他父亲去世的消息,我于是就决定,答应探视时不说,等回家后再慢慢向余文生律师解释和陪伴他一起去面对对于他来说这一很残酷的现实,希望余文生律师到时可以坚强,节哀顺变。

南京监狱警察提到,释放前,必须有14天集中隔离,从日期算,应该在下个月2月17日探视日前,就需要去集中隔离了,集中隔离没法探视。许艳向警察表达了诉求,请求在集中隔离前安排保障2月份的家属探视权。

探视余文生律师时,我先坐着等他,等的时间有一点长,这次,我的心情还是很忐忑,也特别的心疼老公,余文生律师走过来时,一看很高兴,速度比较快的向我小跑过来,脸在笑,我的心情有点沉重,假装没事和开心,心里却特别的心疼老公。这次,我没有抢着说话,我问了一句余文生律师:老公,你现在怎么样?然后,我就一直静静的听他说话,我想听他介绍他的情况,我想让他多说话,不像以前,每次我都抢着说话。余文生律师把身体、里面情况说了说,他中间有停顿,想让我说,我还是想听他说话,我不说话,于是,他又接着说他的情况。主要听到:现在每天在锻炼身体;现在伙食吃的不错,有点胖了;放风次数还是太少,好像是说2至3次;身上皮疹还是有,说里面的卫生有点脏。说明天1月19日,是4年整的日子。

然后问我:老婆,你怎么样?听着觉得基本说完了,我没有回答他,我怎么样的问题,我说:老公,我现在特别想摸摸你的手、特别想拥抱你。余文生向玻璃那伸出左手,我说是想摸你颤抖残疾的右手,余文生用左手拿电话,把右手伸向我,我把手伸向余文生律师,2只手合并在玻璃对面。我又说想抱他,他看着我,可能是无能为力,没有回应我。

这次,我还真心的和余文生律师说:老公,我答应你一个事情,我会一直陪着你,这辈子都不离开你。余文生律师特别开心,说:老婆,我爱你,我们一直在一起。我又说:只要你不说离开我,我答应你这辈子我都不离开你。余文生律师笑着连忙说:老婆,没有前提,不代加前提的,就是我们一直在一起。我也笑了,说:老公,我爱你。余文生律师说:老婆,我真的真的爱你,我最在乎的人就是你,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探视期间,也说了外面的情况。30分钟探视结束时,我们互相舍不得的离开了。好在,还有42天,在2022年3月1日,就到余文生律师应该释放的日期了,祈祷余文生律师被顺利释放回北京的家里,让这对分离4年多的夫妻在北京的家里团聚!

谢谢卢思位律师帮助陪着去南京,卢思位律师和许艳,这次南京之行,除了要求探视余文生律师外,还去了一趟南京城墙和玄武湖游玩了一下。

许艳对南京监狱及其有关部门和领导的诉求:

1、要求增加南京监狱老残监区的放风次数。

2、请求南京监狱,在对余文生律师14天集中隔离前,帮助安排2月份家属探视,依法保障家属获得每月的探视权。

3、请求南京监狱和南京监狱的领导,依法按照释放日期释放余文生律师,并且请求南京监狱和南京监狱领导帮助考虑,一定要确保余文生律师是安全的回到北京的家里与妻子孩子团聚。释放当天,许艳在北京家里如果没有等到丈夫余文生律师,我需要问南京监狱要人,拜托南京监狱和尊敬的南京监狱领导重视和给予帮助,谢谢。

谢谢大家的关注与帮助。

许艳  2022年1月21日

来源:维权网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