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农民黄乃庆要求中共中央责令司法部部长唐一军引咎辞职

控告人:黄乃庆,女,1962年6月出生,农民,住河南省商城县商城县华儒幸福时代小区5号楼501室。手机:18790422886

唐一军多年来领导下的司法部,为了掩盖司法机关的违法、枉法行为,公然对抗党和国家的依法治国精神,保护各地的假法官、假检察官、假律师不被暴露,拒不履行《行政许可法》第五条中明确规定“行政许可的实施和结果,除涉及国家秘密、商业秘密或者个人隐私的外,应当公开”、“第四十条

行政机关作出的准予行政许可决定,应当予以公开,公众有权查阅。”、“第六十一条

行政机关应当建立健全监督制度,通过核查反映被许可人从事行政许可事项活动情况的有关材料,履行监督责任······行政机关应当创造条件,实现与被许可人、其他有关行政机关的计算机档案系统互联,核查被许可人从事行政许可事项活动情况”的法律规定。将全国没有通过司法考试的假法官、假检察官、假律师全面掌控在司法部信息库内,不准全国其他的任何行政机关掌握、也不向社会公开、更不向所需信息的申请人公开,将全国的假法官、假检察官、假律师全面保护起来,任假法官、假检察官、假律师唯亲;排斥要求依法公开假法官、假检察官、假律师的申请人,和假法官、假检察官、假律师搞拉帮结派,目的是搞收买假法官、假检察官、假律师的人心,危害党和国家的依法治国精神。

事实和理由:

2020年11月19日,控告人向司法部邮寄了《司法部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申请公开:“河南省商城县人民法院法官何莉、杨泽川《法律职业资格证书》的司法考试成绩”。司法部2020年11月25日作出《补正告知书》。控告人在补正说明:“你部要求申请人提交被查询人准确身份信息的要求违法,申请人不能满足你部的违法要求。身份证信息属个人隐私,任何人要求他人提供的行为都是违法的。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的司法机关,在政府信息工作中竟然提出了这样的违法补正要求,实属乱权或是对基本法律常识的极度缺乏。申请人向你部提供身份证前6位数413027是所有河南省商城县人唯一的身份信息,河南省商城县人民法院法官何莉、杨泽川身份证前6位数413027是其‘准确身份信息’。因在商城县范围内的律师、检查院、法院仅有一个名叫何莉、杨泽川的法律职业工作者,身份证前6位数413027是所有河南省商城县人唯一的身份信息,也是申请人提供查询人准确、合法的身份信息”。司法部于2020年12月31日作出《政府信息公开告知书》([2020]179号)答复,又改口告知控告人:“关于你申请公开的何莉、杨泽川国家司法考试成绩的信息,属于行政执法案卷信息。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十六条第二款和第三十六条第(三)项规定,决定不予公开”。

控告人不服司法部的答复向其提请行政复议。司法部在行政复议中认为:“法律职业资格许可是被申请人一项行政执法行为,司法考试成绩是该行政执法案卷的基本信息······告知其涉案信息属于行政执法案卷信息不予公开,并无不当”。

控告人在行政复议申请中说明了:“河南省商城县人民法院20多名没有《法律职业资格证书》的假法官,2012年3月底以后审判的所有案件都是违法的,这也是商城县辖区内司法严重倒退的原因,并造成了无数的冤假错案”。司法部依法不仅要公开法律职业资格许可“实施和结果”,还要让“公众有权查阅”、“履行监督责任”、“应当创造条件,实现与被许可人、其他有关行政机关的计算机档案系统互联”,但司法部不但不履行监督责任、创造计算机档案系统互联,对控告人的申请还拒不公开,让假冒法律职业资格的人飞黄腾达,制造数不清的冤假错案。控告人向司法部提出对商城县人法院、检察院、社会没有获取法律职业资格许可的法官、检察官、律师,非法从事审判、公诉、辨护活动的违法行为履行监督责任。

控告人于2021年5月8日向司法部申请公开:“河南省商城县人民法院法官何莉、杨泽川(身份证前6位数是:413027)《法律职业资格证书》的编号”,司法部2021年5月19日作出《政府信息公开告知书》([2021]86号)。告知控告人:“你申请公开的信息需要我部对现有取得法律职业资格的人员进行身份核验、比对等加工分析。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三十八条的规定,不予提供”。

控告人通过从商城县司法局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和司法部的政府信息公开、行政复议中证实:仅有司法部控制着全国法律职业资格准予行政许可的政府信息,也就是假法官、假检察官、假律师的行政许可信息。但司法部为了抵制党中央、习总书记的依法治国精神,司法部想和假法官、假检察官、假律师形成牢不可破的团团伙伙,违法不向社会公开全国法律职业资格准予行政许可的政府信息,让全社会的假法官、假检察官、假律师泛滥,让党中央、习总书记的依法治国精神成空谈。在以依法治国为主题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和十九届六中全会以来,在习总书记一再要求“全力推进法治中国”的背景下,仅商城县法院竟然有20多名假法官长期审理案件、为所欲为,让广大人民深受其害。法院竟然公然违反法律规定,不按照国家法律规定依法开展活动,那还谈什么全民守法?如果连一个不具有法官资格的人都能成为法庭庭长、审判委员会成员并审理、会审案件,那法院的公信力何在?权威何在?还能让老百姓去相信法院相信法律吗?因此,这次商城县人民法院的假法官事件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审判资格问题,而是关系到十九届六中全会的精神是否真正能落到实处的问题。进入法院、检察院的人都必须经过全国统一的司法资格考试,合格后才能被任命为法官和检察官,如果弄虚作假让不具备资格的人摇身一变就成了法官,这对那些辛苦参加考试以求获得资格的人来说公平吗?

为此,控告人要求党中央办公厅责令在司法部任职多年的唐一军部长应该主动向党中央、国务院坦白本部门的违法行为;责令司法部向因其违法行为给广大造成冤假错案的受害者公开谢罪,责令司法部部长唐一军引咎辞职。

此致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办公厅

控告人:黄乃庆

2022年2月3日

附:《政府信息公开告知书》《行政复议决定书》证明被申请人拒不履行法定的政府信息公开职责

来源:维权网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