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诞的武汉防疫:王胜生律师被留置武汉火车站,返程被拒

一、三天内同一个防疫政策,被两种执行法。

2022年5月14日下午,我从郑州中原区打的士去郑州东站坐高铁直达,到武汉火车站,出站时防疫人员询问我从郑州哪儿来的,对照武汉防疫政策针对郑州的管控,说中原区的没事儿,就放我去做完入汉出站核酸。我顺利出站办完事,当天即返回了郑州。

两天后,2011年5月17日,我又用同样的路线来到武汉火车站,防疫人员说我从郑州东站乘车来的,就是属于来自郑州金水区高风险区,从郑州东站换乘来的也是,到武汉就必须要隔离3+7天,即便是在武汉站是换乘,也要先拉去隔离完 才能去换乘。我一急之下斥责其防疫政策恶劣,防疫人员就生气把集体收过来的,郑州东站来的一个女孩的身份证,还给了那个女孩。那个女孩很惊讶地问“让我去哪儿”,那位负责初步登记的防疫人员就说“想去哪儿去哪儿”。他在向我炫耀并示威:个人信息未登记前,他自由处置的权力。我的身份证自此被扣押至今。

不让我出站去办事儿,那我返回郑州总可以了吧,我家里有两个孩子,因为郑州疫情明朗很多,我甚至没有备蔬菜,中午都是给孩子们网定的Pizza(我原定晚上回家),我要求返回郑州。武汉站的防疫人员说不能让我返回,现在武汉的防疫政策不准让乘客返回,帅查出来的一律要拉去隔离。我查看了纸质的防疫政策,没见不让返回的禁令。

我的十天内八次核算报告(包括16日、17日的)、我的所有的健康绿码、我的绿色的不带星号的行程、国务院服务平台发布的全国中高风险区名单、郑州市的封控、管控区域名单,统统都变得没有任何参考意义。

武汉市防疫政策把郑州火车站和郑州东站所在的两个区二七区、金水区全区划为高风险,把从郑州东站上车、转乘的人员,全部当作中高风险人员,一律采取隔离。也就是把郑州来的铁路乘客全部隔离,却在防疫政策上看似是对郑州还是分区分街道进行隔离处置的。严重加码的防疫政策,都不能清晰明确的表达,还带着迷惑性。

二、我被留置了

我要求返回郑州,我的孩子们还在等我,我不同意被拉去隔离3+7天,于是我就被留置在了武汉火车站的防疫处置区。

打了很多个12345 没有得到任何回复。白天的时候防疫人员叫来了警察威吓配合,晚上又叫来一波警察拿着执法记录仪要求配合清场,我解释我的要求和理由,警察走了,凌晨两点的时候防疫人员接到的命令是跟我耗着。武汉火车站的管理人员锁上了门,一个防疫人员按照指令,跟我一起留在了防疫处置区。他不敢抱怨。

有担心我的伙伴给我送来了棉被。更多伙伴通过传播想帮我早点返程回家。我不知道政策的冷酷和坚硬度如何,我做了最差的打算。

三、我的疑问和法治信仰的重创

我想问武汉防疫指挥部、湖北省防疫指挥部、国家防疫指挥部:

1、防疫人员扣押旅客身份证、限制旅客人身自由、禁止旅客返回的政策依据和法律依据是什么?防疫还有任何立法和行政法治吗?

制定地方防疫政策的指挥部组成人员都是公开的吗?是可以担责的行政主体和个人吗?对谁担责,如何担责?防疫政策可诉吗?

有任何防止防疫权力无序扩张的法治约束吗?还有机会把无序扩张了两年多的防疫总动员的大小横行的权力,关进笼子里吗?权力的行使还有法治的信仰和习惯吗?

2、武汉防疫政策是参照什么制定的? 各省各市都可以自立为王、最保守防疫恣意妄为时,还要国务院公布的中高风险区做什么?还要健康码做什么?还要行程码做什么?还要人身自由干什么?

画地为牢、就地成囚,为职业为生计必须出门奔走的平民们的尊严和自由,还剩下多少?那些在防疫体系里工作劳累甚至不敢丝毫质疑的人的权益,还剩下多少?是因为他/她们选择了加入行使防疫公权的行列,就只能通过别的方式来获得补偿或平衡?别的什么方式呢?权力寻租经济?

3、对非确诊、非密接、非时空伴随者、非国务院公布的中高风险区的人、非其他地方划定的封控区、管控区、防范区的人,有着连续的核酸阴性报告的人,有着出发地、行程地健康绿码的人,实施强制隔离的疫情风险依据是什么? 让其出站然后拉去强制隔离,相比让其不出站遣返,更能保障区域安全、更能减轻区域防疫压力?这是什么鬼扯逻辑?

我被留置在武汉火车站防疫处置区24小时,比让我返回郑州家里照顾孩子们,是更能保护武汉人民的安全?还是更能保护郑州人民的安全?还是更能保护我和我孩子们的安全?……到底更能保护谁呢?保护什么呢?谁能纠正这种规定的扯淡和无理呢?

结语

新冠防疫彻底改变了我国的权力生态,改变了民众的生活模式、思维模式,改变了对个人尊严和自由的价值排序,改变了原本就岌岌可危的法治信仰,和原本就尚未形成的法治习惯。…… 我是法律人,我很痛苦。

不是说武汉的防疫政策是最差的,河南省的防疫是外省来的入豫即赋黄码(健康码),更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一刀砍。武汉防疫的人也解释说到,河南防疫一直不好,郑州都多少次疫情紧张了,那儿防疫不好、更不可信。我哭笑不得,河南更粗鲁更武断的防疫效果,看来并没有被邻省人看好。幸好我这里不是进行防疫政策最差排名的,我是分享经历的。

我讲述经历的视频,被一些朋友转发后都被网删。我尽量记录这个经历,分享这个经历,希望有人和我一起体验。保持思考、保持批判思维、保持生命的尊严和爱憎感知的能力。

武汉防疫人员大多表现出了耐心和理解,只是表达他们实在要执行那样的规定,很无奈也很累。我要去的法院所在社区的人,几次主动提到给我购买食物,怕我饿坏了。晚上值班的防疫员离开时,也给我留了吃的和水。我体验了这些夹缝中努力生长的文明。

一位女防疫人员特意被叫来与我进行女性角度的说服,我认同她说的,我也认为睡火车站并不体面(不管是男是女),但努力寻求合理、公正、尊严、自由,就是生命最大的体面。对我们每个人都是如此,不论职业、身份、社会等级、和财富。她最终没多说什么,离开了。我想她也懂我说的。

王胜生  2022年5月18日 04:54 于武汉火车站防疫处置区 记录

来源:维权网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