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常年迫害软禁台湾家属

【公民权利网2022年5月31日消息】1989年我参加64学生运动,来到武汉钢铁公司炼铁厂工作,2003年劳保福利及工资,被克扣光至2006年,把武汉市劳动局、司法局、市政府等告上法庭仍然解决不了克扣光我4年工资奖金福利的问题。2006年12月我到北京控告被克扣光4年工资,生活困难的问题,被武汉市政府绑架到青山看守所,关16天送到武钢第二职工医院精神病科强制吃药,2007年我逃到北京天安门白天点蜡烛抗议黑暗,政府又把我关精神病院,2011年4月27日我逃到广州做精神病检测,我吞刀片玻璃抗争软禁,被武汉市政府从广州绑架回武汉精神病院强制取出刀片玻璃,2011年5月5号,武汉市委发言人孙天文开新闻发布会称我不存在被精神病,污蔑诽谤我。2011年6月10号凌晨政府押我回家限制人身自由,8月我出去找朋友,被武汉市政府派人绑架回来,2012年2月10我逃到北京朋友家被政府人员绑回武汉家里,外衣鞋子也不让我穿,手肿得像馒头,好多天都没好,手机包包被抢走,武汉政府派人装14个摄像头,门前有4个,每个相隔2米左右,有一个装在离门口500米处,可以全景监控我家。朋友胡国红程雪等看我进不了门遭到威胁殴打,周密德来看我被抢走手机身份证等。
2017年10月29日我想到外面吃饭被武汉派驻的人绑架回来,衣服都扯破了,多次打电话报警,警察不管, 2019年3月20号,常伯阳等律师几人陪同我,突破政府的阻拦到公安机关办理新身份证凭指纹领取,政府以前扬言弄死我此刻又威胁常律师,4月12号我出门想领取身份证被政府绑架回来不准我出家门 。
2020年我父亲感染了新冠状肺炎,我送父亲去医院治疗,政府阻拦我出门,我不顾阻拦坚持去医院,父亲才得以活命。
人民政府长期浪费纳税人钱款派驻多人在我家门口,每天24小时看管我,致使我不能出家门形同坐牢,这样的行为长达十几年,在世界文明发展到的今天真的是举世罕见,但这确确实实是发生在我身上的真实事例。我多次向国家信访局、国家省市三级纪委监察委举报控诉这些违法犯罪的行为,但没有任何结果。
朋友介绍武汉的律师,代理我的案子,武汉司法局副局长同意了代理案件,正局长不同意指示律师协会出面威胁律师,律师对我说对不起不能代理我的案子了,常伯阳律师被武汉政法委找到河南司法厅威胁,不愿意代理我的案子。
2021年我准备豁出去了起诉,写好诉状,发现电脑坏了,身份证证据材料没有办法弄出来了,幸好蔺其磊律师那里有,帮助我给我,武汉政府24小时监控禁止我出门起诉立案不行,朋友建议网上起诉立案,我在武汉中级法院注册了账号,结果法院网站一直都在维护中。
2022年2月2号,台湾家属的我终于搞好了起诉立案的材料,特依照行政诉讼法的相关法律规定,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2月7号,武汉中级法院答复审核不通过,不属于行政行为,不立案。

陈述人:徐武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