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郑州随意赋“黄码”限制公民人身自由,谢艳玲提起行政诉讼请求确认该行政行为违法

2022年6月19日,本网获悉:2022年6月18日,郑州市中原区须水办事处丁庄村一组村民谢艳玲通过互联网向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法院提交行政起诉状,请求法院确认被告河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对原告谢艳玲于2022年6月12日至15日的健康码赋黄码的行政行为违法。

2022年6月9日,谢艳玲在北京旅游时,收到郑州市中原区人民法院送达的再审听证传票,载明“2022年6月14日上午九点听证开庭”。谢艳玲当日下午返回郑州。谢艳玲返郑前已向社区报备,返郑后三天两次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健康码为绿码,正常出入公共场所和乘坐地铁、出租车等。但2022年6月13日上午,谢艳玲到中原区法院询问听证事宜,突然发现健康码显示为黄码。这令谢艳玲莫名其妙,随即向郑州市12345市长热线、疾控中心、须水办事处、社区等部门反映,均未有合理的解释,问题悬而未决。

2022年6月14日上午九点举行听证会,谢艳玲因无故赋黄码而被阻止进入中原区法院。该院只得改期至2022年6月16日上午九点举行听证会,致使闻讯赶来旁听的维权热心人士白跑一趟,扫兴而归;而专程从广州赶来为谢艳玲代理听证的何光伟先生被迫在郑州滞留。

谢艳玲为此疲惫不堪,只得不断向各部门投诉。社区称最早要到2022年6月16日下午4点才能转绿码。但事实上,谢艳玲在2022年6月15日中午就发现健康码已转为绿码了。

谢艳玲认为,在法院进行听证前夕,健康码突然转为黄码,不能进入法院,导致听证会无法进行而延期,无端折腾当事人,但在持续投诉后,健康码又神奇转为绿码。对此奇怪现象,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郑州市中原区农业农村工作委员会(简称中原区农委)申请司法强拆一案的申请人。中原区法院于2022年4月12日裁定不予执行,并告知其如不服,可在十五日内向上级法院提起复议。中原区农委在法定期限内未提起复议,该裁定于2022年5月6日生效。然而中原区法院于2022年5月7日作出再审裁定,称“本院院长”发现裁定确有错误、提交审委会决定提起再审。

谢艳玲向郑州市中原区人大常委会了解到,中原区法院自2021年3月原院长赵红印同志辞职,至今(2022年5月25日)还没有正式的院长,即没有由区人大选举产生的院长或由区人大常委会任命的代院长。

谢艳玲认为,既然中原区法院自2021年3月至2022年5月25日还没有正式的院长,怎么会有“院长发现”呢?中原区法院个别领导在院长缺位且无代院长的情况下,无视法律明确规定依职权提起再审系院长专有职权且行政非诉执行不适用再审,冒用院长名义,在行政机关明明可以在法定期限内向上级法院申请复议的情况下,火速自行“再审”,涉嫌滥用职权、串通行政机关损害司法公正,破坏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和行政诉讼法的实施。谢艳玲针对乔亦丹等人冒用院长职权一事,已向郑州市委书记、郑州市长、郑州市委组织部、郑州市人大常委会、郑州市人民检察院、郑州市纪委监察委等有关部门和领导人提出控告。

同时,谢艳玲还针对郑州市中原区拆迁乱象进行控告。

据此,谢艳玲认为,健康码在听证开庭前离奇转为黄码和神奇恢复绿码这一乱象,不排除是人为基于“非防疫目的”操作所致。

谢艳玲听证前被赋黄码一事在微博上引起近两千万的关注,北京青年报、法度law等媒体、法治自媒体跟进报道。此事与河南村镇银行储户、烂尾楼业主被赋红码,引发全社会对健康码的使用偏离防疫目的的高度关注和强烈忧虑。

根据2022年6月16日新闻报道,河南省纪委监委工作人员表示,近日接到大量关于健康码“赋红码”的举报、投诉,已将相关线索转交河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要求其自查。

谢艳玲因其健康码无故变黄码一事提起行政诉讼,维护法律尊严,维护公民合法权益。

人们希望法院公正判决,严惩违法转黄码的权势者,以儆效尤。

谢艳玲手机:手机:18937112857

a7ae83cf36dba45f8877d958e269498
b970f967e305adfd6103b1bdb8881c4
来源:维权网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