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阻出行已一周拒不告知原因,残疾人赵利春怀疑就是长春市委市政府所为

2022年8月9日,本网获悉:2022年7月30日晚,吉林长春残疾人赵利春在火车站被警察以“北京开二十大”为由,强制阻截出行,对此违法行为,赵利春多次向政府热线12345反映,要求查明原由及问责,政府热线虽然答应依法回复,但无论赵利春每天的催问,根本就是搪塞,赵利春女士怀疑,实际上就是市委市政府所为。

赵利春说:2022年8月8日8点39分(接线员是218号),是我继8月2日(接线员是26号)、8月4日、8月6日后,第四次拨打长春市12345热线,对7月30日晚被以“北京要开二十大”强制阻止出行的行为,要求进行查处问责回复结果,却意外得知“8月6日12345承诺的会马上调取8月2日我实名举报的通话录音、并对举报事项进行督办”是又一次的欺骗!直到8月8日的8点39分,政府热线12345记载的还是其8月2日胡编乱造的那个内容、根本没有调取录音并查处问责。由此事实,证明了“以北京开二十大”强制阻截我的指令源于长春市市委市政府吧。

基于此我通过12345请长春市市委市政府尽快自查自纠并把结果给我回复。

之后我在9点25分马上向吉林省96118举报长春市市委市政府请依据党内监管权限对其进行监管查处问责!并将查处问责结果给我回复。

不知“党要管党”能否真正贯彻落实?不知损害党的形象声誉的行为能不能被查处问责?不知损害伤害虐待重度伤残受害人的行为能不能得到查处纠正?请朋友们持续关注!见证!

——赵利春13252642765

2022年8月8日

赵利春受伤害简述:

我17岁时是身体健康重点高中成绩优异的在校女学生,因怀揣着做一名出色外语翻译理想,为了美观到位于长春市的解放军461医院做“0”型腿矫形手术,因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从书本上广播里学到的听到的、当时社会形成的普遍认知“谁是最可爱人?中国人民解放军!”,见到穿军装的人心里就感觉很踏实!就是在这种完全信任的信念驱使下,毫不怀疑地相信军队的医生应该是最有责任心的医生。

当时军队医院是早就已经向地方百姓收费有偿开放,就高高兴兴地交了住院费跑进了解放军461医院的大门做“0型腿矫形手术”,却遭遇由于军医的严重不负责任造成腿的神经严重损伤的严重医疗责任事故、医院负有全责。晴天霹雳,家中的所有人被这突如其来的灾难给予的这迎头一棒打击的处于懵的状态,进而撕心裂肺之后: 对我寄予无限期望的爸爸承受不住不久就含悲离开人世、妈妈每日需要在医院护理病床上接受治疗的我而致使她痛不欲生身体更是每况愈下也撒手人寰……青春年少的我被致伤残家破人亡!之后伴随我的是这伤腿在461医院的免费治疗……直到2012年底解放军461医院做出了“对伤腿没有治疗办法的结论”。

2013年6月,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的专家出具了伤腿的治疗方案。2013年9月,代表军委的军委信访局局长给我开出到上海的《换票证明信》安排我到上海询问治疗总费用,说沈阳军区要一次性拿钱,费用总额出来后一直拖延到2014年,军区才做出全权负责治疗的决定可一直没有落实,2014年同时又做出伤腿赔偿的决定,也一直没有落实。无奈,我就依据军队层级管理权限一直在军委举报。

至今,我从一个身体健康人无辜被致伤残已经36年没有得到赔偿,伤腿治疗费已经近10年没有落实兑现、伤腿赔偿的决定也近10年没有兑现。

在我依法举报、要求对伤腿治疗赔偿落实兑现的过程中,我依法到军委举报是因为根据军队层级监管权限由军委负责监管、我没有任何的违法行为,却遭受了地方政府公安的没有任何依据的围追堵截、折磨虐待,致使我的举报难上加难、折腾得我心力交瘁筋疲力尽。

20220804090434-1

 

20220808192708
来源:维权网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