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管踢翻小贩摊位,为何又是“临时工”所为?

2022年8月18日,本网获悉:近日,一段视频显示,在中部省份湖北的潜江,一名妇女戴着口罩,推着活动摊位在街头售卖卤菜,正当其专心切菜之时,一名城管执法人员突然上前,不问三七二十一,直接将其摊位一脚踢翻,使得卤菜散落一地,面对此情此景,女摊主痛心疾首,却又不知所措。这段视频迅速蹿红,潜江城管引来如潮恶评。

8月12日,潜江市园林街道综合执法中心通报称,城管原本是为了防止人员聚集、消除疫情传播风险,但是,相关人员在开展流动摊贩整治时,对摊贩不配合工作的情况处置不当,工作方法简单粗暴,存在不文明执法行为。目前,中心主要负责人已向街道党工委提交书面检查,对涉事执法人员予以停职处理,并责成其向当事群众登门道歉,赔偿经济损失,已取得当事群众谅解。

城管,是中国大陆独有的部门与行业,以前,只有城区有,现如今,城管的身影已经覆盖乡村,其权力范围也较之以前更大,不仅仅能管理街头小摊小贩,路边商店,而且还能干涉村民盖房。倘若你未经批准搭建房屋,城管可以拆你没商量,很多民众可以说对城管是又恨又怕。

在偌大一个中国大陆,城管与小贩之间的冲突几乎每天都在发生,只是,能够被拍摄成视频公告天下的数量非常有限。潜江城管脚踢小贩摊位的事情,倘若不是被公开,估计女摊主也只能是投诉无门,打落牙齿和血吞了。因为谁都清楚,城管也是当局豢养的暴力工具之一,只要他们的行为假各种冠冕堂皇的名义而行,就不会承担严重后果。

民众和外界对中国城管的印象极为不好,因为在以往,城管欺压小贩的事情太多,令人触目惊心、叹为观止。城管的凶悍,完全不亚于警察,以至于有人戏称,可以“让城管去收复台湾”。事实上,据了解,在扫黑除恶之前,相当一部分城管都是江湖混混,他们凭借关系进入城管队伍,然后对小摊小贩作威作福。

曾几何时,城管与小贩之间的激烈肢体冲突时有发生,不是城管打死小贩,就是小贩刺死城管,如辽宁沈阳小贩夏俊峰。2009年,夏俊峰因为刺死两名城管,结果被判死刑,四年过后被以注射死刑的方式进入另一个世界。而在2011年,贵州安顺城管在打死小贩过后,却并未被处死。可见,法律面前,城管与小贩并不平等,城管杀死小贩,不是逍遥法外,也会从轻发落,而小贩杀死城管,则只会死路一条。

为了维护城管形象和应对舆情,一旦发生城管与小贩之间的冲突,在城管理亏的情况下,当局的应对策略就是将涉事城管定性为“临时工”,然后加以处理。事实上,在很多时候,就是正式工干的,等舆论不再关注的时候,再将其挪个地方上班即可。所以,当此类事件发生过后,很多网民会跟帖推断:“肯定又是临时工干的”。

十多年前,维权网曾经发布过学者张辉撰写,维权网协助完成的长篇报告《城管综合行政执法体制的制度弊端及城管执法对人权的侵害》,该报告对城管体制进行了全面细致的分析,列举了一系列触目惊心的城管暴力执法案例,并指出了未来城管改革的方向。然而,时隔这么多年,城管暴力执法的事件依然时有发生。

贩夫走卒,引车卖浆,自古以来,都是卑微而又正当的职业,然而,在当局和城管的眼中,却成了影响城市形象的害群之马。小摊小贩之所以要做小摊小贩,都是生活所迫,在无法得到最低生存保障的情况下,他们走上街头实属无奈,即便有违城市管理规则,城管也只能加以引导,而不是粗暴对待。

潜江城管脚踢小贩摊位事件只是冰山一角,从其娴熟的动作看,他们似乎这样干由来已久。正常的城市管理本无可厚非,但是,执法应该更有温度,而不是将小摊小贩视为寇仇。希望当局能加强对城管队伍的管理,同时,要给予生存困难者基本的生活保障。各个城市,尽量能给予小摊小贩以生存空间,而不是以维护城市形象之名,将其赶尽杀绝。对于粗暴执法的城管,不应该竭力庇护,而是应该依法处置,给受害人和公众一个满意的交代。

2022年8月19日

hqdefault

来源:维权网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