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王扣玛追查母亲真实死因

【民生观察2021年5月31日消息】上海冤民王扣玛历经苍桑,披荊斩棘,苦苦追寻真相12年证实母亲滕金娣在黑监狱中非”猝死”,而是被看守人员残忍活活打死,或用不可告人的手段致死。

2008年1月5日,上海访民滕金娣被关押在友放旅店黑监狱80天后死亡,官方给出的结论是猝死,然而以“遗弃罪”和“寻衅滋事罪”两次对不服鉴定结论的滕金娣儿子王扣玛判刑。直到2019年4月23日,王扣玛向上海市公安局静安分局申请信息公开,内容是要求获取并公开2008年1月5日原闸北分局刑侦支队对滕金娣死亡尸检的法医签署滕金娣死亡尸检认定及照片、录像等死亡依据信息。同年5月14日,上海市公安局依申请给王扣玛邮寄了案卷材料,而这些照片显示的是滕金娣全身伤痕累累,惨不忍睹!颈部有瘀青,而且还有两个很明显用硬器被刺过的两个孔,肋骨部位有很大的瘀青,背部有一条像刀口一样很长的伤口,整个手背及五个手指都是伤痕。

上海市冤民王扣玛一系列案件已众所周知,但大家是否知道王扣玛的一系列案由的根源是什么?相信大家都不知道,只知道案由的表面。

现在向大家介绍一下,在上海滩王扣玛身上所发生的一件十二年前的离奇命案。

首先向大家介绍一下责任单位及责任人:
原闸北区北站街道党委书记:赵汝青(现任静安区政法委书记)
原闸北区北站街道政法委书记:陈平原闸北区信访办科长:赵岳刚
原闸北区北站街道综治办主任:金家龙
原闸北区北站街道综治办副科长:黑监狱友放浴室看守:陶逸初
原闸北区北站街道北塘居委会书记 ,黑监狱友放浴室看守:杨美丽原闸北区北站街道社工:黑监狱友放浴室看守:高育文、陈俊尉
原闸北区北站派出所公安承办:王黎勇、陈佰民
上海银邦房屋置业有限公司:陈经理上海申兴房屋动拆迁有限公司 : 顾顺鸿 张广宝
原闸北区法院信访办副主任:张丹红稳控单位长宁区江苏路派出所副所长潘勤
稳控单位长宁区江苏路派出所警官李彬
2007年5月27日,王扣玛母亲滕金娣位于上海市闸北区七浦路427弄17号住房,因旧区改造进入拆迁。滕金娣在协议书上未签任何字,房子就被非法强行拆除,后又没有得到合理安置。原申兴动拆迁公司承诺滕金娣老了有房住。后又变挂,房屋不给了,给货币安置,而安置协议上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盖上公章,滕金娣是42万元,却又只给了27万元,侵吞了15万元,滕金娣对此不满,就不断走访上海市的各部门。

2007年10月11日下午,王扣玛陪同85岁母亲滕金娣去上海市政府信访办上访,在信访接待时滕金娣与王扣玛被信访接待人员故意隔离,让王扣玛在接待室外面等候。其间,王扣玛临时离开去买香烟,上厕所方便一下,15分钟后回来就找不到母亲了,想不到这十五分钟的离开竟成母子永别。

事实上,滕金娣与王扣玛隔离后,在市政府信访办被人送至人民广场治安派出所,并由市信访办通知辖区的闸北区政府。广场派出所当天值班记录显示,当晚黄浦区人民广场治安派出所经办人王丽君,将滕金娣移交给闸北区政府北站街道综治办陶逸初带走。但陶逸初并没有将老人送回家,更没有送到民政部门,而是送到政府专门关押上访人员的黑监狱友放浴室,非法拘禁关押在潮湿阴暗、通风不良、不具备生活条件的黑监狱“友放”浴室。直至2008年1月5日滕金娣被关押迫害致死。其间八十余日内,闸北区政府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没有任何信函、电话或上门告知王扣玛或其他家人【注:北站街道综治科科长金家龙曾多次重申,在滕金娣被关押期间没有通知过王扣玛】。

闸北区政府北站街道政法委书记陈平、陶逸初等相关责任人为了逃避滕金娣被关押在“黑监狱”友放浴室迫害致死的罪责,栽赃陷害,串通上海银邦置业房屋有限公司陈经理和上海申兴拆迁有限公司顾顺鸿、张宝发,对被害人家属进行威胁与利诱,江泽民的侄子江显明也出面参与来解决问题。江显明提出私了,最后通过多次协调,先是签约同意支付丧葬费16万人民币来换取家属同意火化滕金娣遗体,前提先把人火化,再支付。但等遗体火化后就抵赖支付。

六个月后王扣玛进京为母伸冤,先后去了公安部信访办,国家信访办,被截访回沪,实施打击报复,在狱中硬逼王扣玛承认遗弃母亲,公安承办者王黎勇、陈佰民说:你必须写投降书,不投降就弄死你,最后由闸北区法院判王扣玛遗弃罪一年半徒刑,在狱中对王扣玛人格侮辱和残酷迫害,人还未出狱,已迫害致残(有残疾人证)。

王扣玛的“遗弃罪”是由北站街道派出所领导政法委书记陈平、陶逸初等人一手策划,毫无事实根据,串通公检法作窝案编。此案是先定罪后编证据的典型案例,通过制造伪证将滕金娣死亡的罪责嫁祸于其子王扣玛,并依靠没有管辖权、便于制假的闸北法院的审理,制造了一起“遗弃罪”冤案。“遗弃罪”依法应当由案发地管辖人民广场地区的黄浦法院,或王扣玛户口所在地审理,而不是利益相关的闸北法院受理审判,闸北区法院的判决显然与事实和法律相悖。

此案判决在程序上违法,认定事实不成立,适用法律错误。
1、无证据表明王扣玛有遗弃行为,公诉人、判决书中无例举王扣玛拒绝抚养母亲滕金娣的事实。

2、母亲滕金娣死亡与王扣玛无任何因果关系,是非法拘禁者将滕金娣非法拘禁在阴暗、潮湿、通风不良、不具备生活设施的“友放浴室”并受到非人性摧残所造成的死亡。

3、王扣玛的兄弟姐妹有7个,无一个亲属指控王扣玛有遗弃行为。

4、母亲滕金娣死亡,王扣玛是最大受害者。

5、“遗弃罪”的特证是什么?亲人不告,兄弟姐妹不告,何来遗弃。母亲生前有住房、退休金、劳保。

6、致使滕金娣非正常死亡的罪犯至今逍遥法外。

中国有五千年的文化习俗,母亲去世,周年儿子祭奠,理所应当。2012年1月5日,王扣玛在黑监狱友放浴室弄堂内祭奠母亲,事先征得北站派出所警方副所长徐德庆同意,拉起了警戒线,在警方徐德庆的统一指挥下,有条不紊进行祭奠,祭奠中未发生任何秩序混乱,最后所长徐德庆夸奖说:今天配合的很好。九个月后,警方抓捕了王扣玛,理由是王扣玛15犯寻衅滋事罪,由上海闸北区法院判王扣玛二年半徒刑。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上海市高级法院驳回通知书就管辖权问题,称“友放旅社亦属该案的犯罪地”,一审法院具有管辖权。那么问题来了,友放旅店是谁的犯罪地?如果是王扣玛的犯罪地,那么上海市高级法院应该改判王扣玛谋杀罪,不应维持遗弃罪。

更离奇事往下看,王扣玛向北京最高法院提出刑事申诉,最高法收取了王扣玛的申诉状,并多次约谈了王扣玛。一年后,上海高级法院给了王扣玛一个书面答复:信访终结。王扣玛再去问最高法,回答是问你们上海高院去。从此冤案石沉大海。

从2008年到2019年,在这十二年来,王扣玛一直没有放弃查明真相。直到2019年4月23日,王扣玛向上海市公安局静安分局申请信息公开,内容是“要求获取并公开2008年1月5日原闸北分局刑侦支队,对滕金娣死亡尸检的法医签署滕金娣死亡尸检认定及照片、录像等死亡依据信息”。又向公安部申请行政复议。

2019年5月14日,上海市公安局连继打了几个电话通知王扣玛去取材料,当时王扣玛正在住院,请他们能否寄过来。等王扣玛拿到材料后,看到是母亲迫害致死时的照片,全身是伤痕累累,惨不忍睹。颈部有瘀青,而且还有两个很明显用硬器被刺过的两个孔,肋骨部位有很大的瘀青,背部有一条很长像刀口一样的伤口,整个手背及五个手指都是伤痕。

看到这些照片后,王扣玛全明白了,母亲滕金娣的死亡不是黑恶势力们所说的什么“猝死”,而是被黑恶势力们残忍的活活打死,或用不可告人的手段致死。所以那些黑恶势力们为什么急于要王扣玛的兄弟姐妹把遗体火化,因为刽子手们怕通过尸体解剖查出真正的死因,所以把王扣玛先抓捕后定罪为“遗弃罪”,替这些黑恶势力所犯下的罪行垫背、背黑锅。

王扣玛说:在监狱中,他们不仅对我进行人格侮辱,还在我的食物里下毒药,想杀人灭口,置于我于死地。我在两次冤狱中多次开出病危通知书,现已被迫害致脑中风、半身不遂,不能自理,终身致残。

现在真相已浮出水面,上海市的司法机关会纠正原来的滕金娣“猝死”结论吗?王扣玛的被“遗弃罪”会平反昭雪吗?制造滕金娣老人死于黑监狱的那些责任人会受到法律的追究吗?
36-210601055950328

来源:民生观察网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