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维权人士任春华投诉:被关黑监狱28天,遭侮辱毒打

本人任春华, 女, 1975年5月1日出生。住址:湖北省武汉市东西湖区吴家山街嘉禾园小区38栋1单元101室,身份证号:422431197505016226 ,电话:15827340556

2021年6月26日早上8:30左右,我在北京市房山区长阳镇朱岗子村住处的出口,被不明身份的一伙人强行非法绑架带走,在一辆黑车上首先就抢夺了我身上财物,此车车牌号为京Q57XS9。我坐在黑车上,看到了当地街道综治办的蔡文婕科长(13971077775),还有湖北省市驻京办的领导等相关人员都在现场。在路上,想上厕所就在高速路边上多人守着我,有五男一女。在同日晚上大概11:00左右到达湖北省武汉市东西湖区柏泉高速公路后,一伙人突然把我的头戴上黑色头罩,并且大声威胁说,不许动动了打死你。大概又开车不到30分左右,把我强行绑架下车后又来一伙不明身份的人把我绑架在一间房里关着,随后这一伙人便立马开始对我拳打脚踢,扯头发,打巴掌在我的脸上。当时他们都穿着保安的衣服,至少有八人左右。他们恶狠狠地说,这里是“学习班”,你已经来过了的,必须服从我们。随后就逼我交出手机卡和手机密码,我当时不想交出,说忘记了,拒绝了他们,随后一伙人脱光我衣服,他们就用电棍对我全身攻击殴打,包括下身隐私部位、小肚、乳房等多部位进行全身击打,我多次昏死过去,并且把我打得精神失常,时而笑,时而哭,全身发抖,胡言乱语,大小便失禁,口里吐出很多胃内容物等未知东西,大概折腾了一个小时左右,我刚苏醒过来他们又继续恶狠狠地对我进行毒打,并大声威胁叫我把衣服穿上,随后又强行把我拉起来站着,继续威胁逼迫我交出手机卡和手机密码,我为了保命活着,就交出了手机卡和密码,他们才开始慢慢地对我没有像之前那样的毒打,而是让我站军姿,双手抱头跪着、双手盘着坐着和每天都光着赤脚,不让穿鞋,围着地上铺的床垫走圈等动作,如果做得不好也会遭到毒打,惩跪一个叫紫阳板的硬物,还不让吃、喝、上厕所,不让洗漱,服从他们时就坐在地上用一个小板登抄写《信访条例》等等。之后每天就拿我手机上的内容说事(微信、短信、微博、通话记录、录音、相片视频等),说我无理取闹、缠访、闹访,多次到北京去给政府施压,想要政府的钱。再之后让我拿笔写字,他们说什么我就得写什么,主题内容就是他们想要的虚假内容,如果我写出来的东西跟他说的不符,或者是有偏差,就立即对我进行毒打,他们费尽心思就是想让我息访罢诉,不让我与其他上访人来往,也不要到北京去上访告政府,更不允许我到国家信访局登记去,以免揭露了他们的丑陋罪行,使他们官职不保。

2021年7月18日,他们突然对我说让我交出疫情隔离费用,要我把钱拿出来,我跟他们说我没有钱,他们就说“那你自己想办法,建议给你当地的那位大领导写封信,请让他原谅你,并且帮你垫付一下,日后再还”,我一开始没有作声,他们就恶狠狠地说:你想死在这里吗?东西湖区那些上访人员到学习班来学习都说话算数不再进京上访了,比如张红秀、刘云飞、高红卫、蔡苗、胡秋芝、范新合等等,都不进京上访了,老实在家呆着,他们听话,说到做到,就你任春华骨头硬,找死是吗?那些所谓的教官们让我向武汉市东西湖区吴家山街道黄勇书记写信(写他们让我说的虚假内容),然后他们又说,让我诚心写好,得写得让领导满意。我连续给黄勇书记写了两封信。7月21日,他们告知我说黄勇书记同意垫付所谓不符事实的28天隔离疫情总费用¥11540整。让我把我身份证压在黄勇书记那里,限期两年内还清,才把身份证给我。在这期间也多次威胁我,强逼不让我与帅仁兵(也是维权人士)来往,并且断绝关系。又要我向文家湾社区的一把手书记陈刚(18907191129)写封信让他原谅、接收我。

7月22日晚上,一位所谓男教官拿着我的手机强行要我当着他面,把所有人的电话、微信、录音、相册里的照片和视频等(他们腐败行为的证据)全部删除拉黑掉,才罢休。还不停对我强调说,“这里是疫情隔离学习班,14天的集中隔离,14天的居家隔离,因家里没有单独的房子和卫生间,所以就在这里一共28天,如果在外面乱说,你是知道后果的。” 然后在7月23日早上八点左右,一位所谓男教官把我的衣服拿过来扔在了地上,让我当着他的面把衣服脱光,让我站在房里的监控下面给我全身拍裸照,同时威胁我说,“到处乱说的话,你就是死路一条,你现在全身是没有伤的,把你自己的衣服穿好。” 接着在九点钟左右,他们让我签名按手印(所谓的息访罢诉、严正声明等他们想要的与事实不符的虚假东西)。接着在十点钟左右,他们把我头上戴上黑色头罩,强行塞进一辆中巴车里,送至文家湾社区后,交与该社区孙红梅(13006382310)主任手上,孙红梅要两个男的把我送回到家中,到家的时间是2021年7月23日11点28分。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了,当地政府相关人员多次用各种恶毒的手段恶意打击报复我,门牙打脱落数颗,打到重伤致残,至今无人管。让我不再发声,不再维权,就此放弃,让他们好继续借着自己的官位权力等干违法犯罪行为。

以上所述皆为事实,没有任何虚假,如有虚假,本人愿意接受法律严惩,现以自己性命为此担保。

特别声明:本人任春华绝对不会自杀,家人如有任何伤害发生,一定是街道书记黄勇(13707184927)背后所指使,因为他是我们街道的一把手,他不发话,是不会有人强出头的,这些道理天下人皆知。所以,后果该由他承担一切法律责任!

以上如有半句谎言,全家死精光!

任春华 2021年7月23日22点于武汉家中

来源:维权网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