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宇:戈大哥,我们来接你了

2021年8月4日,是苏州最著名的人权捍卫者戈觉平出狱的日子。南京的浦口监狱不知会忙成什么样?苏州的公安也不知是否慌乱。我仅知道,当地公安已经和戈大嫂陆国英打过招呼,还询问过老戈出狱时,王宇是否会来…

不去管他,他们自然视我们若瘟疫、洪水。

我们所想的,就是和七年未见的戈大哥重逢,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情景。

记得第一次见戈觉平大哥,是在2013年。在唐律师介绍下,在西直门附近我们与戈大哥见了面。当时,他向我们介绍了自家如何遭到虎丘区政府强拆,他如何维权以及想请我们帮助他代理拆迁案件。

就这样我们与戈大哥结识了。

我们到苏州后,认识了苏州众多的中国大陆特有群体“拆迁户”。也领略了苏州拆迁的野蛮、凶残,了解到一桩桩血淋淋的强拆场景。而这种血淋淋的强拆却使苏州式强拆在中国大地大力推广,还被誉为了所谓的“苏南模式”。

戈觉平大哥是这群被拆迁人的“领头人”。

为什么这么说?

首先,戈觉平大哥交友广泛,奔跑各地,使外界了解到苏州公民被强拆的悲惨现状。也因此,其“奔搏”这个网名在很多朋友那里简直是耳熟能详!

其次,他带领着苏州拆迁户走出苏州,积极参与各地的维权活动。让外界充分认识到了苏州“被拆迁人”。他们不仅抗议自己被强拆的悲惨遭遇,同时,也在关注其他各种被侵权的受害者。他们是一群真正的人权捍卫者!他们也真正得到了大家的尊重和支持!

我们每一回到苏州(还有很多朋友们)都是住在戈觉平在当地的“寓所”(当地政府因强拆而未能补偿,给他一家租了一间宾馆标间。我们每次去苏州,他就挤在亲戚家里,把他的住处腾出来给我们住。)当地拆迁户也都是到他那找我们咨询。我们也是在那,代理了一桩桩苏州拆迁户的案子。

他的房子是被虎丘区政府强拆的,他本人也被暴力殴打致伤。但是,却没任何部门管、也没人担责。叫天天不灵,呼地地不应。他和妻子一起来到北京维权多年,最终才迫使苏州公安立案。

我和刘晓原律师代理了这桩刑事案件的附带民事赔偿部分。

这桩荒唐、蹊跷的刑案,警方把一个看门人以“项目部副经理”身份抓起来。指控他指使人非法拆掉了戈觉平自建的三层楼、并对这个替罪羊提起公诉,最终通过法院将其判了非常轻微的缓刑来了结了这样一起非法强拆案。(而真正的幕后黑手至今逍遥法外!)

民事赔偿最终未获法院支持,法院称政府会以“拆迁补偿”方式解决。但所谓的“拆迁补偿”至今没有落实!而戈大哥夫妻俩人都为此付出了坐牢的沉重代价!

为了解决落实“拆迁补偿”的问题,他在北京经营了一个小公司,销售医疗器材。他租了一间小仓库,存放自己的商品。在这间小小的仓库门边,支着一张小床。平时,他就住在这里。简陋、寒碜……

可是,对于其他悲苦的拆迁人,他却大方、豪爽。迎来送往,张张罗罗的,都是他。

范木根案,他最先赶到现场,安慰家属、协调律师。他多次带着范木根的儿子范永海奔跑于苏州、北京,开研讨会、接触各界人士,扩大了范案的影响,使范案受到了高度关注。在中国这种暗箱体制之下,范木根案最终曝光于世,戈觉平是起了很大作用的。

他还带着范永海等人积极声援被打压的维权律师。建三江案,也是一起轰动世界的对维权律师的打压案。四名律师惨遭殴打、四人被打断二十八根肋骨,并被非法拘禁。包括律师在内的各界人士纷纷前往偏远的黑龙江,前往黑龙江东北角一个叫建三江的小地方,声援江天勇、唐吉田、王成、张俊杰四位被建三江农垦公安拘留的律师。

当时,戈觉平正生着病。刚刚做完粉瘤的切除手术,尚未完全康复的他,带着范永海和其他几人,义无反顾地奔向了建三江。

建三江声援,艰苦、危险。因为辛苦而经常忘记换药,戈大哥手术部位化脓,竟最终导致病变恶化!

709大抓捕爆发,戈觉平又不顾危险,挺着病躯组织苏州公民声援709案中被抓捕的律师和公民朋友。最终招致苏州908大抓捕,戈觉平身陷囹圄,竟至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四年六个月!

“我们要对不公说不”,戈觉平大哥常说的就是这句话。他也一直坚定的反抗强权、反抗那借人民名义奴役人民的体制……

明天就是8月4号,不知经历近五年牢狱生活的戈大哥状态是否如前?

而原本打算前去南京监狱迎接戈大哥出狱的很多朋友(也包括我们自己)因南京的突发疫情,无法成行。去苏州的计划也已无法实现。据说,当地警方将戈觉平接回来以后要例行隔离,而且如果我们去苏州,也会被隔离!

这就是光明正大的以疫情之名……

但不管怎样,我们肯定会再次见到出狱后的戈大哥……

王宇于2021年8月3日

201507141616china5

来源:维权网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