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远志:谁来解决我的生存权?关于文字狱服刑回来老无所养老无所医的申诉

湖北省税务局胡新升局长:

荆门市李涛市长:

钟祥市市委周军书记:

我叫周远志,现年61岁,大专文化,原系钟祥市地税局提前退休人员,于2017年11月8日与钟祥地税局退休人员围观京山市地税局退休人员到荆门市地税局讨说法被时任局长严共德安排东宝民警诱拘,全省上千人此起彼伏到省地税局、到各县市地税局讨说法及反腐运动由老周一人买单。原湖北省地税局将大批年轻人劝退(近千人年仅28周岁到35周岁)的荒唐事实盖棺不定论。问题官员逃脱法律制裁。此后以“组织支助非法聚集”、“(网上)寻衅滋事”“诽谤(官员)”定罪,(涉罪申诉材料另外提交),我因为讲真话、因为为弱势群体维权获罪四年六个月,2020年被钟祥市税务局下文取消退休待遇,2022年5月9日走出江北监狱大门。

我在荆门看守所关押期间身体发生变化。血压高达180至100左右(荆门看守所有检查记录),药后降不下来。头晕心悸时有发生,2019年3左右洗冷水澡时晕倒后仅检查头部CT是否充血,留下后遗症。到江北监狱后,2020年5月因为狱中环境、加上长期头晕、心悸、高强度劳动等原因,在江北监狱三监区“习艺楼”晕倒并抢救,后检查出心脏长有“心室壁瘤”等多种疾病。5月9日出来后,5月30日到钟祥人民医院做了一次检查。检查结论显示:血压200至120;左心房增大,收缩功能减低,左室节异常,心尖部室壁瘤形成。同时存在“ST段改变、胆囊壁隆起病变、右囊壁隆起病变、颈椎病、全血粘度高病变”等。

2020年10月,钟祥市税务局下文残忍取消“周远志退休待遇”,但没有向我家人送达处理文件(我在监狱拒收),也没有告知我的家人医保续保。出狱后,导致续保不被医保局系统接收,无法续保。政府职能部门冷漠地将我排斥在“老有所医”的系统之外。无法续交医保费用,就意味着不能成为正常的医保用户,我即将做手术不能享受医保待遇,荆门和钟祥市税务局取消我退休待遇、不安排续保,是对我参与地税老干部维权的打击报复,我将保留对税务系统问题官员更多问题检举、揭发的权利。

2022年5月9日刑满后两个多月以来,既无工厂又无田地,在税务局工作三十多年,出来后没有一个人过问我的生存状态及身体状况(我一直是税务系统中层干部)。我得不到社会救助,无生活来源,无帮扶照顾,无医保看病的费用,我申请的材料递给钟祥税务局等部门得不到落实与回复,也无人解决我的生存权,而维稳队伍很关心我进、出行踪和来往的各界朋友(多起跟踪的照片被拍了下来),他们有钱安排跟踪监视人员,但就是没有钱给我生活费和治疗费。我被排斥在“全面脱贫”的人员的门外。

出狱两个多月来,既无给我解决医保及养老费,又不允许我网上众筹资金治病,不同意我出去打工谋生存,不让我自由写文章挣稿费,又不给我办护照到国外去依靠儿子养老,为什么不给一个文化人基本的生存空间?难道让我拖着病体等死吗?老子曰:“民之难治,以其上之有为,是以难治。民之轻死,以其求生之厚,是以轻死。”走投无路的我,面对陷害我坐牢的那些领导人,看来只有再走上访、申诉、举报、揭发之路。“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我们老祖宗的这些思想正表达了我的想法。

我是因言获罪,反而不如那些贪腐分子坐牢出狱后的待遇了!我写这封信,是希望将“生存权”落到实处,不让我这个曾经体制内的“公共事件吹哨人”老无所养老无所医,保障基本的生存权。不把口号停留在口头上。

如果不能落实这些基本生存权,我请求让我出去打工去、并允许我自由发表文章赚取生活费,同时,希望三级政府出面给我办护照,办签证,让我出国由儿子养老去,我绝对不给领导找麻烦。

特此诉求

申诉人:周远志

2022年7月17日

6-1

来源:维权网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