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宇律师:华西口腔医院看牙记

这几天右上牙龈不知长了什么东西,感觉有些痛,遂上网找到四川华西口腔医院,通过微信小程序关注、预约挂号、付费,一系列流程操作好。7月18日下午到了华西口腔医院,我按要求扫码、出示48小时核酸,结果被保安拦住,说我没有成都核酸,不能进医院看病。我说:国务院出台“九不准”,明确规定:不准因疫情为由拒绝看病。我有48小时的核酸,为什么不让看病?

保安毫无道理,就是不让进。

我给当地的12345市长热线打电话,提出诉求:我已经挂号付费,医院应该给看病,否则应该给退费。电话说:华西口腔医院归四川省管,就给转到了四川省12345。

四川省12345了解情况后,说需要7天之内给回复。我说,我是外地的,不可能在成都等7天。对方就挂断电话。我又拨110报警要求警察出警解决问题。后来我又给我挂号的舒适治疗科打电话,他们说退费需要找医生签字盖章才行。

我又等待多时,仍未见警察出警。

于是,我打算进医院直接退费。

当我走到医院的大门口时,突然冲上来一个穿白大褂的人,一下子把我反剪双手拖到门口!我一直说你放开我!你这样做是违法的的!但他仍不放手,死死的抓着我,把我手腕和手臂抓得很痛!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我说我已经报警了,可能是警察来的电话,放开我!白大褂想了想,才放开手。电话已挂断。我重拨回去,是派出所来电话,问是否打电话报过警了,我说是,请尽快赶来,我受到暴力攻击!

又过了一会,警察赶到现场,把我和那个白大褂及一个保安带到华西坝派出所。

到派出所,先测温、扫码、出示核酸、登记。

我要求:如果不给看病就给退费,对实施暴力的白大褂予以行政处罚。同时要求做处警登记、做笔录。警察说可以,随后让我进了一个小房间。

带我进去之后,警察突然说,不许打电话,把手机放桌上,把身上的物品拿出来,把鞋带抽下来。我说,这是什么操作?有什么法律依据?他指着墙上的一块牌子,上写:“犯罪嫌疑人应……犯罪嫌疑人应……”我说我是报警人,是受害人,我不是犯罪嫌疑人,你不能这样操作!

他出去又找来一很高很壮的警察,这个警察喝令我必须缴出身上所有物品并接受检查,我说我是受害人,不是犯罪嫌疑人!他抓起我的左臂,一下子把我拎起来,扔到另一个房间。一个女警把帘子一拉,让我把衣服裤子都脱掉,说要例行检查,我说不脱。她多次要求,见我坚持不脱,就贴身上下翻了翻,把鞋带抽出来拿走了。

他们把我扔到那个小黑屋子里,留下一个警察看守就都离开了。

大约6点多,那个高个子警察和另一个进来,给我一个检测盒,要给我做尿检。我坚持没留尿。这两个警察开始对我询问,我要求出示警察证、书面传唤通知。他们给我出示了警察证:李强(警号:009275)、冉超(警号:072204)。但他们强调是口头传唤,没有书面的。

我说:根据法律规定:口头传唤后,如果被传唤人要求书面传唤通知,公安机关应该给书面的。如果你们不出具书面传唤通知,我不会配合你!

他们多次强调:口头传唤,没有书面的!

他们开始对我谩骂攻击:又说我是什么假律师,又说我是买的律师证,用极具侮辱性的语言骂我。

后来还说我要“闯卡”,企图闯入禁地!我说,什么叫“闯卡”?什么叫闯入禁地?你随意设卡,随意设置禁地都是违法的!你们别让人笑话了!真是荒唐!

他们见我不配合,只好离开。把我留给一个看守。

我告诉看守,我饿了,要吃饭。

他问:有钱吗?

没有。

那没有吃的,现在已经过了饭时了,只能等明天早上才有饭吃。

后来,我要去厕所,看守说,不行。

我说,你不能不让我上厕所啊!

那你等着吧!

我很急!

等到8点。

我一看墙上的闹钟,刚刚7:38。我说那不行,你们不但不保证我的饮食权,还不让我上厕所。太过分了!

不是不让你去,让你等一会去!

我很急!

那你就憋着!

这怎么能憋呢?憋不了!

憋不了你就尿裤子!

我说,小伙子,你这样说话可不对,你这样太不尊重人了!

他说:你到了这里,还要什么尊重?

在这里也要对人有起码的尊重!你叫什么名字?警号?

我是临时工,没有警号!

“那你的名字呢?”

“不告诉你!”

大约7:55,在我的强烈要求下,他们才允许我上厕所。

后来,可能因为社会的关注,他们才给我拿来一袋板栗糕吃。

差不多9:50左右,又来了两个警察:罗园(副所长,警号:093547),薛道X(忘记他的名字了,警号:093188)这次,他们的态度很好。

我仍然要求书面传唤。

他们说,你就是证人,怎么会有传唤?

我说你们对待证人都是这样吗?给我搜身、抽走鞋带、没收手机,关我半天小黑屋?

过程中,他们就是想给我找各种罪名:或者扰乱秩序?或者不遵守防疫政策……总之,一直先入为主想搞我一个罪名!

最后,让我签名,我说,你们既然不能处于中间立场公平公正合法的解决问题,我有什么好签名的?你们随便写吧!你们想写什么就写什么!你们想怎样处理就怎样处理!我是不会签名的!

将近凌晨1点左右,一个穿黑衣服的进来说:我叫潘恒(音)、这是罗园、薛道X,我们都是这个派出所的民警,你先回去吧,24小时不能离开成都,等候我们的处理结果,不许在各种软件和媒体发布不实信息,否则,后果自负!

然后把我的手机、鞋带还给我。

我出了大门,给包龙军打电话,他们就在附近,来接了我回去。

这就是所谓的疫情期间在中国一个城市去医院看病的经历:医院不允许已经挂号付费的病人进医院看病;受害人报警后,居然秒变嫌疑人,被关小黑屋8小时!

photo_2022-07-19_22-20-18
photo_2022-07-19_22-20-14
photo_2022-07-19_22-20-09
来源:维权网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