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纪委网站“神马”套路?“反腐义勇军”张建中投诉获受理后居然永远无法查询处理结果

2021年6月20日,本网获悉:天津知名维权人士张建中自从今年3月26日出狱后,继续向中共中央纪检委和国家监察委投诉举报天津市的离任与在任高官,中纪委网站也受理了张建中的投诉举报,并告知了查询密码,但当张建中输入密码后,总是跳出密码错误的提示,即使是请电脑高手,也无法突破。

张建中先生曾实名控告张高丽、黄兴国、武长顺、刘慧文、何立峰、苟利军等官员在天津主政期间涉嫌不作为,涉嫌参与包庇和纵容泰达(现滨海新区)的董文胜、黄涛等涉嫌贪腐势力的行为,相关部门却将张建中举报的电话录音、及举报材料等信息,提供给了被举报人和被举报单位,导致张建中多年来一直遭受着打击和报复。

2018年12月26日早上7点左右,张建中前往天津市第二中级法院,准备旁听被警方强迫失踪近3年的律师王全章案件的开庭。在二中院附近,张建中遭到河北区分局墙子派出所所长杨斌(音译)和国保郎英雷(音译)拦截并带走。

张建中先生被带到墙子所后,在一个看似是局领导的授意下,其他国保警察开始对其强行搜身,但除了随时服用的药品、手机、身份证,及少量零钱外,警察没搜到任何与“寻衅滋事”能相关的东西,警察就拿出一张打印出来的漫画图片给张建中看,说是张建中在脸书上散发的内容。当张建中要求现场查看警察在提取图片内容的过程时,遭到了警察拒绝。随后警察拿走了张建中的房门钥匙,赶到其家里进行抄家搜查,从其家中搜来了三台电脑和手机一部。至当天晚上21点多,张建中被警察送进了天津河北区看守所。

2021年3月26日,张建中被判刑两年3个月,直到今年3月26日,张建中先生在坐满两年三个月冤狱后终获自由,然而就又进入了被严密监控状态,等于是从监狱回到了社会大监狱。

现在国家机关开展网上信访的投诉举报,确实是方便了受冤百姓,虽然这“初心”可能是美好的,结果作为“使命”查询密码如此骨感,等于又是一个塑造“可爱、可敬、可信”的大忽悠。

附《举报控告信》

控告人:张建中,男,身证120101196006064512,暂住天津河北区真诚里21-**3,电话13102240525。属墙子派出所(81550241,26462210)

被控告人:张高丽、黄兴国(被捕)、武长顺(被捕)、何立峰、苟利军、刘慧文(自杀)等。

控告内容:上述人员在天津主政期间涉嫌不作为、参与、包庇、纵容天津开发区泰达(现滨海新区)董文胜、黄涛(女)等人的贪腐。

张建中自2004年曾向上述官员及中纪委、天津纪委、开发区纪委、公安局等近20余个有关部门实名或联名举报开发区贪腐人员,但无论是何种形式的举报都是杳无音信,反而纪检及公安部门却将张建中的举报内容及电话录音等提供给了被举报单位和被举报人。由此,张建中至今一直遭受着灭绝人性的打击报复和迫害。而张建中所遭受的暴行和经历将在纪实传记《百姓的血泪河》中做详实介绍。

从2007年对张建中打击报复升级后就停发了工资。2009年张建中在万般无奈告状无门情况下,进京举报而被墙子派出所拘留10天,后又被公权力操控开除公职,其妻子也遭所在政府部门的胁迫而与张建中离婚。孩子在大学期间,长期遭受国保对学校的施压,而被老师和学生监视,期间孩子为了减轻生活负担在应征入伍过程中,仍被国保从中作梗没能如愿。

多年来张建中即无低保又无医保、不给办理合法的房屋手续、更无钱医治被迫害体弱多病的身体,孩子就业常因政审受阻,其生活之艰难可想而知。张建中常被软禁及关黑监狱,曾被警察殴打脚部骨折、腰和右臂落下了伤残。

公权部门包括中央巡视组就实名举报等问题与张约谈后仍杳无音讯。公权曾执意将张做掉(弄死),只因这秘密被泄露而停手。

2018年天津河北区国保在某领导的授意下对张建中实施先抓人后定罪并投入监牢。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在张建中被关押期间,用公检法的说法:“抓你(张建中)是上边(领导)的意思,我们也没办法”。在法庭,审判长乔双红等人更是公然只字不让张建中说话陈述“因言获罪”(揭露暴行)的事实,而且张建中在看守所里写的上诉状也被公权扣押。

长期以来的事实证明,党领导下的公权如此的不受制约和监督其后果早已令人皆知。自始之所以对张建中高级别的维稳主要原因有四:

1、有领导以对张建中维稳为筹码,将自己的亲属或朋友安派在泰达工作。

2、借口向上级骗取更多的维稳费以饱私利。

3、出于利益集团的内部争斗,当届为了幸灾乐祸的看下一任的好戏。

4、出于执政者本质的需要而对张建中及民众实施着残暴的维稳。昔有张高丽、黄兴国、武长顺;今有李鸿忠、赵飞、董家禄。

综上所述事实,张建中都有详实的证据在握。

此致:

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

万般无奈
投诉受理
无法查询
来源:维权网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