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维护个人合法权益北京政治学者吴强正式起诉清华大学 案件已获法院受理

2021年6月20日,本网获悉:上周,北京的政治学者吴强正式起诉清华大学,要求清华大学补发过去六年停职待岗期间的工资及社保金等,并恢复教研工作。据悉,北京海淀法院已经在6月15日受理此案。

2015年6月,还在校医院接受手术的吴强被清华大学社科学院停职,直到六年后的2021年初才从学院“要到”一份离职手续文件。吴强于是愤而向海淀劳动人事仲裁院提起劳动仲裁,要求确认人事聘用关系(存续)并且补发工资、社保金,这一仲裁请求在6月4日被驳回。从仲裁开庭进行和裁决书来看,仲裁员卢静罔顾事实和证据,避开实体问题,以“超出诉讼时效”为由驳回了仲裁申请。

六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虽然刑民案件、劳动纠纷都有诉讼时效的问题,但是,从2015年中起,吴强没有收到来自清华大学的任何文件,也没有收到来自同事的慰问。这些学术官僚们和党棍们,有开创中国公民社会研究的所谓泰斗,也有国关领域的著名专家,却在2014年香港占中运动爆发之初,和学校的数十名保安一道将马上登机的吴强围住、限制在学院会议室。

而且,这些学术官僚的压迫并不限于校园,从2013年以来那被视为“意识形态的上甘岭”。他们的迫害对象也不止有吴强,还有许章润、程曜教授。他们的淫威弥漫整个北京的党政系统和中共的组织体系,形成一个较复旦大学更为恐怖的“清华霸权”,如伏地魔一般存在着。连曾经被评为“十佳仲裁员”之一的海淀劳动仲裁员卢静也不得不委身附清,唯唯诺诺。

不过,留学德国的政治学博士吴强,身为清华政治学系内地教员中唯一的非党员,虽然始终面对政治上的不信任,而且在社运和田野研究中遭受来自校方和当局的不断骚扰,但是他对政治学的研究从未中断,从未躺平。他以马克斯 .韦伯的《政治作为一种志业》作为政治学人的指引,以老清华人钱端升、浦薛凤在民国时期的参政议政为楷模,以政治评论、田野研究的方式尽着政治学人的责任。

在日益消寂的中国公共政治空间里,吴强几乎已经成为北京“最后一个武士”,在清华大学校园内坚持为公民社会、国际媒体、企业和外交部门提供着独立、专业的观察和解释。这对清华的学术官僚们来说也许是绝秒的讽刺,也算是一件幸事。他们的暧昧和沉默没有招致王永珍的下场,也无妨他们埋头于“说好中国故事”的各种课题。

然而,这样的大学是出不了大师的,也产生不了真正面对问题的中国政治学,更无助于中国与世界的沟通和理解。在改革开放四十年逐渐黯淡之际,无论“中国故事”如何杜撰,人们会发现,即便改革终结、政治停滞,他们总抵还是需要开放和正义的,那就是新冷战下中国的希望。吴强说,他还是爱清华的。

20160819044314472

来源:维权网

请分享这个故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